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自己挖的坑埋自己(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想出人头地,除了那些天纵之才外,都得先学会各种各样的规则,学会如何在规则之内做事、做人。

    上级服从下级,就是官场上的规则,即使你阳奉阴违,也得在明面上服从领导。柳本球给领导挖了个坑,何曾想过自己挖的这坑,没把领导坑着,先得把自己给埋了。

    各人有各人的长处,柳本球深知自己的长处就是实干,得到上级领导的提拔重用,靠的是自己能干事、敢干事、干得成事。如今曾书记用组织原则压下来,干还是不干,这个自己挖的坑,跳还是不跳?

    不干、不跳?

    那就意味自己开始被官场同化,已经蜕变成了官油子,首先在自己带头大哥那就失去了价值。最多是看在旧日情份上,等自己有迈不过的坎时帮衬一二,但前途是别想了。

    干、跳?

    那他/妈的就是个火坑!

    真以为集全县之力就能啃得下来?如果能啃得动,钟县长、丁常务那两王八/蛋会松手?

    悔啊,早知道这样,何必去挖那破坑呢?没坑着别人,倒先把自己给埋了!

    后悔莫及的柳本球,突然想起了恩师临去杭城养老前告诫做事要精明,做人不可太聪明,吃亏就是福啊!

    办公室里,雷霆之后是死寂,只有两人粗重的呼吸声。

    办公室外,则是从县委办主任到普通干部,都噤若寒蝉。官场之上,掌握自己前程的领导就是天,上天发怒,凡人就只能趴在地上祈求息怒。

    面如死灰的柳本球的那一干同僚,则个个兴灾乐祸,只有余副县长官场经验还不足,还在担忧若柳县来负责这个工程,那自己的位置往哪摆?

    只有被领导留下来加班的游小红心急如焚,若是柳县长来负责工程,自己老公跟四叔的生意就完蛋了!

    这么大的工程,土石方生意还能少得了?柳本球被表弟斗得颜面扫地,四婶又跟钟老师拆了伙,他还会让自己屋里的运输公司进场?揽不到土石方生意,四叔手下的司机就会带着车子走人,没了司机没了车,自己屋里的公司不就要散伙?

    心急的游小红向领导请了个假,立即骑着她那辆时髦的小摩托回家,拉上老公去寻四叔,想尽早拿出个主意来,莫事到临头束手无策。

    正在陪兄长们喝酒、聊天的李传田愕然,几位兄长也愕然,他们不知道工程造价有多高,但这么大的工程居然让柳本球那狗x的负责?

    大家想去喊侄子过来商量,但想到明年的高考还是放弃了,转看向李传健。

    有句话还真有理,有其父必有其子,反过来,有其子也必有其父。李家仁他们四兄弟都聪明,李传健也差不到哪去,稍一琢磨就安慰道:“老满,没事的!要是柳本球没发癫,就不敢再惹我们。上次家明整了他一次,他还敢来第二次?

    再讲了,建工程首要的就是钱?政府的钱从哪来,还不是靠税收?老三的厂子是大头,建国的药厂也是大头,我们跟建国、董昊是什么关系?”

    是哦,老话都讲‘团结就是力量’,家明跟建国、董昊关系那么好,只要两个厂子团结起来,谁敢惹大家?以前是没想到这一层,现在只要大家不惹事,还能怕当官的?家明整得柳本球那么惨,也没看到他来报复?

    要说游小红也锻炼出来,不再象以前那么腼腆胆小,她的变化早看在李传健眼里。家族要兴旺发达,就要大家都出力,能赚钱的舍己(努力)赚钱,能读书的去读书,能当官的去当官!

    “小红,快回单位上。屋里的事,你莫担心,要是你以后能搞个一官半职,比操这些空心强得多!”

    “哦”。

    变得干练的游小红连忙又回单位上,正好迎面撞上书记的秘书兼办公室副主任孙主任。

    “小红,你过来一下”。

    “哎”

    两人进了孙主任的办公室,这位以前在单位上的边缘人,亲自给这位本地豪门媳妇下属沏了杯茶,游小红连忙站起来双手接。

    “孙主任,您太客气了,有事您吩咐。”

    “小红,莫这样讲。以前我没当曾书记秘书时,单位上有几个人看得起我,我们是朋友!”

    话是这么讲,但游小红可不敢这么听。以前孙主任是个挺不起眼的人,但给曾书记当了秘书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精明强干得连大家都不敢相信,以前得罪过领导的孙副股长,居然这么有本事。

    “好了,莫拘束了,贫贱之交才是真朋友!我孙闰生以前,也就是你游小红跟李家军把我当朋友,逢年过节会喊我吃餐饭。”

    提起以前的事,干练的游小红也唏嘘,刚进县委办时,谁又看得起自己一个山里妹子?要不是当时的柳局长撑着,自己屋里又有钱请客送礼,估计杨丽丽、钟荟她们学会了打字,就会把自己塞到哪个部门里去。

    两个交情算不错的朋友感慨几句往事,孙副主任也谈起正事来。他能得到曾书记的欣赏,就是想问题、做事情,都能想在领导前头,不用领导操那么多心。

    “小红,这次柳县十有八九要负责那条路。你屋里的运输公司不要操心,土石方生意没人跟你们争的,但有件事,你也帮我个忙。”

    虽然传健伯伯讲的有理,但游小红还是心里一喜,孙主任就代表着曾书记咧,连忙道:“你讲。”

    “你是李家明的表姐,自小就感情好,拜托你去劝劝他。他跟柳县的恩怨,到此打住,莫再针对他了。”

    这?

    游小红晓得表弟整得柳县很惨,而且让中宵人背后戳背脊,但自己哪有那能耐讲得赢表弟?那就是只八哥(能言善辩),莫看他平时不喜欢作声了,真要讲起事来,连传健伯伯都讲不过他!

    “我晓得,家明的本事,我也领教过。我就是想让你带个话,如果工程上马,那就全县最大的事,他那么聪明,应该晓得我的意思。”

    刚说完,孙副主任又觉得话太重了,李家明连柳县那么精明的人都能整得灰土头脸,哪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副科级能教训的?

    “呵呵呵,小红,讲句老实事,他俩要是还斗下去,我敢压全部身家赌家明赢!”

    “不会吧?”

    不会?孙副主任想起自己远房太公对李家明的评价,一遇风云变化龙。

    这话游小红听过,前年家德考上北大,孙乡长去了屋里吃升学酒。他们几个领导喝高兴了,就把表弟喊过去斟酒,孙乡长当时就是这样夸表弟的,还要他以后飞黄腾达了,不能忘记他是崇乡伢子。

    “嗯,那我去跟他讲,听不听,我就没”

    游小红话还说完,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孙副主任连忙接电话,又立即站起来恭敬地接。

    “是,我马上过来。”

    放下电话,孙副主任顾不得自己办公室里还有人,一路小跑往书记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