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抢桃子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谁人背后不说人,谁人背后无人说?

    李家明不喜欢背后说人闲话,那些无关痛痒的闲话说来也是无关痛痒,但若是说闲话有用,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说。削弱柳本球的权柄已经不可能,他就毫不迟疑地把以前给人家下的套重新扯起来,而且是以闲聊的方式说起来,说得极有技巧。

    午饭时分,当在食堂大厅吃饭的游小红遇见了李家明,两表姐弟在大厅里低声嘀咕一阵,他突然古怪地笑起来,而且笑得痛快淋漓。李家明一直笑到进了小包间都还在笑,笑得钟县长好奇道:“家明,你笑什么?”

    “嘿嘿,报应啊!”

    “怎么了?”

    “不好讲乱不好乱讲,人家的丑事,讲不得。”

    人都有好奇心,何况两位领导正对李家明的难缠很头疼,正想换换脑子。

    “讲,人家干得出来,还怕人讲?”

    “嘿嘿,有个领导读省大的崽嫖货,在省城被公安抓住了。他老子跑去走路子,跑了一个星期都没摆平,后来还是请我们当地一个公安去,才把人捞出来。

    钟县,不是我笑你们领导啊,这样的干部真无能。要换成我,最多三天就能把人捞出来,哪用得了这么麻烦?”

    有点意思,游小红在单位上做事勤快、谨小慎微,会跟这小子扯这些闲话?

    同古就这么大,官场上的人就这么点,儿子在省大读书的更是屈指可数,再对照这小子的伤心事,两位领导突然明白了人家在说什么。钟县长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丁常务可巴不得给盖过自己风头的下属下点蛆,乐呵呵道:“家明,你不是气不过就给人下套,然后再贼喊捉贼吧?”

    这可不是谦虚的时候,李家明傲然道:“丁叔,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只会逼人干龌龊事,自己哪会动手败坏名气?世上蠢材那么多,也不差他一个。”

    真不是这小子干的?那这事就有点意思了,莫非这小子能逼着柳本球出此下策?还真有可能,要是换成自己,一份大政绩摆在面前,可能还真会上这小子的当。以己度人的丁常务联想到李家明突然绕开柳本球,直接找领导谈工厂转产的事,笑骂道:“家明,莫吹牛皮哦”。

    “切,我从不吹牛皮,我要办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再讲了,人家能做初一,我就做不得十五?嘿嘿,人家踩着我的脑袋往上爬,要是这口气我都能忍得下,以后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

    好似是巧合,可李家明就是隐晦地把柳本球过河拆桥的破事,半遮半掩地给两人摊开了。官场倾轧是常事,丁常务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笑眯眯道:“家明,没有证据,有些事是不能乱讲的?”

    “呵呵,丁叔,我从不相信巧合,而且那么多的巧合。”

    能当官的人都情商高,李家明又刻意如此,一直旁观他俩唱合的钟县长皱起了眉头,他不相信精明过人的柳本球会做那样的蠢事,但这小子偏偏还给人扣个‘过河拆桥’+玩弄手腕的帽子,那其中的意思就非同小可了。这小子自己花钱背后整人,又背后造谣中伤,那就是双方彻底撕破脸,再没有回旋的余地。

    有回旋的可能吗?

    没有!从李家明从森林公安分局出来,就没想过与柳本球再度合作。做人啊,宁愿让别人怕你,也别让人家欺负你,只有让别人知道你不好惹,才不会轻易得罪你。

    可李家明如此睚眦必报,加上李传林连蔡副书记都敢顶撞的强蛮名声,也让钟县长忌惮三分,倒不是怕这毛头小子跟那愣货家长,而是习惯性地站在全局上考虑。他们已经斗成这样了,若柳本球还分管林业,会不会借机报复?柳本球再公私分明,接二连三让一个伢子这么逼迫,还会公私分明?

    头疼啊,以前只在年节时被李家明拜码头的钟县长头痛了,这哪是天才青年?这分明是睚眦必报的街头混混,为了报复别人,根本不考虑后果,不惜两败俱伤!

    头疼好,只要领导头疼了,李家明就敢将全部筹码都扔桌上。官场中人都想进步,那就送人政绩让人进步,投其所好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等服务员把菜上好了,帮着领导盛饭的李家明腰杆挺得笔直,突然敛去了满面的笑容,沉静地象个稳重如山的中年人,看得两位领导直发愣。一个人的气质如此变幻,可不是一个小年轻该有的。

    “钟叔、丁叔,承蒙二位叔叔看得起,把我李家明当子侄待,我也给二位叔叔说说心里话。功名利实禄,世人所求,只是方法与手段不同而已。”

    都是人堆里冲杀出来的县级领导,两人稍一发愣就回过神来,钟县长能等着听下文,可想拉拢李家明的丁常务附和道:“家明,你既然喊我跟老钟作叔,就把话讲明白。”

    “那我就抖胆了!”

    手里拿着饭勺的李家明毫无停顿,帮三人盛好饭,从容不迫道:“我们县上一届班子,创造了一个官员晋升的奇迹,靠的就是出色的政绩。钟叔,您当初是县里的三把手,一把手直接升任地委副书记、常务副专员,二把手直接被提拔成渝州地区任常委副专员,连四把手都成了行署办公厅秘书长,您就没有一点想法?”

    老辣的钟县长眼睛眯了起来,这可捅到了他的痛处,可这又是没办法的事。在上届班子里,他虽是三把手,可分管的是务虚的党务。修水库、给全县民办老师转正,都跟他没多大关系,上级领导怎么会破格提拔他?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反过来讲呢?”

    服了!

    一直想拉拢李家明的丁县长服了,这哪是十七八岁的伢子,分明是条巧舌如簧的老狐狸。若能说服老钟亲自分管林业,夺了柳本球的地盘,政绩就是他老钟一个人的,这才是真正的借刀杀人啊。不行,自己得帮帮场子,上面的位子只有那么多,若是让柳本球越过自己往上蹦,自己的脸面往哪搁?

    “家明,怎么讲?”

    “锥处囊中,其末立见!

    国危思良将,这是一个大时代,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gdp论英雄。钟叔,上次我们公司与日本人合资的时候,黄专员特意与柳县共饮一杯,与其他领导可只是沾沾嘴。”

    话音一落,简朴的小包间里沉默无声,说完了的李家明也扒起饭来,由着这二位领导继续沉默。官场与职场都一样,都是一个抢位子的游戏,若连下山抢桃子都不会,这二位也白混这么多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