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自己挖的坑埋自己(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曾经有一句戏言,国外是一流人才搞科研、二流人才经商、三流人才从政;国内则是反过来的,一流人才从政、二流搞科研、三流的才去经商。

    这戏言虽是戏言,也透出现实的苦涩聪明人都去了当官。

    能当到书记、县长的人,肯定不是蠢人,肯定是比普通人更聪明的人。柳本球想给他们挖个坑,发泄下憋闷了半年的怨气,可他们将这想法拿过来仔细一合计,还真找出了应对之策。

    明年财政赢余两千万没有问题,若提高毛竹规费这又多出几百万,再加大点罚没力度,一年凑足三千万的问题不大。一亿四五千万的工程,两年的工期,两年的财政赢余却只有六千万,却依然难不倒两位主官抵押贷款,将药厂、竹木加工厂四年的税收全部抵押出去,让企业帮政府出面贷款。

    从最乡镇干起来的、最熟悉本县情况的丁常务,把全县的边边角角扫了一遍,将各部门、乡镇的开支压缩到最低水平,最后揉着发涨的太阳穴,兴奋道:“书记、县长,一亿四千万没有问题!”

    “还有问题,物价、不可预估因素!”

    “对对对”,已经脑袋发涨的丁县长拍着脑门,附和道:“还是书记英明,那我们还得从哪凑两三千万应急。”

    脑袋发涨的丁常务一时间想不到办法,两位主官却是立刻想起了柳本球。崇乡小学的工程,就是那家伙干出来的,只要依葫芦画瓢,让工程队赚管理费,就能大幅度降低成本。

    这事自己没法办,没了斗心眼心思的钟县长苦笑道:“书记,这事得你来办了。”

    “嗯”

    曾书记散了一圈‘大中华’,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让已经回家的柳本球马上到书记办来。兴奋的钟县长他们也连忙走人,让班长大人来压榨那强蛮货。大家都不是蠢人,或许刚开始没反应过来,算完账还不晓得柳本球那混蛋心里憋着坏水?

    十来分钟后,等刚出口怨气的柳本球到了书记办,一听书记的点将,那心里简直是瓦凉瓦凉的,即使是看完桌上的草账,心里依然是冰凉一片。以前在崇乡建小学,那是上面的领导无条件支持,下面的人得力、团结,换成一个投资上亿的工程,谁他/妈的敢那么干?

    干成了,功劳是领导的,干垮了,自己来背黑锅?

    “书记,我实话实说吧,要我盖几幢楼没问题。要修路、架桥,还得开挖隧道,您就是借我个胆子也不敢挑这担子,我只是个学中文的!”

    借口!当领导的人,只要会协调、会用人、敢拍板就行,哪用得了干活?

    实干不行,但精通政治的曾书记笑了笑,递了支‘大中华’过去,半玩笑半认真道:“我们聊聊?”

    官至常委副县长,自己的前途已经不是对方能决定的,下定决心不跳这坑的柳本球,礼貌道:“书记,除了这事,您有事尽管吩咐”。

    “不是这事,是上次调整你分工的事。”

    “请领导批评”。

    油盐不进?没关系,曾书记将事情慢慢地扯开,指点道:“本球,你那事站在道义上有错,但人性上没错。亲疏间密,谁都不是圣人,哪没点私心杂念?”

    ‘呵呵’,柳本球笑了笑不接嘴,由着领导来哄,漂亮话谁不会讲?

    可曾书记变得严肃了,训斥道:“你错就错在太聪明,总想着以最小的代价,干最大的事!

    换成我来做这事,老早就会去找老丁求情、找老华通关系,把指标拦在地区教委。

    你倒好,怕争不过人脉比你强的老丁,又不想拉下脸向他低头,居然由着指标到了县里。哼,你是吃准了丁飞那孩子讲义气,肯定会把指标让给他兄弟李家明,你就可以避免跟老丁争,直接让宋湘生把指标给你。

    你想过没有,宋湘生也有私心的!若是他不先公布再私下给你,你会记他的人情?哼,他儿子宋晓军今年毕业,他不会想让你帮他去跑路子?”

    这有什么?若那指标不到县里来,老丁会不跟自己争?老丁那种人,讲几句好话就摆得平?真以为华剑辉那么好讲话?高考的加分指标,几多处级干部、厅级领导盯着,华剑辉能把老子一个常委副县长放在眼里?

    老辣的曾书记训斥完,见对方无动由衷,抽了口烟继续训斥。

    “两个聪明的糊涂蛋!李家明是什么人?你是他老师,你不清楚?

    十来岁就敢跟杀人犯硬扛的人,若你们没给他过高的希望,这指标你得了也就得了。等到人家高考完了,再击碎人家的北大梦,你们想过他会如何反击吗?

    哼,我要是他,先来跟你谈判,想办法把你稳住,等最合适的机会。只要你一离开同古,马上找盟友,拿厂子的事来说服老钟跟我,削掉你的权力。”

    说到这里,按事实去推导的曾书记,突然间也背心发凉。

    不对,宋晓军的事不是巧合,而是事先安排好的。那小子就是为了拿这事显示他报复的决心,逼自己跟老钟!

    或许或许,宋晓军那事还不是那小子亲自干的,而是拿政绩引诱柳本球干的,否则以那小子的心计和狠辣,不可能让柳本球有捞人的机会。

    操,那小子是人吗?

    这样的手段,即使在官场上打滚十几年的人,都不一定有!

    对面的柳本球继续无动于衷,这些事自己不清楚?要不是女儿需要那指标,自己会冒这样的风险?

    透过指间的袅袅青烟,曾书记见对面的柳本球脸色如常,连眼神都没什么异样,不禁暗自叹息。这也是个狠角色,或许自己后知后觉的东西,人家早就想过,而且准备了承受,只为了他那个能考袁州中学第一的女儿。

    沉默良久,被那条路煽起了仕途雄心的曾书记,只好将调门放低。

    “本球,以前的事,我们就不提了,我能想的,你也同样能想到。我们来谈谈私事,你是干实事的人,这条路只有你能啃得下。这样吧,你需要什么帮助,县委、政府都会大力支持。”

    这帮官僚算得那么细致,连各个单位的小金库都计算在内,才凑齐一亿四千万,真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就是个坑,而且是自己挖的坑,柳本球哪会自己往里跳。

    “书记,我真没那本事!我要有那本事,不用您点将,我都会主动请缨!”

    敬酒不吃,想吃罚酒是吧?

    一直耐着性子做劝说工作的曾书记,终于露出他和蔼下的另一面,一巴掌拍在红木办公桌上,指着柳本球的鼻子,怒斥道:“柳本球,你还是不是党员?还是不是党的干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