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指点迷津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七月底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明晃晃的太阳晒得门前田里的稻蝉,叫声都是死样没气的——可黄泥坪李家祠堂里却是热闹非凡,四个小妹子穿着溜冰鞋,在屋檐下、正厅里的大理石地面上溜来滑去,欢笑不止。

    在农村里,祠堂是个神圣的地方,平时连女人都不能随便进入。黄泥坪李家花了近七十万盖起的祠堂,就因为那凉快,结果成了李家明兄妹们的学习、游戏场所。祠堂天井两口大青花瓷缸里养的几条锦鲤,更是成了小婉婉的最爱,只要她在家,早晚都要跟哥哥、姐姐去喂两次,站在凳子上或让哥哥抱着看十几分钟。

    听着不远处祠堂里突然响起的笑闹声,正在客厅里带两个侄子玩积木的小婉婉撒开小短腿就跑;小名叫八斤的小侄子、还有稍大一点的毛崽,见姑姑(姨姨)跑了立即哇哇大哭,看得正挑拣银耳的两个婶婶无可奈何,连忙扔下手头上的活,来哄这俩个小祖宗。一个是长孙,一个是长外孙,可不就是两个小祖宗吗?

    肯定又是到了休息时间,也只有这半个小时,几个小妹子才能疯癫一阵。也好在闹不了多久,家明给她们规定的休息时间只有半个钟头,否则真会让路过的人看笑话,讲李家人不敬祖宗。

    吱呀一声,一间卧室的门开了。身材高大的红英婶,抱着一满筐白莲花般的银耳,放到正挑拣、剪菌根的莲香婶身旁,拎起空筐又回了空调间,进出门的时候还立即将房门关上,省得外面的热风吹进去。电费贵啊,一个钟头就是块多钱,要不是家明讲种银耳蛮赚钱,她们都舍不得花几千块钱买空调机。

    以前大家总想做幢传田那样的小洋楼,等各家都做了幢漂亮的小洋楼,才发现太空了。平时男子人在外头做生意,伢子、妹子在外头读书,四个女子人住七幢屋,要不是家明他们回来了,黄泥坪还真冷清。

    “诗梅,家明这次真的没希望了?”

    港口的黄志生考上赣昌警察专科学校的通知书都来了,家明还没收到,那就是真的没考上。正弯腰摘银耳的二婶,惋惜道:“应该是吧,昨夜听家德讲,清华、北大在我们省招49个人,家明只排到第六十二名。啧啧,可惜了,要是那加到那二十分,就能进前三十名咧!”

    是可惜了,要是今年考得上,那就比家德还少读一年咧!

    同样惋惜的红英婶咂了咂舌头,同时又庆幸细狗伢可以多让家明管一年。还是家明有本事,自己会读书、会赚钱不讲,还会管伢子、妹子。细狗伢以前是个什么角色,毛砣又是什么货色?这次县中的期末考试,毛砣居然考到了全班第十三名,要不是理科成绩拖了后腿,能进前十名咧!

    啧啧,过得两年,等毛砣考上了大学,莲香跟传宗做梦都会笑!

    是可惜了,每日在祠堂里看书,顺带辅导堂弟的李家德也这么认为。分数没出来之前,他觉得有些话讲了等于白讲,如今堂弟肯定落榜,他就将李家明的失误分析得清清楚楚。

    “家明,那道物理题目,再给你几分钟,应该是能做出来的,多十五分你就上去了,晓得你的毛病在哪吗?”

    当局者迷,李家明还真不知道,只觉得自己做题速度太慢。

    “不,慢点好,慢点不容易错,反而能省下检查的时间。你的毛病就是太求稳,你回想一下,考试的时候检查出马虎的地方吗?”

    还真是那么回事,自己每堂考试都检查,结果一道错误都没检查出来,那些时间都是浪费了的。要是考物理的时候,自己不花那十来分钟检查,有那十几分钟,最后那道十五分的题目就能做出来。有了那十五分,自己,唉。

    “对,就是这个道理,人又不是机器,不可能不出错。何况那是高考,随便谁都不可能跟平时测验一样冷静。即使你平时养成了仔细的习惯,那些注定会出错的地方,十有还是会出错。

    还有一个问题,你空间想象力不够,立体几何题不能光去逆推,还得在脑子里想象出实物。我建议你平时没事时,多在脑子里想各种图形,只要脑子里有实物,再去做证明题目就容易多了。就比如这道立体几何题,要是你能第一时间想到圆柱体的特点,在这添一条辅助线,至于连步骤分都得不到吗?”

    这两毛病,连温老师他们都没发现过,却让四哥发现了,懊恼的李家明如醍醐灌顶一般。唉,不到那个层次,谁会往这两方面想?世上有天分的人多了去,但也要勤奋才能站到最巅峰的,而要站到最巅峰,肯定就是各种细节都完美了。也只有四哥这样站在学业最巅峰的人,才清楚到达巅峰之上的艰难。

    指点完了堂弟一些应试技巧,李家德又奇怪道:“家明,我听三叔讲,你读完大学后,还想去读硕士、博士?你以前不是讲,想实业报国吗?我看你这两年搞的食用菌搞得挺好,带着这么多人发家致富。

    我在学校的时候,听那些教授讲,做学问与做实事是两码事。做实事的人若是让理论框住了手脚,那将是一场灾难。”

    什么实业报国啊?那只是一个赚钱的借口,只是跟四哥这样的人说话,不能完全讲实话的,得在他觉得伟大、有意义的圈子里掺点杂货。这就是个生活在理想世界里的人,即使有些现实的想法,那也带着很浓厚的理想主义色彩。

    “四哥,你别小看一个学位,背后代表的就是人脉,而且是没有掺杂多少功利色彩的人脉。要是我以后能把事业做大,又有一帮够档次的老外同学帮忙,很多时候会事半功倍的。”

    “那倒也是”。

    两个极早熟的少年人,坐在古樟下的亭子里,分析完了李家明应试的不足之处,又扯着成年人都不会喜欢聊的话题。同样坐在亭子里聆听的三姐,居然也没有一丝违和感,反而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四哥、小五太厉害了,不谈这些事,难道还象自己样每日死记硬背?

    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一到,四哥继续坐在亭子里看书,偶尔指点下做数学试卷的四姐,几个小妹子则被李家明轰进了厢房。下半年读初中可就不比小学,不能再象以前样,寒暑假里可以疯玩喽。

    “哥哥,我在这里看鱼鱼可以不?我保证不吵、不总喂!”

    信你才有鬼!不看着你,这几条锦鲤迟早会被撑死!

    李家明一把抄起不乐意离开的小婉婉,将她放在自己肩膀上,送她回二婶那。

    其实小婉婉也挺可怜的,姐姐们回来了,可姐姐们要读书,也只有两鼻涕虫能陪她玩。

    要等到这小家伙读幼儿园了,有了小玩伴,或是满伢、八斤他们再长大一点,才不会天天粘着哥哥、姐姐们。

    “书书,姑姑不跟我玩”。

    “母舅,姨姨不跟我玩,要打!”

    不愧是大毛伢、兰姐的种,动不动就是打,李家明好笑地将脖子上的婉婉放下,哄着她陪这两个告状的侄子、外甥玩。

    听到外面的响动,刚到这的陈东连忙从菇房里蹿了出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