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文华宝地(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乌云如墨,风过林梢,李氏宗祠的厢房里寂然一片。

    外面偶尔响起的炸雷声,让胆小的莹妹紧拉着表姨的手,可更让她害怕的是站在那的李家明。

    在大人们的嘴里,这个平时笑眯眯的表叔是懒鳞(潜龙),一发火就会吃人的!听哥哥们讲,表叔十二岁的时候,三砖头打翻杀过人的陈和生,现在人家都不敢正眼看他。她也亲眼看过,游沅的毛伢表叔在同古街上称王霸道,可在家明表叔面前乖得象小猫。

    可脸上阴沉沉的李家明就是站在那扫了大家几眼,转身就出去了,只是房门口的青石板上站着鼻青脸肿的汉伢、四伢。作为惩罚,他俩今天都要站在那听课、做作业,只有下课休息、吃饭、上厕所才能走动。

    棍棒出孝子,严师出高徒,这都是至理名言。

    十来岁的伢子、妹子懂什么?被压着习惯了读书,以后自然就会认真读,等他们比同龄人更出色时,就会自愿读。毛砣、细狗伢他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大部分农村的孩子读不过城里的孩子,就是因为寒暑假里放了羊,等他们再回到学校报道时,很多孩子连寒暑假作业都是临时乱做一气。

    所谓童年应该愉快地玩耍,指的是城里的孩子,农村孩子想出人头地,只有读书这一条路!能在城里做生意、开公司的农村人千中无一,摊到具体的个人头上,机率就等于零,仅是大家羡慕的话题而已。

    一阵电闪雷鸣之后,倾盆大雨如注。

    狂风暴雨中,顺着屋檐而下的水流溅湿了四伢、汉伢的衣裤,可他俩就是不敢往里挪一挪。家明表哥(叔)的眼睛太吓人了,比耶耶发火都更吓人,难怪毛伢、洪伢叔叔他们都那么怕他!

    一直到半上午,二婶跟茶菊婶送点心过来,冻得直哆嗦的两个皮伢子才换上干净衣服、喝了点红糖姜汤,羡慕地看着其他伢子、妹子们喝莲子银耳汤,吃桃酥饼当点心。

    不过,皮伢子就是皮伢子,都是不记吃、不记打的憨货。四伢被罚了一次就老实了,可汉伢老实了个把星期又故态复萌,上课时间跑去捉螃蟹,被毛砣在门前的河岔里逮个正着。

    李家明的惩罚很简单,还是罚站。他坐在吊楼上做试卷,胆战心惊的汉伢站在他家的晒谷坪里晒太阳,一直站到这伢子中暑晕倒为止。

    看着侄子被家明哥罚得这么狠,也跟在这读书的八伢坐不住了,傍晚回家时跟这皮伢子讲道理。从读书讲到做人,再讲到会读书就不要作田、就可以到外头大城市里过好日子,不会跟毛伢、洪伢样窝在个小县城里。反正一个初二伢子能想到的东西,八伢都跟这皮伢子讲,讲得汉伢总算是开了点窍。

    “八叔,毛伢叔叔跟洪伢叔叔他们,不是在同古混得蛮好吗?”

    “好什么好?你只看到他们威风,没看到他们拍当官的马屁、拍有钱人的马屁!等他们回来后,你去问问他们,是他们混得好,还是家明哥哥混得好?

    汉伢,我跟你讲,做人就要做家明哥哥那样的人!你看他拍过谁的马屁,求过谁?只要有真本事,哪用得了拍马屁,用得了求人?”

    这话很偏颇,可让一直以毛伢、洪伢他们为偶像的汉伢动摇了。等洪伢回家看婆婆时,他还真去问究竟。

    开着地下赌场的洪伢,还真没看到李家明拍过谁的马屁,也没看他求过人,甚至毛砣、细狗他们都没那么干过。反过来,洪伢倒经常看到毛伢去讨好张仁全、高斌他们以及他们的手下,变相求人家多关照。

    混社会难啊,混出了头才晓得,上头没人罩着,根本就是坐牢打靶的命。也只有混出了头,才明白在街上混得再好,也好不过那些当官的。如今侄子可以走正途,虽然洪伢不认为出人头地就一定要读书,但也想自己屋里出个读书人,连忙揪着这小伢子进屋,脱掉衣服给他看旧伤疤,吓唬这个不懂事的小伢子。

    “看到不?这是我跟毛伢在街上跟人打架时,被一个混混砍的。只要躲慢一些,搞不好就让人剁死了!

    汉伢,莫看叔叔好象蛮威风,其实在那些当官的人、有钱的人眼里,连个屁都不是!你自己想想,家明打不赢我们,但他几威风?上至当官的、有钱的,下至我们这些人,哪个不对他笑面相迎?”

    灯光下的几道伤疤已经淡成了几个不起眼的痕迹,但照样吓了没见过世面的汉伢一跳。

    “晓得了不?会读书,以后才能当大官,才能赚大钱,才能不受欺负!不要讲家明,就是毛砣,你看我跟毛伢,哪个敢跟他对着来的?”

    有了亲叔叔的例子,汉伢开始有些明白了,原来读书才是最好的出路,靠打架打得人家赢,根本就没前途!满叔跟毛伢叔叔打得别人赢,不还是怕家明表叔?

    人有时候是要一点欺骗的,反正在八伢、洪伢的善意欺骗下,皮得没边的汉伢开始老实读书,没有原来那么调皮捣蛋。不过,孩子总是自制力弱,他的第三次‘犯事’来得迟一些。开学前一天的下午,汉伢一下课就往后面山上跑。还真别说,这皮伢子还真有天分,居然让他无师自通地下套逮住了一只兔子。

    等汉伢得意洋洋地拎着兔子跑下山,在祠堂外面正碰到黑着脸的李家明,吓得他魂飞魄散,扔掉兔子立即跪在地上求饶。洪伢是他亲叔叔,听都听多了这位表叔的狠辣,以前也见过这位表叔抡着藤条撵细狗表叔,这次又犯了错,哪会不害怕?

    本就是吓唬他的李家明暗自发笑,这就是个读三年级的小伢子,只要有人看着、管着,犯的错就会越来越少。就象今天,这伢子不也是下课才来看战果,抓住兔子又立即往山下跑?

    “起来吧,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是下课时间,你又没迟到早退,更没逃课,你怕什么?”

    好象是哦,文姐文她们都在喝绿豆汤呢,腿还在哆嗦的汉伢连忙爬起来,红面涨颈地让几个小妹子笑。

    李家明弯腰捡起地上半死不活的兔子,仔细看了看脖子上的细藤条,发现居然是绳套,夸奖道:“汉伢,其实你蛮聪明,我们以前捉兔子,都是先追再用烟薰,从来没想过下套子。哎,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十岁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时候,刚被吓得半死的汉伢立即又得意起来,吹嘘道:“我看电视里讲,兔子跑都是有路线的,我就想要是在它们经过的路上打个活结,那不就能捉住它们了?”

    联想能力强,而且有细致的观察力,其实每个人都有闪光点,只是旁人能不能发现而已。

    “聪明!好好读书,凭你这脑子,以后肯定考得上好大学!”

    成绩不过中下等的汉伢,得到神仙的肯定,立即小胸脯挺了起来,骄傲道:“嗯!”

    不错,只要有了信心,就会自觉地去学习。

    可李家明等这帮孩子上完最后一节课,手里拿着两根小竹梢进了厢房,又把这帮伢子、妹子吓了一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