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阿婆家的白喜事(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气依然酷热,太阳明晃晃的,不时响起的鞭炮声、铳声打破了山村的平静。

    头戴孝帽、身着白衬衫黑西裤的李家明提着两篮子点心、卤菜,跟在挑着四箱啤酒、一身缟素的表哥后面,顺着砍掉了荆棘的山路,来到太阿公坟前。

    太阿公与太阿婆的合葬墓坐落在半山腰,可以俯瞰银子滩整个村庄。按风水来讲,这叫前有明堂后有靠山,算是一块风水宝地,其实大山里的祖坟,可不都是前面开阔,背靠大山?

    陈旧而不破败的坟已经修葺一新了,前面的拜坪里铺上了大理石,可以同时跪得下十几二十个人。连以前的青石墓碑都换成了螭吻汉白玉墓碑,上面雕刻着鸱尾、鸱吻、花鸟等等精美异常,只差小林道士做完法事,再将金坛请过来安葬就行。

    热得满头大汗的两表兄弟,先将酒菜给帮工的阿公、母舅们摆好,又后退几步准备跪拜,以感谢亲族们的劳累。这是山里人的传统,做白喜事出力的都是族里的壮年男丁,碰上小门小户的要做一场白喜事,甚至连扛棺材的八个大汉都凑不齐。就如李家明婆婆、母亲过世,还得从修水请族人来帮忙,才凑足八仙将棺材抬上山。

    “家明,你莫跪!”

    “家明,快,快莫跪!我们受不起的!”

    十几个大汗淋漓的壮年阿公母舅连忙扶住李家明不让他下跪,却让他们的堂下侄子(孙)游贵伦结结实实地磕头。莫看自己是长辈,可家明是文曲星下凡,高一就能考名牌大学都不去读,让他跪了会折寿的咧!

    要讲起来,这只外甥狗崽可真有良心。搞小厂子不赚钱了,就马上把小厂子迁走,投几十万在村上搞银耳基地,还把大家招进去当工人,做得比以前轻松,拿得的钱还更多咧。

    表弟那待遇,自己是莫想喽,身着全孝的游贵伦跪在地上,老老实实地磕头感谢道:“各位公公、伯伯、叔叔,烦劳各位了!”

    敛骨修坟是喜事,相当于给先人修房子,既然是喜事,也就没有悲伤而是高兴。跪完之后的游贵伦也不等公公、叔叔们扶,自己爬起来麻利地撬开啤酒盖子递给堂公公、堂叔们,玩笑道:“学权叔,你可是当大官的人,这些事还做得惯?”

    这都多少年没干这么活了?累得够呛的游学权灌了半瓶啤酒下去,擦着嘴角的酒花,坐在刚修好的拜坪里,感恩道:“哎,做不惯也得来!我以前读书没钱,新竹叔写了五十块钱捐,还每次开学都拿茶钱。承月,新竹叔过世都十八年了吧?”

    那年头五十块钱不得了呢,猪肉都才五角二一斤!

    黝黑粗壮的游承月也灌了半瓶啤酒下去,塞了块蛋糕进嘴,感叹道:“差不多吧,我记得告伢做完周岁没几久,新竹公公就没了。”

    “哎,告伢在部队里入了党不?”

    “今年刚入,还是家明会教人!”

    黝黑的游承月擦了把汗,感激地看向李家明这个堂外甥,要不是这个有良心的外甥狗崽,告伢这一世年就毁了。

    “要的!等复员后,我去寻高斌,看能不能塞到公安局去。”

    游承月大喜,连忙感谢道:“学权叔,那就拜托了!”

    “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他老婆下岗没事做,我招到厂子里来了当会计。一个月拿四百多块钱,还只做三日事,欠我的人情,他总要还吧?”

    大家说笑两句,被族人奉承着的游学权也直笑,随手把正蹲在那替大家撬瓶盖的李家明叫过来,询问道:“家明,你们那个银耳基地还建不?”

    这事可真不好答应,运营成本摆在那。在阿婆屋里建一个基地,除了照顾阿公、母舅外,也是削掉中宵柳家人香菇指标的理由,即使陈东心里有意见也会理解;在高桥再建一个,用牺牲公司的利益为代价,帮学权阿公赚政绩,那就名不正言不顺,李家明连忙推脱道:“应该还会建吧,现在都是王叔在管,我现在只管读书了。”

    建银耳种植基地是好事,虽然收不到税,但能增加农民收入。农民有了钱就会消费,就能带动集镇繁荣。尝到了开厂子甜头的游学权,连忙跟这堂外甥孙商量道:“放我那去,我把黄梅、梁段小学都让出来,校舍给你们白用,还帮你们装专用的变压器。家明,要是你们愿意投个几十万,我还可以让黄梅、梁段的人配合,在河上修个水坝,搞个小水电站,省得你们用9角8的电。”

    银耳生长的条件极严苛,农村的电价太高,要不是银子滩是李家明的阿婆家,游沅、庙下的小厂子又能提供免费燃料,山下那个银耳基地还真不一定会建。大山里的溪流、小河比比皆是,而且落差极大,建小电站倒是个降低成本的好办法。

    李家明沉吟一阵,将成本重新估算一遍,这才犹豫道:“柳本球那会同意不?阿公,我跟他可是闹翻了的,他现在分管水电,不会卡我吧?”

    这伢子要的,恩怨分明不怕事,对李家明极欣赏的游学权不屑道:“怕个屁!高桥的事,还轮得到他来管?哼,他要是不签字,我不会直接去寻丁常务啊?你放心,落水狗没那么不张眼的,不绕过他就是给他面子!”

    也是,权力是上司给的,能给就能收!

    “要的,我去跟王叔商量一下,反正你们‘大发’厂子那么大,锯木屑足够建两个大基地用。”

    这小子答应了,端他饭碗的王贤成敢唱反调?

    又一项政绩到手,正高兴的游学权建议道:“家明,按现在的形势发展下去,我们的电力迟早会不够用,还愁没地方卖电?山里这么多小溪、小河,随便修个小坝,就能建小水电。莫小看这些小东西,一次性投资,能受益几十年的!”

    可正喝着啤酒的游学权接过堂侄敬过来的‘万宝路’,就着黄灿灿的假zippo打火机点着,继续劝说道:“家明,开公司、办厂子,哪有只赚不亏的?只有做‘衣食住行用’的生意,才能真正的包赚不赔,你们屋里开了公司办了厂,就要再搞些可以长久的生意,以后才能有安稳、有退路。”

    这话李家明可不听,投资能源确实是个极好的主意,虽然收益期长,可回报率太低,自己哪有那闲钱?

    “阿公,现在我耶耶还欠着三千多万呢。”

    “呵呵,银行的钱怕什么?你欠个十几二十万,他们会每日逼着你还,欠了这么多,那就是他们求你莫垮!呵呵,也就是曾宁生他们胆子小、眼光不长远,否则梁段、黄梅落差那么大的小河,还轮得到你?”

    咦?李家明精神一振,连忙道:“阿公,银行改革了?”

    “你不晓?哦,你又是高考又是报仇,哪晓得这些事?我跟你讲,银行商业化了,你应该晓得什么叫商业化吧?”

    当然知道,这可是大好事!虽然商业化后,政府对银行还有影响力,但那影响力是逐年降低的。

    开公司办厂的人,哪个不要欠点账的?平日里,老板们既要巴着政府又得求着银行,只要这两家不是一家了,中间能周旋的余地就大多喽。要是商业改革早得两年,当初厂子里根本不必鸟那帮当官的,反而可以逼迫那帮当官的给厂子更多的优惠政策。

    嘿嘿,民不与官斗是不错,但有些时候,官也是不能与民争的。可惜喽!

    给帮工的阿公、母舅们送完点心,两表兄弟挑着空箩、空篮子下山。回到阿婆家,李家明又跟在阿公、母舅后面跪拜迎客。

    按说外甥曾孙可以不戴孝更不用跪拜,阿公的几个外甥都戴着孝帽在打牌,连姑婆、姑公都坐在那喝茶聊天。可谁让李家明这条外甥狗崽有出息,能让阿公、母舅脸上都放光呢。

    佛争一炉香,人争一口气,人活在世上,除了吃穿之外,可不就是图个脸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