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 精明一世糊涂一时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心是个很古怪的东西,有时候理智得很,有时候又感性得很。

    人情也是个很古怪的东西,平时细水长流不觉得,真到关键时候,人情往往就会影响人的判断、决定。

    李家明很会做人,称得上人情练达,虽然不主动来巴结领导,但只要有交集的时候,总是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就比如去年他们公司引进日资时,邀请领导们去日本参观,费用是各县财政负担,但人手送一台价值三万多的佳能eos1n型相机当纪念品,哪个领导不讲这小子大方、有前途?还有他父亲的厂子陷入困境,也是李家明说服他的叔伯们,让领导们的资金能安全撤退。

    这些事,其实都是人情,所以‘山里人家’公司在宜风、静安受到优待,名义上没有减免税收,实际上却是连农业特产税都没收。今年刚高考完的时候,因为加分指标的事,曾书记主动跟李传林说,明年他去帮着跑,还主动揽下明年李家仁兄弟的分配问题,这些都是因为李家明这小子做人上道,让这位领导觉得欠了人情。

    如今成绩出来了,本来到手的北大飞了,不要说曾书记、钟县长这样得过他孝敬的领导,即使是因为儿子的原因,才跟李家明有来往的丁常务,都多少有些替他不平。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可李家明进了曾书记的办公室后,没有讲柳本球的一句坏话,即使丁常务主动将话题往那方面扯,他都左右顾而言他。

    这小子有涵养啊!柳本球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样的学生都往外推,不是脑子进水了就是太自私!

    投资潜力股是聪明人常见的选择,李家明如此有涵养,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也不言长辈的过失,曾书记对这小子更是满意。这小子以后不得了,以后不是当大官就是发大财!

    “家明,你放心,明年曾叔豁出这张老脸,也去老华那帮你搞个指标!”

    “谢谢曾叔!”

    不叫书记叫曾叔了,以后就有香火之情,潜力股的人情可值钱咧,曾书记高兴地发烟,笑眯眯道:“客气了,你要是能考北大,我们这帮叔伯脸上也有光。家明,曾叔看好你,以后发达了,可莫忘了家乡!”

    “那还用说?我今天来找三位叔叔、伯伯,就是想为我们县里的经济出份力。”

    李家明名声极大,除了会读书、会做生意、会做人外,更多的是王振国他们的吹捧,简直把他吹成了财神转世。事实上,李家明对商业方面的‘天分’与成就,也不得不让人佩服,连与他正龌龊的柳本球,以前在两位主要领导面前也赞不绝口。

    如今一听这小子有经济方面的想法,两位主要领导心里一喜,连忙道:“说来听听。”

    “是这么回事……”。

    李家明又将当初跟柳本球扯的淡,重新扯了一遍,听得三位领导真皱眉头。

    这不就是想让柳本球倒霉吗?

    答应这小子,新产品在本地生产,不但能提供新的税源,而且可以安排大量就业;不答应,人家直接搞个合资公司出来,让地方财政吃大亏。别以为人家做不出来?吃了这么大的亏,要不报复回去,这小子还是能把街上那些混混头子当马仔的李家明?

    难怪崇乡人讲这小子是懒鳞(潜龙),平时趴在那人畜无害,触怒了他就会吃人!

    一时间,两个正处级领导,让一个十七八岁的伢子将住了。这小子扯些一听就假的事,还特意趁柳本球不在的时候来讲,不就是想摆柳本球一道吗?

    调整分管工作分工,没那么容易的,林业系统若是没柳本球那么强硬又有手腕的人,很难保证不回到以前的混乱局面。可泥人尚且有三分泥性,何况是李传林那样的强蛮货,亲生儿子让人坑了,他还能如此沉得住气?恐怕人家是早有打算,才让这小子来打前站,谈得成就谈,谈不成就直接合资,先享受合资企业的优惠政策再说。

    钱这东西,谁会嫌少?即使政府责难,他也有的是说法,为地方经济作出如此大的贡献,到头来连儿子的前途都护不住,这官司打到哪去都有得打!

    书记、县长联手,确实能在这山区小县里两手遮天,逼得李传林那愣货就犯,可出了这一亩三分地呢?若真是大家狠下心来,固然能压得李家人老老实实,可得过这小子孝敬的宜风、静安的书记、县长,还不会在地委、行署领导面前给自己下蛆?何况这小子是注定会飞黄腾达的,为了个柳本球彻底得罪他,划不划得来?

    当初曾书记主动跟李传林说,他会去帮着搞加分指标,还答应安排好李家仁兄弟的工作,除了人情世故之外,也有安抚人家的意思。可没想到,人家根本不把那点东西放在眼里,或者说看到儿子北大落榜后,就开始报复了。

    难啊!

    这是个机会,是一个打击对手的好机会!胖胖的丁常务见书记、县长都为难,连忙帮腔道:“家明,有多大把握?”

    老丁的城府还是不行啊,难怪一个常务副县长,干不过一个常委副县长。李家明嘿嘿直乐,模棱两可道:“呵呵,我就是一个读书伢子,哪知道这些?人家大老远地跑来,肯定是有相当把握吧。”

    这小子太狠了!本球抢他的加分指标,他反手就联合老丁抢地盘、削他的权力,说得好听是恩怨分明,说不听就是睚眦必报!

    李家明不在乎人家怎么看,反正筹码已经扔桌上了,成与不成就看两个领导的胆略。若他们选择柳本球,就当自己扔的筹码不够,再继续加码、继续给他挖坑就是;若人家胆子不够,就算自己走运,报复了人家还没付出什么代价!

    ‘山里人家’的业务几乎全部倾向于崇乡、高桥,而不是选择成本较于低廉的县城附近,更不是交通便利的宜风、静安,这小子的乡土观念可见一斑。沉吟半晌,跟李家明同样能洞悉人性的曾书记,摇头道:“家明,做人做事都要公私分明,曾叔感谢你为本地经济作出的贡献,也希望你继续作出贡献。

    家明,你以后会有美好的前途,我相信只要认识你的人,都不会怀疑。这是你的家乡,亲不亲故乡人,我相信你不会损害本地利益的。”

    唉,成功者必有成功之处,自己还是棋差一着诈不住人家,李家明只好暂时认输,准备再拿合资与否,继续逼他们改变主意。若真去跟华天雄合作,置自己家的厂子于不顾,就连父亲那一关都过不了。

    “曾叔,我尽力去说服人家,成与不成,我可不敢打包票哦。”

    这小子还是嫩了点,曾书记、钟县长心里一松,笑眯眯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嘛!”

    大为失望的丁常务暗自惋惜,两位领导都暗里护着柳本球,他也只好凑趣道:“家明,凭你的本事,还拿不下几个台湾人?”

    这事暂时摆不平,那就先谈其他的事,李家明可不想再给柳本球翻身的机会,碰上这么一个机会容易吗?

    “曾书记、钟县长,既然是这样的话,县里能不能给个底线?人家是商人,不可能当活雷锋的,总要让人家有所得吧?”

    叔叔变成了官职,那就是谈判,看这小子的样子,让他去跟本球谈是不可能的。习惯了不干涉行政事务的曾书记,照样推给钟县长。

    “老钟,这是政府的工作,你来拿主意。”

    心知肚明的钟县长一巴掌拍在李家明后脑勺上,笑骂道:“你这小子啊,精得象鬼!走吧,我们去过两招,也让我见识见识?老丁,你也来听听,帮我出出主意。”

    那就谈呗,这二位无非是在合资企业与本土企业的利益中间,找出个平衡点来。哪有可能哦?不给老子想要的东西,老子又会给你们想要的东西?

    三人在县长办公室一谈就是一天,连午饭都在食堂里解决。当夜幕降临时,柳本球的秘书终于打通了电话,这位分管林业的常委副县长,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恨不得飞回来挽回局面。

    可惜的是,真的晚了。李家明历来就不肯吃暗亏,何况还是这么大的亏。好不容易等到了这位能言善辩的柳大县长离开了同古,他李家明要不趁机狠狠地报复回去,那他也白玩那么多花样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