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文华宝地(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夏日炎炎,河水清凉,山里伢子歇伏的一个最好办法,就是到河里洗冷水澡,顺便摸藏在石板、石缝里的石斑鱼,或是拉网捉急水滩上的白条鱼。

    李家明他们几兄弟的水性都非常好,能一口气潜到两米多深的潭底,捉得到那些藏在石板下的石斑鱼,但已经没有兴趣去拉网捉鱼了。这几年修水建水库,阻住了下游的鳜鱼、青鱼等的迁徙,加上村民用炸药炸、电瓶电、鱼藤精毒,河里的鱼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小。以前斤多的青鱼随处可见,如今一两半二两的石斑都算是大鱼,扔到沙滩上能逗得婉婉和毛崽他们打抢。

    跟在祠堂里读书的七八个伢子、妹子,也喜欢在黄泥坪门口的河里洗冷水澡。这里的水不急也不很深,不象他们住的青泥坪、金姑沅,水急不讲还深得吓人又有旋水弯,即使大人带着他们去,也只允许他们在河边扑腾几下。

    “家明,洪伢屋里的汉伢,还有毛砣哥哥母舅屋里的四伢,今日下午上完第一节课就跑了,要喊八伢去跟他们屋里讲一声不?”

    要换成以前的李家明,连毛砣、细狗不想读书,他都能听之任之,要随着时光变迁,他越来越喜欢看着别人上进,哪怕是逼着人家往前奔。这里毕竟是自己老家,自己百年后要安眠在此的地方,能多出几个有出息的伢子、妹子,也是积阴德的事咧。

    “没事,明日会被屋里人打得来的。”

    “哦”。

    见堂兄如此有信心,提醒他的细狗伢更有信心,一把操起争鱼争输了正哭的外甥扛在肩上,怪叫着往河里冲了过去。

    ‘砰’的一声,水花四溅,等两人脑袋再冒出来时,呛得毛崽哭得更大声。

    “哭什么哭?再哭扔你到潭里去!”

    “我要姆妈!”

    “再哭!”

    这下好了,被吓倒的毛崽不哭了,可怜兮兮地抱着小舅舅,生怕再来这么一次。

    细狗伢的粗暴,让正在浅滩上看孩子的张仁和吓了一跳,可看着刚四岁的小表妹兴高采烈地套上个游泳圈,勇敢地在齐人深的水里扑腾,若有所思。

    没错,胆子是练出来的,哪人生下来就胆大包天?

    “你们几个,爬到对面石头上去,往下面跳!”

    河对面的巨石可真叫巨石,离河面足有三米多高。可李家明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六七个今天刚得了件新泳衣的伢子、妹子,跟着玩惯了的满妹、小妹她们,顺着小路全部爬到了巨石顶上。

    跳水看起来吓人,其实一点都不难,只要不是肚皮或背直接摔在水面上就没问题。早玩惯了的桂妹和小妹她们四个,嘻嘻哈哈地牵着手一起往下跳,吓得巨石顶上的几个伢子小腿直哆嗦。

    黑黑的张棋最勇敢,闭上眼睛就往下面跳,几个伢子不服输也壮着胆子往下跳,然后由下面的毛砣从潭底捞起来,扔到小竹排上。可也有两个胆小的妹子,脸色雪白不敢往下跳,结果被李家明一脚一个踹了下去。

    “还怕不?”

    “不怕!”

    两个吓得要命的小妹子,也鼓起勇气蹲在小竹排上摇头,上面的李家明吼道:“继续!”

    ‘扑通’、‘扑通’,等那两个胆小妹子也自己敢跳了,李家明这才作罢,自己从巨石上鱼跃而下,潜到婉婉的游泳圈下,将她从水里举了起来,逗得她格格直笑。

    洗完冷水澡,伢子、妹子们换好衣服,各自骑着或坐着自行车回家,李家明他们也扛着三个小不点回家吃饭。

    回到家里的伢子、妹子手里都有件新泳衣或泳裤,让各自的父母觉得过意不去,可听到李家明没打过自己的崽女,又心里不踏实。以前毛砣、细狗那个惨样,他们都亲眼见过,可人家现在一个肯定能考得上大学,另外一个也肯定能考得上重点高中,以后也肯定能考得上大学!

    今日被李家明一脚踹下去的莹妹,低着头小声道:“家明叔叔踢了我一脚,但没骂我。”

    那就好,那就好,宠爱小女儿的母亲连忙安慰道:“莹莹,莫怕,家明是好人,踢你是为了你好。你莫看到毛砣叔叔,他们老师都讲他以后能考上大学?你不晓得,以前毛砣叔叔不晓得几不会读书,小学都读了八年的!”

    “我晓得,家明叔叔讲,读书人要胆子大,细狗叔叔也讲胆大有官做。”

    吃完一碗母亲蒸的蛋糊糊拌饭,胆小的莹妹听到隔壁的六伢开始大声背英语,连忙也站在晒谷坪里大声背今天刚学的日常用语。三四个伢子、妹子站在暮色里,歇斯底里地背着村民听不懂的东西,让他们或眉开眼笑,或暴怒地拖过逃学的伢子一顿暴捶。

    打完之后,自己的崽还是自己的崽,家长又揪着不争气的伢子的耳朵,来到黄泥坪找二婶、茶菊婶婶说情。李家明是文曲星、是好人不错,但他性子硬、讲究公平。前两年,香菇指标不够,讲削大家种香菇的指标就削,不管是表叔还是邻舍,哪怕是他亲婶婶也一视同仁。也只有诗梅讲的事,他才听得进耳朵,不来寻诗梅寻谁?

    “没事的,家明自己读书还来不赢,都是家德、家道在教。他们好讲事,明日喊四伢他们过来就是。四伢,挨了打就要记事,莫再逃学,晓得不?”

    被打怕了的四伢连忙道:“哦”

    茶菊婶的堂弟钱加富是个土郎中,平时也会采采草药,见二婶讲没事,高兴地直咧嘴笑。毛砣以前那么不会读书的人,都能让家明管束得能考大学,只要他愿意管,以后前程还能差?

    “哦,对了,我今日在山上挖到些老虎姜(黄精)。上次看到家明带着毛砣他们在山上挖,他们哪会寻草药。”

    二婶一看那黑塑料袋里倒出来的老虎姜,不禁吓了一大跳。平时看到的,也就大人的手指大小,这些可足有小孩的手腕那么粗,这得长几多年才能长得出来?

    这样的老虎姜,哪是随便能挖得到的?这应该是加富留着准备卖钱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送走了望子成龙的钱加富,二婶拎着五六斤老虎姜去找李家明,他正好被四哥掐着时间做完一张数学试卷。

    “明伢,加富送来的。”

    “哦”,疑惑的李家明接过袋子往里一看,拿出一根足有二三两的新鲜老虎姜,苦笑着对四哥道:“四哥,看到不,人家送束脩来了。这种品质的老虎姜,少少算都要200块钱一斤呢。”

    二婶又吓了一跳,小声道:“这么贵?”

    贵吗?老虎姜学名叫黄精,能降血压、血糖、血脂,还能防止动脉粥样硬化,效果比人工种植的好得多。这种一看就是高品质的野生黄精,属于有钱都难买的东西,曾宁生那么抠的人,恐怕也得出到四五十块钱一斤收。自己托曾宁生收购都收不到,就是不想让有心脑血管毛病的阿婆吃药店里的,没想到钱加富会挖这东西。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