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自己挖的坑埋自己(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否极泰来,李家的事业终于再次走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得益于建筑行业的发展,模板厂接到的订单越来越多;李家明的小公司也被他姐夫和陈东催促着尽快扩产,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模板厂的红火,促进了运输业的发展,李传田这个运输公司的老板也终于摆脱了妻子的阴影,成了同古街上响当当的李总。相反,他老婆的店子因为竞争者越来越多,又失去了位高权重的柳本球照顾,生意也越来越不行。

    好在如今的运输公司有三十六台车,李传田个人名下就有五辆,每个月都能进账七八万;再加上投资在三哥厂里的钱,已经财大气粗的两夫妇,并不怎么担心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差。

    不过,即使生意越来越差,曾金华也没有把拆伙后的店子转让出去,因为来的顾客都是各个单位上的办事员、两办的秘书。同古太小了,做的都是熟人生意,莫看那些小办事员、秘书们连摩托车都舍不得买一辆,讲不定以后就是哪个单位的领导、乡镇的乡长书记。

    老婆的这种想法,李传田是大力支持的,小地方做生意其实就是做人脉,没有这家文印店,哪结交得到这么多有潜力的朋友?

    跟兄长们喝了一顿好酒,喝高兴了的李传田回到店里,扛着儿子跟同样喝得红面涨颈的侄子,商量着这次要买几辆工程车,后面突然传来恭喜声。

    “李总恭喜发财!”

    李传田扭过头来,见是县委办的孙副主任,不禁心里一喜,连忙小声道:“定了吗?”

    若游小红的老公李家军没在这,这位曾书记的秘书会暗示点什么,但人家就坐在这,而且还听到两句关于买车的事,他不敢再张那嘴了。莫看自己侍候大老板,但大老板还有三四年就会走,即使临走之前会安排自己去哪个乡镇当乡镇长,可也莫得罪了这些坐地虎。人嘛,目光得放长远,自己虽然被耽搁了七八年,但也还年轻着呢。

    “呵呵,柳县长当副总指挥,兼办公室主任,统筹全局。”

    什么?还真让那狗x的抢到手了?

    紧张的李传田连忙将坐在脖子上的儿子交给老婆,拉着笑嘻嘻的孙副主任到旁边说小话。人家是曾书记的心腹,刚开完会连老板都还在办公室,就跑来自己这,还真是为了道喜的?前几天还在传言丁常务当副总指挥兼办公室主任,突然成了柳本球那狗x的,这里面还会简单?

    孙副主任还真是有任务,等两人到了走廊里,小声道:“李总,帮个忙。”

    “你讲”

    “两台翻斗车进你们公司,安排到工地上去,工程完后再折旧卖给你们。”

    ‘工程完后’的意味很明显,关键时刻要敢下注,李传田折腾起这么大场面,也不完全是靠侄子的指点,稍一沉吟立即下注。

    “闰生,我们是兄弟,三台车!那两台我去跑贷款,这一台你自己去跑,我的钱投到我三哥厂里了,筹不到这么多钱。”

    有大工程上马,有车能进场就意味着钱,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大钱!

    三十多岁的孙闰生在县委办干了七八年,才被曾书记从板凳上挑出来当秘书,而且升为县委办副主任。前段时间,孙闰生还被列为机要局局长人选考察对象,自然也是极稳重的人,但照样欣喜若狂。

    内心高兴的孙闰生,连忙掏出平时给领导抽的‘大中华’敬烟,感激道:“传田哥,没事讲,你就是我亲哥哥!那两台车的手续要完备而且要快,到时候我会来帮你办手续的。我有事,先走了。”

    “慢走”。

    有了这二三十万打底,自己副处以前都不需要冒风险,脸色还算正常的孙副主任脚下打着飘回了办公楼。在卫生间里洗了个冷水面,又深呼吸一阵,这位被大老板从冷板凳上挑出来的孙副主任,这才去敲余副县长的办公室门。当老板秘书的,除了能处理好台面上的公事外,老板不方便的台面下的公事、私事,也得帮着办好。

    二十七八的余副县长科班出身,在省交通厅干得相当不错,刚升为副处长马上就下来挂职锻炼,在旁人眼里是真正的青年才俊。也确实是青年才俊,但作为曾书记的秘书,孙副主任还知道人家除了能力之外还上头有人,人家的一个亲戚在省委组织部当处长,这才能干得一帆风顺。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要帮书记,把这位青年才俊拉上柳县的战车!

    正对着地图发呆的余副县长,还真被老辣的曾书记和精明的柳本球猜中了,仕途的平顺不代表他富裕。下来挂职锻炼,触眼所及都是笑脸,可没人真把他当回事。

    大工程要上马了,捞政绩的机会、发财的机会也来了,可一个刚毕业四五年的年轻人,哪有真正信得过的承包商?而且这其中的度,又如何把握?

    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余副县长看似是盯着地图,其实是心里一点也没底,不知道如何对这块肥肉下嘴。

    ‘咚咚’,敲门声响,正发愣的余副县长连忙回过神来,温和道:“请进”。

    “余县长,忙呢?”

    见是曾书记的贴身秘书,余副县长连忙起身相迎、沏茶,客气道:“闰生?快坐快坐”。

    虽是上下级,年少得志的余副县长,可不敢怠慢这位精明过人的副科级,何况人家背后是曾书记呢。

    “别别,哪敢劳动领导?”

    笑容满面的孙主任嘴里这么说,却并没有拦着领导沏茶,反而打量着桌上的地图、文件柜里的摆件。正沏着茶的余副县长,见人家这样的作派,也立即知道人家不是来串门,而是代表他领导来的,不由得心里开始紧张。

    会后在会议室,柳县长提出让工程队垫资,那完全行不通。后来,已经回家的柳县长又让书记叫过来,肯定是他俩谈了点什么,才突然听到曾书记大发雷霆。

    还真被余副县长猜中了,改建变成新建,工程的含金量大大提高,称之为天壤之别都不为过,但绕不开的问题就是资金。

    柳本球官至副处,而且戴了常委的帽子,那就是地管干部,曾书记就不可能再象以前样对他挥来喝去。想让他来啃这块硬骨头,除了拿组织原则、前途来压榨他,还得给他相当的权柄。两害相权取其轻,被曾书记逼得走投无路的柳本球,只好跳进自己挖的大坑里,硬着头皮来啃这块硬骨头。

    来当说客的孙副主任双手接过热茶,坐在仿红木的实木沙发上,试探道:“余县,听到刚才柳县长挨骂吧?”

    书记想让柳县挂帅?

    年龄不大,但情商不低的余副县长心里一凉,脸色变得极难看。柳本球那人极强硬又揽权,不给他想要的东西,根本不会妥协。指挥部的副总指挥人选可以安排七八个,但谁都知道前两位是主要领导,接下来就是负责具体事务的副总指挥,其余都是挂名、蹭功劳、没实权。

    以柳本权那种揽权的个性,谁当他的副手都倒霉!没了实权,挂个副总指挥的名,那些包工头、施工队会来巴结自己?没了实权,厅里的领导们打个电话、写张条子下来,自己如何应付?

    眼看着人家脸上变得难看,官差两级的孙副主任突然觉得,这人不过如此,连起码的掩饰都不会,也能当上副县长?

    真他/妈的朝中有人好做官!

    没必要绕圈子了,还算年轻但城府深得吓人的孙副主任,压低声音道:“余县,认识李传田吗?”

    “什么意思?”

    刚才李传田那辆车起作用了,孙副主任稍一思忖就压了价码,小声道:“他想让您帮着搞点贷款,买一台后八轮车去工地上跑土石方,不知您意思如何?”

    一台东风后八轮少说也二十多万,只要有足够的活干,一年就能回本,第二年就是纯赚,完了还能折价卖。这些东西,见识广多的余副县长当然清楚。

    刚才还在愁如何分杯羹的余副县长大喜,连忙会意道:“闰生兄,替我谢谢传田兄,下次我请他吃饭。”

    “呵呵,您太客气了。余县,您领导太忙,要不要我帮您跑跑腿?”

    “闰生兄,谢谢了”。

    “您太客气了,明天我就帮您去办,早点把车交给运输公司,也省得日后有人说闲话。”

    周到啊,不愧是县委办一秘!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