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不受那鸟气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权力是个好东西,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你行也不行。

    开县委常委会是书记的权力,开政府常务会是县长的职权。在临时召开的政府常务会议上,钟县长不吝溢美之辞表扬缺席的柳本球,对政府工作的巨大贡献,同时将他口中两项艰巨、困难的重要工作,从其他副手那拿过来,压给了这位还在省城开会的副手;顺便也以让柳本球集中精力为由,将其分管的林业工作划归至自己名下。

    当消息通过秘书,传到正焦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样的柳本球耳朵里时,气得他将客房里的杯子、电话机都给砸了。

    消息传到正在厂里加班的李传林耳朵里,他简直不敢相信。高权重的柳本球那狗x的,就这样成了普通副县长?

    “小红,你没听错不?”

    特意避到没人的办公室里,给姑父打电话的游小红怎么也想不通,表弟跟柳县长关系那么好,怎么会突然背后一刀?如果不是家明搞鬼,钟县长怎么可能突然召开政府常务会,还硬生生地将林业工作从柳老师手里拿走?

    “姑耶(父),真的没错,文件刚刚打出来!哦,今日家明来了政府寻领导,还跟钟县长、丁常务谈了一日。姑耶,家明怎么回事?怎么会跟柳县长过不去?”

    “你莫管,好好上你的班!”

    兴奋异常的李传林回到车间,匆匆忙忙安排好订单的试作,就开着他那辆黑色皇冠车回家。不愧是我李传林的崽,这样的事都能办得成!

    这臭小子,前几日还跟老子讲,喊老子莫跟柳本球那狗x的对着干,没想到几日工夫他自己就操翻了那狗x的!嘿嘿嘿,分管农业、城建、水电局,他柳本球还有个屁的权力,戴个常委帽子等于没戴一样!

    可李传林赶回到家里,只看到老婆跟大侄女在聊天,大女儿在教小女儿学英文字母,满妹跟金妹在争一道竞赛题目,就是没看到让他骄傲的儿子。

    “明伢呢?”

    “去了省城,讲是有什么急事吧,下午就走了。哦,他跟毛砣一起去的。”

    儿子会读书、会做人、又有本事,当父亲的李传林历来不管,见儿子去了省城有事,也懒得问什么事,眉飞色舞地去寻大哥喝两杯。

    憋屈了半个月,总算是扬眉吐气了!

    小县城只有那么大,李传林收到的消息快,他四弟李传田也不慢,何况他老婆跟柳本球老婆还合伙开文印店。李传林后脚刚走,李传田前脚就到了,一听三哥去了大哥那,连忙也跟过去凑热闹。

    柳本球不分管林业了,那还合伙开个屁的店!要是他不害家明,念在师生礼道上,带他老婆一起赚钱还讲得过去。现在他害了家明,老子又不是贱骨头,还带他们两公婆发财?

    同样扬眉吐气的李传健撬着啤酒瓶盖,冲正拿下酒菜的四弟道:“老满(最小的弟妹),莫乱来。”

    “大哥,我们还要怕他?”

    四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争气,加上家境富裕,李传健对自己兄弟早没了以前的算计。三人是一奶同胞,大哥有了当大哥的样子,弟弟自然就把大哥又当成了小时候的大哥。

    正高兴的李传林听大哥这么讲,疑惑道:“大哥,城建、水电又不是什么好衙门,我们还怕他?”

    比两位老弟更有心计的李传健避而不答,反问道:“老三,晓得家明是怎么说服书记、县长的不?”

    “不晓得,我哪会去管他的事?”

    最没心计和城府的李传田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是啊,三哥,家明呢?”

    “去了省城。”

    那就是暂时问不到原因,想不通侄子如何半扳倒柳本球的李传健,将撬好瓶盖的啤酒递给两位弟弟,解释道:“我猜不出家明怎么办成的,但肯定用了些办法。老四,柳本球暂时是倒霉了,但以后肯定会再走时。

    他那人有本事、不贪不占、上头又有人,即使曾书记、钟县长不想用他了,下一届班子的领导还是会用他的。”

    是啊,大哥一提醒,经历过风浪、挫折的李传林也反应过来了。柳本球跟蔡书记关系那么好,明伢最多是想办法压他这一届,下一届人家不照样会被主要领导重用?

    “没错,老满,大哥讲的没错。柳本球那狗x的,人是龌龊了点,但本事是真有本事。你没明伢那本事,就莫轻易得罪他,莫看他不分管林业了,朱和平、钱松他们都是他的人,要卡你们装木头的车子还是有办法的。”

    大哥、三哥讲的有理,想替侄子出口气、顺便独占文印店的李传林,悻悻道:“妈拉个逼,一年六七万送狗嘴里了!”

    想得开的李传林拿起酒瓶,跟兄长、老弟碰了一下,豪爽道:“管他呢,反正出了这口鸟气就行!”

    更想得开的李传田也不可惜了,一口气灌完一瓶啤酒,又去撬瓶盖子,高兴道:“没错,几年后的事要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话是这么说,可城府更深的李传健想得更远,也更喜欢干些台面下的事。

    “老三,高桥的厂子能不能让他们独立核算?”

    “那怎么行?张卫民他们一个月能省七八万的税呢。”

    “那让他们在高桥交税呢?”

    “这倒没问题,财务上单列就是”,同样头脑灵活但更专注实事的李传林突然反应过来了,小声道:“大哥,你是想?”

    “嗯,外人还是靠不住的!学权是我们的亲戚,又当了书记,只要有政绩就有希望进步。我想大家帮他拱,要是能把他拱上去,以后我们屋里就好过多了。”

    李传林稍一盘算,连忙小声道:“大哥,你更懂财务。现在细木工板价钱回升了,有办法把厂里要交的税,挪一部分到他们那去不?”

    “只要大家商量好,就没有问题的。张卫民、曾宁生他们都靠学权跟我们的厂子吃饭,还敢跟我们搞鬼?”

    自己屋里在官场上有人,就不要受上次的鸟气!

    兴奋的李传林将半瓶啤酒全灌了下去,擦着嘴角的白色酒花,拍着桌子道:“要的,就这么办!明日我去跟张卫民他们商量,还有,明伢他们公司搞出银耳栽培技术,我喊王贤成去高桥搞生产基地,少讲也能安排上百人就业。

    嘿嘿嘿,有我们帮学权做政绩,还怕拱他不上去?”

    没错,这个世道,光有钱是没用的。想不受气、不受人欺压,就一定要有人当官!自己家族没人当官,那就要扶持亲族的人去当官,而且是当有说话权的大官!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