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下属给上司挖大坑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会玩一种‘抢椅子’的游戏,n个小朋友抢n-1张椅子,官场、职场上则是n个人抢一张椅子,抢到者的奖励则是权力,及权力附带而来的名利。

    县委、政府的主要领导想用一条利民公路,抢占四年后的职务大战上风,作为常委副县长的柳本球,却只想着借这事出口怨气。

    三十九岁的常委副县长,在基层政府里算是较年轻的县领导,如果还跟以前样分管林业,靠着政绩或许能以后升个副厅。学历不可少,年龄是块宝,现在被领导按在冷板凳上去了,以后能混个正处就不错了!

    扯远了,现在有这么一个机会摆在这,受了半年鸟气的柳本球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哪怕是县里的财政收入不足以支撑这个项目,他也会想方设法促成这个项目的上马,让整他的人都摔个大跟头。

    有仇不报非君子,一点小屁事,就让老子坐冷板凳,耽误自己的前程?当初蔡书记想调自己进行署,你曾祥可是好话讲尽,让老子留下来帮你的!

    当然,作为一个成熟的官员,柳本球也不会将话说得那么满,免得让人笑话自己异想天开。

    “曾书记、钟县长,我是这么想的。建筑模板的市场需求量大,药厂也一直发展得很好,等政策优惠期结束,我们的财政赢余2000万/年是没有问题的。刚才孙部长也讲了,工期预计是两年,加上勘探、设计、申请、批复之类的时间,其实是三年。

    也就是说,有这三年的时间,我们筹集6000万资金问题不大,那就只剩下4000万左右的缺口。”

    没错啊,即使是加上第四年的财政赢余,也差着2000多万呢!何况这还只是开凿隧道的资金,还有新公路的建设资金呢,别看那只是区区7公里,山区新建国家二级公路就得炸山、架桥,还不得四五千万?

    换句话说,要搞这个隧道,需要的资金不是余副县长估计的一亿,而是总投资1.4亿以上!即使以后经济发展,财政收入也会节节高,但你三年时间内,怎么去补这七八千万的资金缺口?

    “本球,有什么牛黄狗宝一次性抖出来!”

    有个屁的牛黄狗宝,在坐的十几位县领导,哪个不是人堆里冲杀出来的?

    无非就是银行贷款呗!

    妈的,这柳本球就是个奇葩,人家当官是八面玲珑,方方面面都照顾着,他是不怕得罪领导、不怕得罪同僚,如今又不怕给下一届的领导拉泡臭屎!

    哼,若真搞出个七八千万的烂摊子,恐怕下一届的主要领导,不想挖他家祖坟才怪。这种人啊,能当到常委副县长,还真是个官场奇迹。

    这一大帮的领导还真错了,柳本球以前分管林业,当然对林业的事比这些人都清楚。以前的林业规费征收重点是木材,现在李传林他们做的是竹制模板,当然就要将毛竹的林业规费作为重点!

    “曾书记、钟县长,毛竹不同于杉木,五年就能成材。以前卖不起价,那是因为需求量不大,如今建筑模板的销路这么好,而且需求量这么大,我们完全可以在这一块做做文章。”

    嗯?

    这一提醒,众领导恍然大悟。

    若是毛竹征收的力度能与木材相当,一年总能多收个千儿八百把万,四年下来就是三四千万。多出三四千万,剩下的三四千万,借点债、拖欠一点干部职工的工资,再从上面搞一点,也就马马虎虎能强行上马。

    至于给继任者留下个什么摊子,关那二位什么事?

    可问题又来了,开凿隧道是技术活,除了中铁集团之外,省内是没人干得了的。也就是说,这条路不管如何招投标,都会与在座的各位领导无关,两位主要领导肯定在工程指挥部里挂名总指挥,也肯定能安插私人关系进去吃肉,其余人连汤都别想喝一口。

    哦,不对,柳本球那混蛋也能挂个名!凭着这建策之功,曾书记都不可能一口汤都不给他喝,何况还削了人家的权力,总得给粒糖子安抚一下。

    坐在椭圆形会议桌圆弧处的两位主要领导,脑袋凑在一起低声商量两句,宣布今天的讨论会至此结束。丁常务副县长、柳常委副县长、挂职锻炼的余副县长被他俩留下。

    猪肉就这样分完了?

    众常委、副县长依次退出会议室,人人心里苦笑、暗骂,恨不得刨了柳本球的祖坟,世上哪有这样当官的?

    分管交通工作的余副县长留下来坐在那,倒是笑逐颜开的,这个方案好啊,比省厅设计院鼓捣出来的强多了!

    留下来的柳县长也没那么不通世故,真要为这事得罪了绝大部分同僚,他以后在县委、政府不就更成了孤家寡人?

    等回答完两位主要领导问起的资金问题后,柳本球开始补充起他那个很粗糙的计划。

    “曾书记、钟县长,我建议只请中铁集团的人修建隧道,其余的公路、桥梁由我们自己建设。现在的承包商,都是先抢标,然后再分包下去,他们中间赚一手。那还不如我们划成小包,直接让那些小承包商来投标。”

    这主意好,那四五公里隧道是技术活,稍不注意就会有伤亡,即使让大家掺合都不敢。两头十几公里新建二级公路,能干的公司多着呢,也正好让大家都喝口汤。

    上下同欲者胜,真要其他常委、副县长他们一点骨头都啃不到,日后的工作怎么做?

    人才啊!

    曾书记高兴之下,全然忘记了对面的人也是官员,而且几个月前刚被自己按在冷板凳上。

    “本球,你再讲讲,怎么筹集那13公里路的资金。”

    铁定能分一杯羹的丁常务也满心高兴,可没想到柳县长又出了个馊得不能再馊的主意承包商垫资。隧道投资太大了,大到举全县之力还要找银行贷款,哪还有资金来新建这13公里长的国家二级公路?

    操!

    刚刚还眉开眼笑的三位领导面面相觑,要求承包商垫资,谁他/妈的垫得出几百上千万?而且是四五年之内,都不可能还得清的!

    可这又是没办法的事,五公里长的隧道,最少也得上亿资金吧?光筹措这笔资金,县里都得勒紧裤腰带,除了这办法,哪有可能还能筹集出四五千万?

    出完主意的柳县长不作声了,研究起夹在手指间的‘大中华’烟卷。主意都出完了,坑也挖完了,跳与不跳都是领导你们的事,跟自己一个小小的副县长有根毛的关系啊?去年的水泥是八块钱一包,今年就是十块,等你们工程上马时,又得是多少?

    要说柳本球也真是个人物,三言两语就勾起了这三位领导的热切。当官的人,年龄是块宝啊,眼看着三人年龄都过了四十五,若没有过硬的政绩,怎么能得到上级领导的破格提拔?

    宦海沉浮了几十年的钟县长和丁常务也不作声,紧张地看着曾大书记拿主意。

    干成了,大家重演六年前的官场奇迹,主要领导、重要领导都青云直上;干不成,都他妈/的去史志办养老!尤其是钟县长和丁常务,这一任不干出点象样的政绩,这辈子也就最多享受副厅的待遇退休,这还得看有没有那运气。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