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出口怨气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好大喜功是当领导的天性,不干点看得见、摸得着的政绩,上级领导怎么知道自己的能耐?为了建好这条出县的公路,同古的两位主要领导可是费尽了心思,专门去省城交通厅请专业人士进行勘探、设计,压根不相信县里的那些半桶水。

    省里的那些工程师也确实有能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勘探完毕,还拿出了初步方案,只是这标准、造价也比他们估计的高得多。

    当交通局将省设计院的方案报到县政府,经11个常委、6个县长仔细研读之后,再由曾书记召集大家商量时,所有人都沉默以对。只有两位主要领导安然如素,坐在椭圆形的会议桌圆弧处,还有闲心低语几句。

    没错,书记和县长跟大家吹过风,大家也答应了同意这个重大决策,可这省设计院的方案也太离谱了吧?

    34.9公里的二级公路,而且是在原公路上降坡、降弯、拓宽,造价就要6108万?不是说好了,只花3000万吗?

    全县的总财政收入只有不到6000万,扣除3000多万的支出,上解的1600万,财政赢余不足1400万。用一年不足1400万的财政赢余,去修建一条造价6000万的公路,这不是说今后四年大家都要勒紧裤带过日子?

    更为严重的是,如此大的投资,肯定要在地区、省里立项,光这个流程就要跑半年。按现在的物价做的方案,半年之后又会增加多少?政府的工程,又有几个不超支的?

    可满屋的人都不敢乱发表意见,正副班长达成了默契的事,谁他/妈的敢反对,以前的宣传部长,可正在地区档案局当调研员!不到五十岁的人,开始享受半退休待遇,这事到哪去评理?

    有资格坐在椭圆桌边的柳常委副县长也不作声,坐在那象尊泥胎菩萨。这几个月来日子不好过,除了和平他们还继续把自己当领导,下头的人都避着自己。

    哼哼,老曾、老钟要用自己的时候,那个亲热劲啊;如今用不着自己了,就让自己坐冷板凳。

    人情冷暖啊!

    不就是冷板凳吗?要老子坐,那就坐呗,谁都会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就当休息三四年,以后再起炉灶呗。

    但能青云直上的人,就是与这些尸餐素位的人不同,不吱声的柳本球是赞同提高标准修这条路的。修这条路划得来,财政收入一好,地区肯定要增加上解资金,那还不如自己县里先用掉,让上面的大领导没法张那嘴。

    至于资金嘛,也不是问题。莫看今年财政赢余最多一千三百多万,但明年李传林那的优惠政策结束,应该还能多个五六百万。这样算下来,一年有两千万的赢余打底,再到银行里借一点,这条路应该能修得成。

    可惜的是,自己没机会当这副总指挥,否则刚坐几个月冷板凳又能东山再起。

    等会议室里的嗡嗡声开始起来,高居首席的曾书记用手指敲了敲会议桌,瞬间又安静下来。平时笑眯眯的,却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一个县委常委,这样的班长谁不畏惧几分?

    “老孙,你是大炮,发表下你的看法?”

    组织部孙部长咽了咽口水,看着刚翻完的方案,有心想发表不同意见,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替老大冲锋陷阵。

    “曾书记、钟县长,我在宜风分管过交通,我本人觉得这方案可行。今年我们县的财政赢余预计有1300多万,等明年‘华居’木业的优惠期结束,赢余估计会有2000万。这项目要两年工期,我们再找银行贷点款,在工期内完成是没有问题的!”

    你妈,你妹啊?万一‘华居’木业做出来的建筑模板,又跟细木工板一个下场呢?一干常委、县长低头暗骂,由着这位书记大人的铁杆表演,连丁常务副县长都眼睛看着天花板。

    预计3000多万的支出,突然飙升到6000多万,知道财政压力有多大吗?

    上下同欲者才能胜,眼看着同僚们都无声,曾书记眼睛转向了柳本球。

    “本球,你是做实事的人,你的意见呢?”

    这话看似是夸奖,其实是在敲打一干领导,批评他们小肚鸡肠,成天只会打小算盘。这么大的政绩,干成了,主要领导会被提拔重用,你们还能少得了沾光?当年凭着修大段水库、给民办老师转正,蔡书记成了地委副书记、常务副专员,郭县长去了浔阳地区当副专员,老杨当了行署秘书长,班子里的成员哪个没被提拔或重用?

    胆大有官做,凭着敢干当了常委副县长,却又突然被主要领导打入冷宫的柳本球,看了看两位主要领导刚想随便应付几句,突然想起了以前跟那混蛋回崇乡过年时的对话。

    那年回崇乡过年,车子跑完那上山二十里、下山二十里的盘山公路,那混蛋感慨要是在花山挖条隧道,就能将四十里的险路变成七八里的平路。

    当时自己怎么笑他不切实际?那那混蛋又是怎么笑自己没志气来着?

    对对。

    ‘异想天开!’

    ‘鼠目寸光!想当大官,就得干大事!’

    操,那混蛋是混,但眼光真的是不错!

    电光火石间,本就胆大敢赌的柳本球拿定了主意,脸上浮起笑容玩笑道:“书记大人,我说错了,您可不能抡板子哦。”

    这是个干实事的大将之材,不可能反对这样利民、利己的大政绩。被调整分工后,他也没什么怨言,等过完年得压点担子,有识人之明的曾书记乐呵呵道:“讲,常委会嘛,就是要畅所欲言!”

    要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这事干成了,自己有建策之功;干不成,还能咬了自己的卵?

    哼,天塌下来,上面有书记、县长,自己一个排名垫底、没实权的常委副县长怕鸟啊?

    “那我就抖胆了!”

    已近不惑却没有发福迹象的柳本球起身,快步走到两位主要领导身后悬挂的全县地图前,引来一室的目光睽睽。这可是个狠角色,被领导削了权,还能跟领导谈笑风生的!

    “曾书记、钟县长,省设计院那帮人就是书呆子,没有一点超前的眼光。现在的经济发展这么快,做事怎么能太保守呢?

    我的建议是,从这槽,槽口村修隧道至万奉,然后直接与320国道联接。”

    妈呀,看清楚那座横贯数县、海拔1520.9m的太阳岭,柳本球才意识到这是个出口怨气的好机会。

    让老子坐冷板凳?不干是你们没胆略;敢干是你们没脑子,没干成是你们没能耐,关老子鸟事!

    兴奋的柳本球,用手指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大声道:“从太阳岭这里开凿最多5公里隧道过去,再修条二级公路至320国道,应该只有7公里左右。这样的话,我们到袁州的车程能从3小时以上,缩短到1小时左右!

    书记、县长,要想富,先修路!哪怕是这个工程要上亿的资金,也是划得来的!”

    离地图最近的曾书记、钟县长眼前一亮,立即向科班出身的余副县长招手。这位长安交大毕业的高材生急步过来,比划一下肯定道:“曾书记、钟县长,柳县的估计是对的,工程造价估计在一亿上下。”估算完了,这位挂职锻炼的副县长突然意识到,这是自己一个让厅里领导们刮目相看的好机会。

    “曾书记、钟县长,我个人觉得,柳县非常有超前眼光,这工程值得建。只要建成了,天堑变坦途!”

    哟,还有个帮腔的?心花怒放的柳本球也神色庄重,附和道:“书记、县长,余县过奖了,但我个人认为,只要这条路建成了,我县经济将迎来大发展!

    现在‘华居’公司的模板适销对路,却不敢大胆扩产,就是因为本地资源不足,外面的资源又因为交通成本太高进不来!”

    柳本球是掷地有声,可满屋的领导干部哗然。

    值你妈啊?造价已经从3000万飙到6000万,又从6000万飙到上亿?人家小余年轻不懂事,你柳本球也缺心眼?人家干完这届就会走人,你一个刚提拔的常委副县长也想走?不就是坐坐冷板凳吗?在座的,谁他/妈的没坐过?

    不同于满屋考虑财政压力的领导,曾书记、钟县长稍一琢磨突然眼前一亮,连忙起身到地图边仔细察看,连丁常务都凑了过来。科班出身的余副县长,也连忙用手指在地图上粗略选址、估算着工程造价。

    两三分钟后,三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眼里全是激动之色。

    现在提倡干部年轻化、知识化,基层为官更难了。

    即使是仕途顺利,不到四十很难升副处级,不到四十五很难上正处,可爬到正处干完一任,年龄已经成了继续晋升的最大阻碍。想跨过这个年龄障碍,正处必须只干一任,绝对不能干第二届,否则仕途就止步于副厅级待遇,政治生命就此终止。

    上届班子主要领导被破格提拔,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上下都服气的政绩!

    若这工程建得成,而且是由一个山区小县独立建成,势必成为一个震撼人心的政绩,大家的前途都将是一片光明!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