第386章 风暴前夕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呸!

    当李家明得知了自己的成绩、及柳本球去了省城开会,立即开着已经半旧的帕杰罗,风驰电掣般地去了森林公安分局。计划没有变化快,没想到柳本球没去找邓虎群,而是让张仁全出面张罗,这事得重新布置一下。张仁全跟徐立成好得穿一条裤子,应该能打听出哪个黑警在暗地里帮忙。

    “哟,李家明同学,你这是来要红包?老子给你讲啊,老子可是穷人,最多五十!”

    “饭都没你吃!”

    已经比徐立成高出半头的李家明,伸手就揽着这位三级警司的脑袋,强行将他夹在腋下进办公室,引来他们的钱代理副局长的嘿嘿直乐。莫看立成是政委,自己是主持工作的副局长,能让一个天才伢子当成兄弟,也是非常有面子的事咧!

    “家明,你这是袭警兼损害领导形象,晓得不?”

    “得了吧,就他还领导?等老子高兴了,大学毕业后直接进省公安厅,分分钟钟让他给老子立正!”

    这个玩笑好,北大生进省厅那真是一句话,以这伢子的本事肯定会青云直上,以后大家在线上就有人了!一直把恩人的得意学生当菩萨的钱局长,连忙道:“家明,你真想当公安?”

    这样的角色,也能代理森林公安分局的分局长?根基不稳的柳本球为了制衡手下,也搞任人唯亲喽。

    “钱局,开个玩笑的,就我这性子去当公安,那真是警匪一家亲。”

    “妈的,老子还以为你想来罩我们兄弟呢。行了,你们聊,我去龙门出趟警。徐政委,家里盯着点。”

    一把手跟二把手尿不到一个壶里是正常之事,代理一把手跟二把手更不和,徐大政委随口应付了一句,由着李家明夹着他脖子道:“斌哥过生,你帮我送礼?”

    “你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谁让你是老板,比我们都有钱撒。”

    等觉得没意思了的钱局长出了办公室,已经从李家明胳膊下挣出来的徐立成将办公室门锁上,拉着他坐在茶几边,小声道:“家明,喊张卫民他们动作快点,柳县只给我们一个月时间。”

    够义气,不枉自己当初那么用力拱他上位!虽然有没当成局长,还让一个外来户压了一头有怨气,但也是真正站在自己这一头的。

    乐呵呵的李家明从别人口袋里掏烟、发烟,吐着烟圈愤恨道:“成哥,这次兄弟被人摆了一道,这口气一直都不顺。跟你打听个事,仁全在省城公安系统,有没有关系好的同学、朋友?”

    徐立成确实有怨气,自己是全哥的人,全哥又是柳本球的人,到头来分局长的位子都让个茶山人坐了,而且以前还是个正股级的警务室主任来当副局长主持工作,把自己这个政委搁了起来,这还有公平可言?

    现在李家明这支潜力无穷的潜力股,象几年前样主动递橄榄枝过来,得到他巨大好处的徐立成,毫不犹豫地小声道:“我晓得,全哥寻的人,肯定是青山湖南京西路派出所的孙嘉淦,他跟全哥以前是一个宿舍的,我们去省城时一起吃过饭。”

    知道、认识人就行,邓虎群跟昊哥的战友关系那么铁,都要收钱才办事,老子就不信那个什么孙嘉淦不会收钱!

    “成哥,愿意帮我不?”

    “嘿嘿嘿,家明,要讲起来,我徐立成就服你。有本事不讲还有义气、有气度,以前高所那样整你,但只要他真心对你好,你就会帮他。柳县那人吧,还是靠不太住,太自私了。”

    这话李家明爱听,小声道:“要是上头下命令,你这能拖几日?”

    就要开战了?

    徐立成见识过李家明的狠辣,从他一说出去省城找人,就知道这事没办法善了。宋校长儿子的事,不可能是柳县干的,但那又如何?只要经办的警官说是有人花钱请他们办事,而且是柳县请人搭的线,这屎帽子柳县不戴也得戴。正常情况下,自己应该跟柳县一个阵营,但家明的潜力、为人强太多了,他宁愿赌上几年的冷板凳,也不能站错了队。

    帽子是上司给的,钱可是家明给的,贩一年冬笋就是五六万,当自己十年工资呢!

    “两日,最多两日。你也晓得,柳县那人太狠,老钱就是他的人,他在省城我还有办法应付,要是他一回来,不听也得听他的。”

    两日时间够了,老子就不信老曾、老钟他们不上套!

    李家明叼着烟,拿起人家的电话一阵拔打到处寻人,等听到张卫民讲四个林场的老山材连1/4都没搜罗完,当即立断放弃。事情成了,还是自己碗里的菜,万一事情成不了,就当是代价喽。

    放下电话,李家明又想了想,玩笑道:“成哥,站在旁边看戏,莫凑热闹哦。”

    有气度啊,正为前程担心的徐立成大喜,连忙道:“呵呵,你们神仙打架,我们凡人还不就是看看热闹?”

    后路无忧,李家明施施然地告辞,在楼下的烟酒店里买了包‘大中华’,开着车径直去了政府大院。妈的,前两年县领导还只抽‘芙蓉王’,如今都抽‘大中华’了,一条烟当普通干部一个月工资呢!

    虽然不经常来政府大院,但李家明是名人,在院子里找了个树荫处刚停好车,就有几个在院子里扯闲话的司机过来,打趣道:“家明,来拍马屁、送礼?”

    “你这不是给领导找麻烦吗?”

    这几个家伙,李家明没一个认识,但肯定是大狗伢或毛伢的朋友,他冲人家鄙夷道:“切,老子这是尊重领导、懂礼数!哪跟你们这些烂泥巴样,成日就想着请客送礼、泡妹子,难怪人家都讲骚司机!”

    “对对,我们是骚司机,你这么不骚,该不是鸟鸟有问题吧?”

    “没错没错,要钱有钱、要前途有前途,也没看你带个妹子?你还是不是伢子啊?”

    正在笑闹之时,胖胖的丁常务摆着手出了大楼,一脚踢在李家明膝盖后面,笑骂道:“有希望不?”

    妈的,谁啊?李家明回头一看,见是丁飞的父亲,连忙苦笑道:“丁叔?莫提起了,全省才六十二名,得明年看更有希望不。”

    知道内幕的丁常务心里一喜,招手让跟在后面拿着公文包的秘书过来,吩咐道:“小吴,去给大段打个电话,就讲我上午有事不去了,让他们把会议纪要给我送过来就是。”

    “是”

    等这位丁叔叔吩咐完,李家明连忙掏烟、拆烟、递了根烟过去,玩笑道:“丁叔,过年白得你一个红包,敬你一根烟,省得明年不给红包。”

    好事!报应啊!

    大喜过望的丁常务接过烟,随手又把人家手里那包刚拆的烟拿过来,扔给这帮骚司机分了,却严肃道:“家明,明年更要努力,也给我们这帮叔叔、伯伯争点光,晓得不?”

    “晓得晓得,搞完我耶耶厂子里的事,我就回崇乡读书,万事不再管。”

    厂子里的事?有好戏看喽!

    胖胖的丁常务一巴掌拍在李家明肩膀上,指着三楼的书记办道:“赶紧去,书记和县长正好在办公室。刚才我们还在讲,不晓得你考得怎么样。”

    “一起去吧,我有些怕曾书记。”

    这大喜比刚才还喜,笑得象尊弥勒佛样的丁常务,搭着李家明的肩膀往回走。今年的‘省三好学生’指标,要不是碰到李家明要,飞伢讲义气主动放弃,也跟这伢子没关系,但自己崽让出来的东西,也不能让柳本球抢了不是?现在丁常务很有塞翁失马的兴头,就自己儿子那熊样有那二十分跟没有一样,以后就是花钱买书读的命,没想到那个破指标居然把天才这小子,推到自己这一边来了。

    “你这伢子,书记有什么可怕的,他还能吃了你啊?我跟你讲,丁飞不听话,你就给我狠狠地揍,要是你能帮叔叔揍出个大中专生出来,叔叔把你当菩萨供着!”

    “切,飞伢的事,还要我管?您老人家张张嘴,一大帮的人拍马屁!”

    “放屁!你以为学堂是我开的啊?”

    “领导,什么事这么高兴?哟,家明,又来拍领导马屁了?”

    “什么叫拍马屁?这叫汇报工作!郑叔,你可不能给丁叔扣帽子,丁叔是随便让人拍马屁的人吗?”

    李家明是名人啊,在所有人眼里都是迟早要飞黄腾达的,他跟丁常务一进办公楼,来来往往的领导、干部都跟这二位打招呼,心思灵动的人已经在等着看热闹了。这位天才可是柳县的得意门生,居然跟柳县的对头这么亲热,而且在二楼也不停一下,直接去了三楼县委办,看来有好戏看喽。

    能当领导秘书的人,自然也是眉目通透的人。柳本球的秘书见李家明居然跟着丁常务直接上三楼,不来自己老板这打个转看看人在不在,立即知道大事不好,连忙去给正在省城开会的老板汇报。

    可这年头的大哥大(手机)、bp机在大城市里都是稀罕物,小山城里的人只在香港电影里才见过,有钱都没地方买、买来也没信号没法用,秘书要找正在开会的柳本球,哪找得到哦?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