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文华宝地(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气依然酷热,生活依然继续。

    李家明在阿公屋里给曾阿公、太阿公的修坟、敛骨白喜事戴完孝,又回到了黄泥坪闷头读书,也带着弟妹们闷头读书,最多是每星期王贤成来请示汇报工作的时候,才从卷子堆里回过神来。

    王贤成是个老成人,年轻时的挫折让他变得谨小慎微,从老板把他调过来辅佐小老板开始,即使李家明充分放权给他,也奉行着多请示勤汇报。尤其李家明翻手云覆手雨将位高权重的柳县,整成了只戴个常委帽子的副县长,他更是稍大点的事,都先请示了再去做。

    这不是一个总经理应该干的事,为此李家明特意说了几次,让他大胆地去做,不要束手束脚。见人家不听,依然每星期搭便车进来一趟,李家明知道了这是人家的职场生存经验,也就听之任之,继续读书、监督弟妹们读书。

    只是给弟妹们当老师的已经不是他,而是在家度暑假的四哥和三哥。家和才能万事兴,这对性子较常人为清冷的兄弟,眼看着家里因为叔伯们的帮衬,变得越来越富足,自然也要主动承担起兄长的责任,领着弟妹们上进。

    有一个名牌大学生当老师,还有两个大家公认的文曲星在教伢子、妹子读书,附近屋场的大人们一眼热,就来寻婶婶们讨人情,想把聪明点的伢子、妹子送过来沾沾文气。在家操持几家人田土农活的红英婶、二婶都是大方人,现在教伢子、妹子的是已经读大学了的家德、家道,又不会耽误家明读书,那就全部接应呗。

    两个婶婶答应了的事,大家又是邻里邻舍,李家德兄弟也高高兴兴地答应下来。这两兄弟性子清冷,但他们的世界也很单纯,李家明以前顽劣不堪,李家德只会想着若堂弟以后家庭困难,帮助点钱物尽兄长之义就可;可堂弟奋发向上后,他就会悉心教导。如今这些孩子想读书,那就好好地教,若能多几个有出息的,也是造福桑梓。

    得知自己两个最骄傲的儿子,在屋里当起了补课老师,颇有城府的李传健稍一琢磨,立即说服几兄弟从县城送回三四十套上好的桌椅板凳,将自家的祠堂改成了小学校。

    …………

    读书很难,难的不是早起晚睡,而是努力了也看不到进步,最终颓然放弃。一帮景仰李家德兄弟的伢子、妹子来到李氏宗祠补课,可真正影响他(她)们的却是李家明。

    人是需要榜样的,有了成功的榜样就会有样学样;人是需要鼓励的,最大的鼓励,莫过于给他们树立一个可以触摸到的成功榜样,而李家明的三姐和毛砣就是这帮孩子的最好榜样。

    李欣华以前在乡中学不过是中上等,毛砣干脆小学读了八年,如今却一个是县中高二文科班第二名,另一个是高一前五十名、文科成绩前十名。深谙人性的李家明,将他们拿出来当榜样,鼓励这帮邻近屋场的伢子、妹子们,很容易让他们信服,由而认真学习。

    当然,也有耐不住寂寞的伢子、妹子,即使这里有两个天才和一个名牌大学生的光环,也有溜出去摸鱼捉鸟的,可全被李家明用各种手段给提溜回来。以前的李家明能对不想读书的毛砣、细狗伢听之任之,那是他自己对一些事没想明白,叔伯们也没要求他,一旦叔伯们要求他严加管束,那就是他们想不努力都不行。

    时光流转,岁月更迭,等在这里读书的伢子、妹子个个都考上高中、大学时,本村、邻近村上的人都把小孩子往这里塞。那些考上了大学的伢子、妹子,又接过了以前李家德兄弟们的教鞭,继续在寒暑假里教孩子。久而久之,李氏宗祠成了邻近村民心里的文华宝地,哪怕数十年后李家在黄泥坪只剩下看守祖坟的军伢、大狗伢两家人,到了寒暑假照样有老师在这教书、孩子在这读书。

    扯远了,小孩子总是喜欢玩闹的,哥哥姐姐都在黄泥坪,又多了些大哥哥、大姐姐,喜欢玩闹的婉婉就赖在这,哪怕她姆妈来接,也不跟着她回同古。

    这样也好,有天才哥哥从小教,以后会有出息的。

    舍不得女儿的张象枫见李家明很宠婉婉,也就撒手不管了,自己回了同古照顾丈夫的起居饮食。厂子里太忙,要是没人做家务,屋里会变成叫花子窝。

    屋里有了两辆好车,正年轻的张象枫自然也学会了开车,以前让大狗伢霸着的帕杰罗被她收回,放到了农贸公司里当公务用车。至于是不是女子人小心眼,那就智者见其智,反正公司上下除了她跟李传林外,也没人去动那车。即使是公司的老总王贤成,要进山、或到生产基地上去,也是搭厂里拉货的卡车,或骑他自己的摩托车。

    进崇乡拉货的卡车多,不敢开山路车的张象枫想女儿了就搭便车进山,顺便也给她那对可怜又自尊的侄子女送点东西,日子过得悠闲自在又满足。

    只是让李家明没想到的是,阿姨去年过年时没少挨婶婶们的白眼,可依然与她们几个交好,丝毫没有见气的意思。每次回了黄泥坪,带回来一堆吃的、用的不讲,连田里土里的事都帮着做,还每次必定带着小婉婉、小妹去看自己阿婆,反倒是与她娘家兄弟那不怎么来往。就连种香菇比在建筑工地上做小工赚钱、轻快得多,她也没向李家明张过嘴,让他帮着点她两个哥哥。结果张老师的两个儿子都种香菇赚了钱,过上了上康生活,可她两个哥哥还是在工地上做小工,一天赚十五块钱的辛苦钱。

    以德报怨,可以报德?这样也好,血缘上的亲近,并不是无偿付出的理由,感情是双方面的。

    张象枫这种恩怨分明的性格,极得婶婶们的喜欢,她们是小门小户的媳妇,能在银子滩让人不敢轻易欺负,除了个个够泼辣之外,靠的就是恩怨分明。只是张象枫这种性格,极难得到她娘家人的认同,哪怕是李家明的老师张自礼老师,这位仁厚的乡村老师,也觉得她做得太过了。

    “枫妹,都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的。”

    已经有几分富态的张象枫刚替李家明送了两罐奶粉、几袋饼干,反而被堂公公教育,知道老人家脾气的她也不生气,但心里还是不舒服的。可为了这事,想让她去向李家明张嘴要人情,那也是不可能的。

    “自礼公公,我哪有那本事?公司是家明跟人打伙的,管事的是王贤成,现在每年的香菇种植都有计划的,好了他们就要削人家的份额。要怪,只能怪他们没胆子,象祥哥他们都敢报名,他们怎么不敢?”

    正端西瓜出来给堂孙女、曾外孙女吃的师母一听是这事,低声骂道:“枫妹,莫听自礼乱讲,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还帮他们寻事做,还想怎么样?哼,农忙的时候,村上、班上的伢子都过来帮和伢做事,他们当伯伯的可曾伸过手?”

    公道自在人心,手里牵着小婉婉的张象枫心里舒服了,吃完两片西瓜端着半脸盆西瓜,牵着嘴里咬一片、手里抓一片西瓜的女儿,去帮侄子、侄女煮饭。当然她今天顶着这么大的太阳来,主要目的还是想让侄子、侄女以后都去黄泥坪过寒暑假。家德他们在祠堂里教书,可不能让和伢、棋妹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那可是北大、同济大学的大学生,水平不晓得比乡上中学的老师高几多!

    等到正午时分,黑得象炭头的张仁和回来了,肩上还扛着把锄头,见屋前的柳树下停了辆踏板车,连忙小跑着回家。

    “姑姑”

    正给阿婆添乱的婉婉一扭头,见是表哥回来了,连忙跑到陈旧但很干净的碗柜边踮起脚,拿起一片西瓜递过去。以前在家里也是这样的,自己的冰激凌吃完了,就叫哥哥吃,哥哥不吃就成了她的。

    “表哥哥,你吃”。

    “哥哥不吃,婉婉吃”。

    “哎”,小婉婉立即将西瓜往自己嘴里塞,吃得满面都是汁水。

    这孩子吃这么多西瓜,还要不要吃饭?正炒菜的张象枫虎着脸,连忙喝止道:“婉婉!”

    心虚的婉婉立即小指头指着张仁和,耍赖道:“不是我要吃的,是表哥要我吃的!”

    “我还不知道你?放下西瓜,吃完饭再吃!”

    “哦”

    婉婉不舍得地把啃了一半的西瓜放回去,不再理这个臭哄哄的表哥,转身去给正择豆角的阿婆、表姐继续添乱。

    一会炒好了菜,大家坐下一起吃饭,饭桌上荤菜多素菜少,荤菜是张象枫带来的,蔬菜是这俩兄妹自己亲手种出来的。田里的农活,张仁和还干不动,种菜、种番薯之类的,可都是他带着妹妹做的。

    侄子、侄女都性子倔,特意在大热天里跑一趟的张象枫,跟张仁和商量道:“和伢,你跟棋棋搬到我屋里去住,星期天再回来做事。家德他们在教伢子读书,你们也去跟着学一学。”

    “姑姑,这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莫看你成绩好,即使明年考得上重点高中,也不一定考得上大学!和伢,人是不能太倔性的,更不要总在意别人讲什么,你自己有出息才是正事。”

    已经懂事的张仁和为难得看向妹妹,她跟李满华两个人简直就是冤家,两三句话没讲拢就会吵架的。去姑姑屋里住几天没问题,在那住个多月,要是两个人闹起来,可怎么办哦?

    顺着侄子的眼光看了眼刺猬样的侄女,张象枫也有点伤脑筋,不过还是坚决道:“棋棋,去了姑姑屋里后,除了读书就帮着表婶她们做事,少跟满妹搅在一起。哥哥要考大学,就要有好的老师教,你不能耽误了他,晓得不?”

    哥哥读书是大事,已经小学毕业的张棋连忙保证道:“我隔她一丈远!”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