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文华宝地(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树荫清凉,书声朗朗,黄泥坪李家花了几十万建起的祠堂,俨然象旧时的私塾一般,只是学生读的不再是之乎者也,而是abc、数理化。

    进来汇报工作的王贤成,听着祠堂里传来的读书声,看着坐在亭子里的李家明,心里有种很怪异的感觉,但绝对不是什么感动之类的东西。

    “家明,我请水电局的人勘探过了,上宵那边可以建一个120kw的小水电站,梁段有180kw的容量。就是投资大了点,他们估计单上宵的就要投资最少140万,梁段那边可能要170万。我问过水电局的人,我们多余的电卖给供电所,只有1角2分钱一度。要是我们能搞到农业排灌用电的优惠,电价能降到3角4/度,好象很划不来。”

    收购价1角2,农村居民用电9毛8,这可不单是工农业剪刀差的问题,主要还是农村里的输变线路太落后、损耗太大。搞农业排灌用电,没那么容易的,特别是水电部门是柳本球分管的,更是不可能,否则学权阿公也不会建议自己搞小水电站。

    “王叔,我阿公答应过帮我们搞专用的变压器,要是那样的话,能省多少?”

    “省不了什么,县城的工业用电是6毛2。即使游书记能让供电所给我们这个价,那还不如建在县城边上,起码运费上能省一点,可以补贴到电费上来。”

    两个聪明人之间的对话,肯定不完全是话面上的意思。王贤成的言外之意,还是想拿选址的事当筹码,压迫游大书记去找县领导要政策,或让游大书记去压迫供电所,将那让人头疼的电费降下来。

    “带了高桥乡的地图吗?”

    进来汇报工作,肯定准备周到了,王贤成连忙从公文包里拿出地图,平铺在石桌上。

    “电站选址在这,离村部的直线距离1875m,要人工将电线杆扛上山……”。

    望山跑死马,走直线就距离短得吓人,李家明拿起旁边的三角板,量了下选址至乡政府的距离,大概也就是2.1km,突然有了个主意。

    “王叔,装机容量120kw,平均能发出多少电来?”

    “这个不好讲,要看降水量,他们估计可能平均达到50kw。家明,小水电不比火电,枯水期发不出几多电的。”

    “我知道,能不能跟曾宁生、林全保他们商量一下,我们共同出资建这个水电站?当然,首先要满足我们的用电。”

    这?

    疑惑的王贤成连忙看了下地图,顿觉豁然开朗。这倒是个好办法。多出1.3km的线路,即使加上变压器也不过是多四五十万投资,却能让对方出大头、自家的电费降至几分钱,还能避开水电企业不得直接售电的政策限制。

    “王叔,你也太善良了!”

    李家明好笑地连连摇头,伸手去人家公文包里掏烟,暗示道:“高桥境内就一条象样点的河,也就是黄梅跟梁段可以建装机容量超过50kw的小水电吧?我们是不是能在上宵也建一个基地,再建个小水电站?”

    一经提醒,同样精于计算的王贤成立即会意过来,连忙帮小老板点烟,附和道:“家明,要不我们把电站建起来,再卖给他们一部分股份?”

    废话,只是李家明也不是活雷锋,不会免费分大家好处。

    “你去搞,看公司里有没有人想入股。算3角4/度的电价,按他们厂里的用电量,四五年工夫就能回本呢。”

    这生意做得,能赚六十五六年的钱咧!莫看街上私人借钱的利息,合到月息两分,但那有风险,哪有搞这个稳当?

    “家明,公司投资还是私人?”

    这话问得可不好笑,因为目前只有两个人知道,这个项目操作得好,远不是三四百万那么简单的事。公司不缺钱,且不讲账上还躺着二百多万呢,即使没这么多现金,也随时可以从银行贷出几百万来。

    聪明人啊,知道时机适合就伸只手,可李家明也没有不亏待手下习惯,笑眯眯道:“王叔,没钱入股吧?要不,我借二十万给你?”

    二十万的股份不少了,而且还是铁定赚钱、能赚几十年钱的生意,王贤成连忙感激道:“家明,谢谢了,谢谢了”。

    当然,李家明也没有吃独食的习惯,那不是当头子的人能干的事。“嘿嘿,小意思。王叔,公司占一半股份,私人占一半。这事你去搞,我只要结果。”

    王贤成稍一发愣,又连忙会意道:“明白明白,那我先走了,正好坐游沅的车回去。”

    “我送送你”

    “莫莫,外头热,就几十米的事,我还要去你屋里等车呢。”

    心里正高兴的王贤成夹着公文包,出了祠堂去那幢泥巴屋里等车。这么热的天,泥巴屋的优点就是隔热,比那些漂亮的小洋楼凉快得多。

    “贤成,什么事这么高兴?”

    这可是小老板亲妈样的婶婶,正坐在那喝茶发笑的王贤成连忙放下茶碗,帮着二婶将一背箩玉米搬进屋,玩笑道:“嫂子,你屋里又不差钱,还要做得这么苦?”

    汗流浃背的二婶放好背蒌,又扒起了玉米衣,自嘲道:“我们大妹讲的,别人是穷命富贵相,我们是富命穷酸样,就是闲不得。”

    “也是,我耶耶在我那住个把星期,总讲这不舒服那不对劲,回了大段砍两担柴,一身都通透了。做惯了的人,闲不住的。”

    岂止是闲不住,二伯他们一人做了幢小洋楼,还是家道请他学长设计的,看着是挺漂亮也方便,可住得哪有泥巴屋舒服?幸好李家明住的这幢泥巴屋没拆,否则这么热的天,在屋里做点事就出汗,开电风扇都没用。开空调倒是凉快,屋里也不差那几个钱,可一冷一热还不得感冒?

    十几分钟后,到游沅装货的车来了,王贤成连忙搭车回县城,二婶也将剥好的玉米放进大锅里煮。伢子、妹子饿得快,可不能饿着他们,以前大家认为吃肉吃蛋好,没想到家德他们都讲屋里的饭菜够有营养了,小伢子、小妹子多吃点粗粮才好。

    也是,以前从大伢到文文,吃的都是薯丝饭,也没看到有什么病,长得还一个比一个高大。倒是婉婉、毛崽他们几个小的,吃得比以前好得多,穿得就更莫讲,还老是感冒发烧。

    还是老话讲得对,人就是贱骨头,活得不能太舒服,吃得不能太好的。

    话是这么说,等二婶煮好玉米后,还是拿了几排‘娃哈哈-酸奶一起送过去。大哥讲的有道理,自己屋里的伢子、妹子,都是有出息的,哪能回来照顾大家哦?现在自己屋里不缺钱,多用些钱在这些伢子、妹子身上,等大家都老了时,有什么事,邻里邻舍都会舍己帮忙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