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演技了得的骗子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李家明依然埋首于书堆、试卷堆中,外面的世界却发展得有些波澜壮阔的味道。

    ‘山里人家’公司发展得很好,塚越先生特意从日本过来,对李家明这个合作伙伴及公司员工表示感谢,并在他女婿、以前的朋友柳县长、及公司同仁的陪同下浏览了太阳岭。

    这年头,懂英语的人不多,懂日语的更几近于无。这日本老头前脚离开,县城里就哄传着一个传奇故事,说柳县长说服了那个日本巨商,准备帮县里以十年财政收入为抵押,担保贷款10亿日元,用于那条隧道的建设。

    有这事?

    真有这事,豁出去了的柳本球在协调会上,当场点将前搭档郑书记、得力干将朱和平去还未下文组建的指挥部报到。

    “柳县,真有10亿日元?”

    春风得意的柳县长,当着水电局会议室里几十号正科、副科级领导,笑骂道:“没那个金刚钻,敢揽这个瓷器活?老熊,县里要搞大工程,光靠那点贷款是不够的,林业规费这一摊子,可得拜托你了,莫关键时刻掉链子。”

    前崇乡的乡长,能出人意料地接任林业局局长的职务,跟柳县长的突然失势,及远房侄子当书记秘书大有关系。提高毛竹的林业规费,势必要去跟家明那小子打官司,但这关节眼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柳县,您就放心吧!”

    不得了!一亿四五千万的工程要上马了!

    水电局会议室里的事,经过干部们的一渲染加工,小小的县城沸腾了,连地区行署、地委的大领导都打电话过来询问。

    操,真是胆大包天!

    手心里捏了一把汗的曾书记,在电话里恭敬地报告,“老板,本球是这样给我汇报的。塚越先生去浏览太阳岭是他陪同的,这样的大事应该不至于开玩笑吧?”

    这事陈书记有印象,那日本商人与‘山里人家’公司合资,就是柳本球‘促成’的。

    “有把握吗?可别是人家说说而已。”

    箭在弦上,曾书记只好闭着眼睛说瞎话,却又留有余地。

    “老板,我们上次在日本考察过他们公司的实力,应该不会言而无信吧?”

    心腹手下表现好,老领导心里也高兴,表扬道:“干得不错。去找老黄汇报一下,需要地区背书的时候,也好让他帮个忙。”

    “是”

    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曾书记又麻着胆子连忙给黄专员汇报,幸好这事是柳本球顶雷的,否则借他一个胆也不敢这样蒙骗领导。

    黄专员也高兴,同古发展得越好,他这当专员的就功劳越大压力越小,这样的好事当然高兴,更不怀疑事实的真相。

    旁边的贴身秘书倒是提醒了一句,这种操作模式是违规的,可能省计委那关过不了。国家对国际贷款有规定,不允许地方政府直接向外国银行借款,也不允许内资企业私自搞国际融资。

    黄专员不知道国家有这规定,但稍一琢磨又好笑道:“小邓,你也太死心眼了,‘山里人家’是中日合资企业,他们还没办法绕过去?呵呵,同古出人才啊,上次‘华居’木业搞日元贷款,也是这样干的,否则哪有一个小公司能搞到三点五亿日元贷款的可能?”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只要地区计委去省计委做做工作,谁他/妈的想得罪领导?精干的邓秘书琢磨一下,佩服道:“领导英明,只要那日本人不是玩笑话,那这事就成了。”

    这样的事,谁他/妈的敢开玩笑?

    一将难求!

    就凭这一件事,在行署、地委大领导的心里,给这位演技能当专业演员的柳县长打了个重重的感叹号。

    事情闹大了,同样陪同了那日本老头游览的刘新,在公司里关于小水电建设的会议上,担忧道:“家明,塚越先生没”

    ‘啪’的一巴掌,脸色阴沉的李家明将瘦小的刘新扇翻在地,吓得帅勇和王贤成噤若寒蝉。

    “新伢,想死莫拖累别人!”

    幸好办公室门是关着的,王贤成也反应极快,回过神来连忙将刘新扶了起来,小声道:“新伢,嘴巴莫乱扯!老九那样的人,都死在波阳!”

    甩了甩发麻的巴掌,李家明从刚从实木沙发上蹦起来的帅勇身上掏出烟,塞了支在刘新嘴里,按住他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沉声道:“新伢,二十几岁的人要有脑子,什么话能讲,什么话不能讲,心里要有数!”

    被扇懵的刘新不知所措,醒过神来的帅勇连忙掏出假zippo火机点火,小声道:“家明,你的意思是?”

    “讲几句假事,最多是让人骂成牛皮鬼。得罪了领导,那才是要命的事!”

    联想到可能的事实真相,三人头皮都发麻,再看李家明阴沉沉的脸色,更是坐实了他们心里所想。妈呀,莫看大家有几个钱,坏了县领导的大事,分分钟都能让自己倒大霉!

    被李家明吓倒了的三人,连忙小声答应:“明白!”

    三人成虎,众口烁金。

    有了刘新、帅勇的信誓旦旦,本就相信柳本球不会拿这事开玩笑的全县上下,更是欢呼雀跃,期盼着这个本县有史以来投资最大的交通项目尽快上马。就连主动让位柳本球统筹全局的丁常务副县长,都暗叹人家的运气好,碰上个好心的日本老头。

    这一片沸腾之下,被柳本球逼得欲哭无泪的余副县长立即跑去表态,可人家的嘴脸又变了。

    “余县,你是前途无量的人,真想趟这混水?我可是实话给你讲,塚越先生答应是答应了,但能不能搞得到,这事可不一定。要是搞不到,可就只有按我以前的方案办!”

    哼哼哼,连给一个快倒闭的民营企业搞三亿五千万日元低息贷款都没问题,现在拿财政收入当抵押,帮堂堂的县政府搞10亿日元就有问题?请厅里的领导来视察几次,再把这份政绩往履历表上一写,四年后当处长一点问题都没有!

    呵呵呵,三十二岁的正处,趁着表姐夫的发展势头,自己四十岁以前提个副厅还不容易?

    热切的余副县长,顾不得官场体面,立即站得笔直,表忠心道:“柳县,您放心,我小余肯定追随您干到底!”

    帮着一起顶雷的人有了,跑腿的人也有了,端坐在办公桌后的柳本球,这才起身伸出手。

    “余县,合作愉快!”

    “谢谢领导!”

    也没错,非常委的挂职副县长,可不就是常委副县长的下属?

    “坐!我上次说的话依然照做,凡事两手准备,事到临头才不会束手无策。”

    有了那近一亿人民币的日元贷款,还那样干?被政绩勾红了眼的余副县长稍一犹豫,立即道:“没问题,我一个学长在中铁四局当老总,我们是一个导师出来的。大不了塞几万块钱,让他们先做勘探、设计。”

    几万能让人盖章?

    笑眯眯的柳县长扔了一支‘芙蓉王’烟过去,拿起今年生日时女儿送的正宗高仿zippo打火机帮他点烟,看似有商有量却是命令道:“五十万!让你学长组织人立即勘探、设计整条公路,你要给他说清楚,日元贷款要走漫长的手续,还得看到设计方案通过了审批才能启动,我们耗不起那时间。他们的方案一出来,我们马上再付尾款,等日元贷款的事落实后,隧道工程就是他的。”

    心里只想着政绩、实利,屁股终于在这条贼船上坐正了位置的余副县长,连忙提醒道:“柳县,没必要的。现在铁路建设几乎停止,地方上挖隧道的又少,他们接不到多少业务,手下的工程队都饿得嗷嗷叫,有几万块钱预付款意思意思就行。”

    行个鸟,没有那五十万,日后你还不得在你表姐夫面前大放厥词?有了这五十万的设计费预付款加尾款,莫讲县里、地区的领导,日后就连中铁四局的人,也讲不了我老柳的闲话,还得讲老子有魄力、讲义气!

    “余县,你也讲那是你学长,反正要付的钱,给人家一个面子多好?”

    柳县这人其实不错,只要不妨碍他做事,还是很好相处的,还会站在自己的角度考虑。有五十万预付款,又有上两亿的业务,学长他们还不得把老子当祖宗供?

    还是表姐夫说得对啊,年轻人就要下基层,不能浮在上面。且不说工作经验,就这实利也非在厅里能比拟的,兴奋的余副县长连忙道:“呵呵,还是领导有魄力,我马上去曾书记那请假。”

    “嗯,我也去老丁那催一催款子,你好带那五十万走。”

    “是”,兴奋的余副县长连忙去书记、县长那请假。

    五十万的款子,常务副县长批不了,但丁常务副县长依然签字,还陪着柳县长找钟县长签字。这个骨节眼上,他已经没了跟柳县长抢功的想法,反而想着在这上两亿的工程里多分点猪肉。

    事情发展到这个份上,就不受人控制了。

    拿到五十万现款的中铁四局,立即组织勘探队奔赴同古,大批扛着仪器设备满山勘探的技术人员,给这事又浇了一勺油。地区行署、地委有份量的领导打电话写条子,甚至连省里有些相关领导都打电话来表示关心,大家都盯着这个上两亿元的交通项目。

    一时间,刚成立的领导小组门庭若市,各路老板纷至踏来。

    被柳县长强行拖上贼船的郑书记,也不知死活地粉墨登场,替他的朋友兼上司,绽放出退休前的最后一抹光芒。

    无所谓了,还有半年退休,退就退得轰轰烈烈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