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做企业的难处(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八、九十年代是个神奇的年代,国内经济虽有波折,但稍一调整立即高速发展,各种胆大包天的幸运儿,抓住一两个机会就能把企业迅速做大——也正是这黄金二十年,奠定了他们日后在经济领域的地位,也给予了他们日后在各种场合夸夸其谈的资本。

    李家明的合作伙伴,陈东无疑是个运气不错的幸运儿,靠着从发小那借来的几万块钱,毅然决然地扔下快到手的学位,跑去中苏边境折腾,终于掘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干倒爷没前途了,陈东又回到呆了三年的日本,娶妻、入籍,摇身一变成日籍华商,合法地走私汽车、出口转内销骗退税、倒腾外汇等等,继续钻法律、政策的空子发财。眼看着国内各项法律日趋完善,这个投机主义者才开始真正转型,做起了正经的外贸生意。

    富贵由天定,万般皆是命,这话还真有三分道理。

    陈东通过董昊,主动来与李家明合作,虽然被逼着高价了‘山里人家’20%股份;还让人逼着抵押房产,搞了笔巨额日元低息贷款,但也找到了一棵不大不小的摇钱树。他是直接面对零商的小商社,不用经过大商社、商的盘剥,从李家明这买的香菇,到了日本扣掉各种开销,也能赚到50日元/斤左右的纯利。

    别小看这50日元,在各行各业发展都高度成熟的日本,可是不小的利润,何况还有外汇黑市上的价差。而且这50日元的背后是量大,一千万斤的年产量,那就是一年利润5亿日元,比他其他的生意加起来赚得都大。难怪阿灏放着好好的走私生意不做,要来趟实业的路子,只要产品适销对路,赚起钱来比旁门左道更吓人!

    现在公司花费几十万研发的银耳、木耳终于进入了试产阶段,他还不赶紧过来?日本人对银耳、木耳之类的没兴趣,但华人喜欢啊?就在刚才,看着菌棒上长出的朵朵雪白银耳,热得满头大汗又被空调吹得起鸡皮肉的陈东,觉得这就是一张张的毛爷爷。

    这是好东西啊,被国人奉为滋补良药呢。川省通江、闽省古田的银耳好是好,但段木栽培的生产周期长、产量低,除了出口之外少量内销,根本就不是他能分一杯羹的。现在好了,公司里花大价钱,终于在香菇的袋装栽培技术上,开发成功了银耳袋装种植技术,作为成功的商人兼公司股东,陈东哪会放弃这个发财机会?

    两人又在其它几间栽种室里转了一圈,陈东更对公司一如既往的不使用农药消毒非常满意,这代表着能出口到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俩人回到书房里,陈东才表示反对李家明与邓灏商定的价格。

    “阿明,太高了!”

    60块钱/斤高吗?算起来真不高,银耳对生长环境极苛刻,温度得控制在22c~25c、湿度在70%左右。想要生长出品相极好的香菇,就得使用空调模拟出最适合的生长环境,一个八十平方米的菇房,一天光电费都三十几块钱。更要命的是,银耳不比香菇,鲜干比居然达到了16:1。也就是说,16斤新鲜银耳,才能晒出一斤银耳干来。

    “阿明,这价格没竞争力的。”

    “是吗?”

    端起书桌上的茶缸,李家明灌了大半缸下去,擦着嘴角的茶水,好笑道:“东哥,你也是公司股东,屁股可别坐歪了哦。”

    确实是大股东,但陈东的利益在环节,哪会同意这么高的价?

    “阿明,这个价格没利润的。”

    “东哥,这事你得找邓灏商量”。

    “你是幕后大佬,我不找你,找谁?”

    胡说八道,不过是摆不平大姐那泼辣女人,来自己这想套套人情、降降价而已。不过李家明也真有一点想不通,他没想到银耳的产量这么低,而且干鲜比这么高,前世的银耳可是滥大街的,二三十块钱一斤都没人要。

    不过疑惑归疑惑,不该让步的事绝对不让步,开着玩笑的李家明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张彩色照片,递给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照片上是一家商场里的散装银耳,标价是93港币/500克,这还是他姐夫在香港一家大型商场里拍的。现在的银耳都是段木栽培,不但产量极低,而且受气温影响很大,价格不高才有鬼。

    精明的陈东看着手里的照片,心里可真不是滋味。银耳这东西日本人是不吃的,要不内销要不出口到有华人的地方去,内地虽然人口众多但经济不发达,经济发达的台港反而成为了主要市场。

    国内不比海外,越贵的东西,零商赚得越多,要真以60块钱/斤的价格进货,他陈东在国内,连毛都赚不到几根。

    “阿明,生意不是这样做的,得给代理商、商、零商都留出足够的利润空间。我们内地不比香港,那么高的价格根本打不开销路,要打入现有的渠道,就得在价格上有优势,才能让零商帮我们。”

    当然不是这么做的,顾客是上帝不假,但零商什么,顾客就得买什么,谁让这是一个渠道为王的时代呢?

    笑眯眯的李家明又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照片,这还是大姐刚从香港寄过来的。照片上,俨然象白领丽人一般的大姐,正跟一个斯文的中年人并排而立,手里还拿着一袋银耳干,在一个大型超市里合影。信上说,她谈下香港百佳超市的进场,那个中年人就是超市的干货部经理。

    照片上的‘山里人家’银耳干,包装看起来很精致、高档,可里面只有四朵品相极佳的干银耳,包装袋上还标明了‘建议零价9.8元港币’。

    “东哥,我们的价60块钱/斤,我大姐已经订了1吨,昨天又打电话来追加0.5吨,你想要多少?”

    “这这?阿明,在国内银耳,不是这么的!”

    扯淡,好歹在日本混过几年的人,而且还差点拿了学位的人,居然还跟老子来这一套?

    奸商啊!

    李家明把另一杯没动的一杯冷茶递过去,戏谑道:“我们是正规公司,不是小作坊,哪个正规公司愿意地摊货?”

    够黑!还够奸!45克9.8港币,1斤就是108.5港币,比散装的贵出15.5块钱/斤,再加上出厂价与零价之间的差价,能合到48.5港币/斤的利润空间,商、零商都会有足够的赚头。

    顾客?节俭的家庭主妇去干货摊,想省时间、要面子的顾客,那就多掏一点点钱喽。

    见玩心眼儿玩不过人家,认输的陈东将冷茶一饮而尽,又拿起另一杯喝完。

    “按你说的,就60块钱/斤,国内市场归我!”

    “不关我事,你跟我姐去商量。”

    刚才脸上还有笑的陈东不笑了,玩味道:“阿明,有点过了吧?”

    这就是个真小人,不过李家明还真喜欢跟这种真小人打交道,什么事都先讲好,省得日后在台子底下搞小动作。

    “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只管以60块钱/斤的价格供货,你们要是吃不下,老子就另外找人。”

    要的就是这句话,特意进崇乡来找李家明的陈东,这才道明真实来意:“是吗?包装厂在你姐手上,我能争得过他?”

    这真是个真小人啊,好笑的李家明笑骂道:“你们要是谈不拢,那就把厂子搬回来,省得在这吵老子。”

    这话痛快!

    外豪内奸的陈东终于放心了,跟李家明聊起了让人抢加分名额的事,半认真半玩笑道:“阿明,哥哥在京城有点路子,要不要帮你搞个破格录取之类的名额?”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