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投其所好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民主/集中制,重点是后面三个字集中制!

    对于县委曾书记而言,他最大的权力就是人事权,以及常委会上的一票否决权。后者只是一个威慑工具几乎用不到,前者是他将自己影响力,扩展到全县各个角度的有力工具。他的权力比钟县长大得多,整个县委领导班子都是为他配的,与他同为正处级的钟县长,都只是协助、落实他的政策、思路。如果曾书记是个揽权揽得厉害的领导,只要他愿意,完全可以将钟县长架空,在县委形成一言堂。

    可他也有忌惮或者说顾虑,那就是行政经验不足。

    曾书记是当秘书出身,没在基层政府干过,得倚重行政经验丰富的钟县长,而且他在大领导面前时间呆得长,耳濡目染的都是着眼大局、抓大放小、平衡协调。因此曾书记极少干涉钟县长的行政事务,两人合作得比其他县区的主官们更愉快,同古的社会经济各项事业也蒸蒸日上。

    从基层摸爬滚打上来的钟县长,见书记真愿意放权、敢放权,也投桃报李地配合着书记抓各项工作,大事都先跟书记汇报、商量,两人可谓是配合默契。即使是在政府内部的分工问题上,钟县长也配合着书记,将本应是丁常务分管的林业系统,给了新晋常委副县长柳本球。

    可柳本球那人有能力、有魄力是不假,但也揽权揽得厉害,把林业系统经营得针插不进、水泼不进,只知有柳某人不知有他钟县长。这可就是喧宾夺主的意思了,也是李家明能说服钟县长的主要原因。

    如今李家明的话打动了钟县长,而且给了他一个重新调整分工的理由,以及插手林业系统人事安排的机会。正好,钟县长也想借机敲打敲打柳本球,免得上级领导眼里只有柳本球,而没有他钟某人。上次‘山里人家’与日本人合资时,黄专员可是单独给柳本球碰杯,没跟他钟某人甚至是曾书记单独碰。

    跟李家明谈妥了一个可能的优惠政策方案,钟县长苦着脸去了县委找班长。一直在等结果的曾书记连忙亲自沏茶、发烟,可钟县长抢先小声道:“书记,这事麻烦了,恐怕我们政府内部得调整一下分工。”

    “怎么回事?”

    钟县长不点名道姓地说起中午在食堂里的事,听得曾书记脸上阴沉沉的,他万没想到李家明父子与柳本球的矛盾,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过河拆桥’这种屎帽子都往人家头上扣,这哪还有和解的可能?

    “书记,我觉得李家明就是来替李传林打前站的,怕他父亲的性子一上来,跟政府彻底闹僵。哼,那犟牛以前当着蔡常务的面,都敢跟柳本球吵得一塌糊涂,还有什么事他不敢干?”

    是啊,那就是个吃不得亏的愣种,为了几十张办公桌的事,老黄给他好话说尽,依然敢大闹财政局,还有什么事是他干不出来的?亲儿子被人背后摆一道,换成自己也不会轻易算了,何况是那种蛮横的愣货?

    “如果是合资呢?”

    明知故问,可钟县长还是解释了一遍,提醒道:“书记,从这个月开始,李传林已经停止向林业局,缴纳那些偷逃的林业规费了。”

    利令智昏,自作孽不可活!

    恼怒的曾书记暗骂一句,心里稍一权衡利弊,就知道该如何选择。林业系统已经上了正轨,离开柳本球也能正常运转,但不与李传林父子妥协,财政就要吃大亏。

    稍一沉吟,曾书记决定放弃暂时用不上了的得力干将,却语气轻松道:“老钟,你有什么想法?”

    老狐狸!钟县长也暗骂了一句,却商量道:“书记,上面开始吹风了,明年供电与发电要分开,组建国家电网划成条管。我们县与兄弟县区不同,有一个大型水电站,要是按上面给的电价向电网卖电,那我们吃得亏就大喽。

    还有就是我们的河防太落后了,四年前那场洪水居然水漫全城,现在县里的财政好了点,我想修整下河防工程。本球有能力、有魄力、善于啃硬骨头,我想让他去分管这两块工作。”

    调整副手分工是县长的权力,但人事权是书记的禁脔,曾书记不可置否道:“那林业系统怎么办?他忙得过来吗?”

    “确实难办,我也正头疼这事,老丁倒是跟我开玩笑,说让我直接分管算了。反正那一摊子已经上了正轨,也不要操太多的心。”

    下山抢桃子嘛,可与李家明猜想的一样,曾书记并不在意桃子归谁,只要种出了桃子,就是他这班长的功劳。反而钟县长一谈能力的问题,让他也想起去年在‘山里人家’公司合资的庆祝宴会上,黄专员特意与柳本球单独干的那杯酒。下属有能力是好事,但太有能力也不好,总不能抢了领导的风头吧?

    “老钟,这是政府内部的事务,我不干涉。重点是‘华居木业’是我们县里一手扶持起来的龙头企业,不能随便搞个合资的帽子,损害我们地方的利益!”

    “是啊是啊,书记,你是不知道李家明那小子有多难缠。看着斯斯文文有礼貌,其实跟他父亲是一个犟性,我跟老丁好话歹话说尽,他就是不松口,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哼,一个高中学生能让街上的混混头子服服帖帖,哪会是什么易与之辈?曾书记其实并不看好钟县长跟谈得过李家明,只是他相信自己的眼光。

    那小子能大方得把利益分给那帮发小、同学,那就是个目光长远的妖孽,凡事都不会过分。也正是这份自信,让曾书记认为李家明能左右他父亲的决定。即使林业系统交给别人来管,本地的龙头企业‘华居木业’也不会象其他私人企业样,与那些干部沆瀣一气,会尽量平衡企业与政府的利益,出不了大乱子。

    等钟县长把场面话说完,胸有成竹的曾书记又递了支‘大中华’过去,钟县长也连忙帮他点烟,抽着醇香的‘大中华’道:“书记,其实家明那小子很厚道,虽然开始的话里话外全是推脱,但老丁提到调整分工的事,他马上就音调放低了。”

    “结果呢?”

    “转产后给半年的免税政绩,支持他们建立独立的销售渠道,半年后全额缴纳税费。还有,他还要求,若是他们的产品出口海外,出口退税不能卡脖子。”

    出口退税?曾书记心里一振,香烟含在嘴里没吸。

    钟县长见书记不再风淡云轻,立即将最后的筹码扔在赌桌上,能不能将林业系统的人事问题抓过来,就看这一把了。

    “呵呵,那小子胆子大得很,他说竹地板的成本太高,我们国内市场根本没有销路,只能暂时出口。他想豪赌一把,把他在农贸公司、家俱厂的利润全部拿出来,用于建立海外销售渠道。失败了,就当这几年白忙活一场!”

    建筑模板需求量大,这个没有问题,竹地板在国外会有销路?

    “书记,所以他才称之为赌。”

    是啊,成功了,华居木业会成为名牌企业,为什么不赌?

    本地出现一个名牌企业意味着什么?想政绩想疯了的曾书记,夹烟的手都微微发抖。那小子是妖孽,若是成功了,肯定会向外扩张,那又意味着什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