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5章 不知死活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官员这种生物,就不能以常人的眼光来看。

    被李家明整得声名狼藉的常委副县长柳本球,为了出口怨气,没考虑周全之下给领导刨个坑。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位脑子发昏的柳大县长,让领导一脚踹进他自己挖的坑里,但落在外人眼里,可就是跌碎了一地的眼镜。

    扩建变成了新建,盘山公路变成了平坦的隧道。消息一出,举县欢腾,官员们打听着资金来源,老百姓关心什么时候开工,工程队老板削减了脑袋到处钻营,闷在书堆里的李家明,想不知道都不行。

    不知死活!听到消息的李家明鄙薄一声,答应完不再找柳本球麻烦后,继续埋首于书堆,却没有三天工夫,就让王振国从书房里揪了出来。王振国当初送给李传民一成股份,除了想进入吴建国那个圈子外,也就是想倚重这小子的脑子。

    金桥银路铜建筑!

    要是能把那十几公里的路、桥包下来,那得发几大的财?

    这伢子跟柳县斗得一塌糊涂,那是事实,但恩怨是恩怨,生意归生意!大家都是生意人,怎么能因为恩怨而有钱不赚呢?

    “家明,叔叔不亏待你,我们按老规矩来,你拿两成干股!”

    还没从试卷里回过神来的李家明,狐疑地看向很为难的二伯,不知他们在讲些什么。

    “家明,振国去了柳本球那,他讲要振国来寻你。他还讲,你脑子好用,看有没有好办法筹集资金。”

    “等下等下,我先去洗个面。”

    脑子有些发懵的李家明到卫生间里洗了个冷水面,看着梳洗镜里的自己发愣,这事怎么又跟自己扯上关系了?

    隧道、资金、税收、财政赢余,李家明从头至尾地捋,突然明白了过来,问题还是出在资金上。凭正常的财政收入,根本不足以支撑这个工程,只有通过银行贷款。银行已经商有化了,不可能再象以前样政企不分,再来帮政府揩屁股。

    怎么办?不用去打听,李家明都知道对方的打算将药厂、模板厂未来几年的税收抵押给厂子自身,让自己父亲和吴叔去帮着搞贷款。吴叔是个有情怀的人,容易说服;而自己是个睚眦必报的人,能答应代表曾书记的孙主任不再搞事,那就是勉为其难了,怎么还指望自己父子能同意那种不合理的要求?

    哼,二伯和王振国的建筑公司只是第一个筹码,四叔的运输公司是第二个筹码。恐怕人家在常委会上提出那个近乎于幻想的建议时,就已经把所有问题都考虑清楚了,只等着自己父子去为他的政绩添砖加瓦。

    从不低估柳本球能力的李家明暗叹一声,哎,小看天下英雄了!

    帮还是不帮?帮,自己心里不爽;不帮,可又得罪不起两位主要领导。整治一个常委副县长,哪怕是副书记,都没有多大的事,但跟主要领导过不去,那就是自绝于党和政府。

    办企业的,可以不行贿,却不可与政府关系搞僵,而那二位就代表着党和政府!清醒过来的李家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了一会愣,最终还是决定妥协。说实话,他没有想过提前二十年,开凿那条隧道。如今两位主要领导想建设那条隧道,且不论绝对不能同时得罪两位主要领导,单出于造福老家的考虑,自己也得搭把手。

    什么是老家?

    无论自己有多大成就,无论自己走多远,夜深人静之时,最牵挂的还是这片大山、几丘水田、那幢陈旧的泥巴屋。

    出了卫生间,李家明从茶几下拿出父亲的‘白沙王’,敬了两支给王振国和二伯,自己也抽了一支将所有问题又理了一遍,这才提醒道:“王叔,没你想象中那么赚钱。”

    “我晓得,哪个领导手里有工程队?就是让领导拿干股,这生意都会赚发!”

    哪有这么简单?恐怕柳本球想的是跟以前一样,让工程队赚点管理费而已,搞不好还得垫资!

    李家明将抽了一半的烟掐灭,沉稳道:“他在屋里不?”

    已经不象五年前样黑瘦,反而变得白胖的王振国刚才被婉拒了,现在见与柳本球斗得你死我活的李家明,居然答应了去跑关系,连忙兴奋道:“嗯!”

    “车钥匙给我”

    “嗯”

    李家明随手接过那把车钥匙下楼,找半天没找到那辆桑塔纳,这才仔细看了眼手上的车钥匙。王振国够有钱的啊,去年买桑塔纳,今年给父亲投了一百五十万,现在居然又买了辆丰田霸道,看来二伯跟着他混得也相当不错。只是他老人家节省惯了的,舍不得花这些钱而已。李家明开着三四十万的新车到菜市场边的水果摊上,随便买了把香蕉和几个苹果、一串葡萄,这才去林业局宿舍。

    小半年没见面了,正等着李家明的柳本球笑眯眯地接过礼物,仿佛两人不曾有过龙争虎斗一般,戏谑道:“懂礼数,还晓得买些水果来。”

    正事当前,李家明不想争这些口舌之利,笑笑地径直进人家的书房,象是把这当成自己家一样。

    人家不接招,反而让沾了口舌便宜的柳本球心里难受,而且还得动手替人沏茶。人家懂礼数,莫非连茶都喝不到一杯?大家又不是街上的小混混,都是穿皮鞋的体面人,哪能斗了一场就见不得面?

    毕竟是职业官僚,柳本球沏好茶,还帮人家放在书桌上,心里那点不舒服也调整过来了,笑道:“家明,竹地板的事有眉目了不?”

    有城府、有涵养,却不晓得死活!

    没书记、县长压着老子来帮忙,你就是个不知死活的蠢货!沉静的李家明笑了笑,用茶盖拂了拂了上好的西湖龙井茶叶,好象古代的文士一样优雅,幽幽道:“柳县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滋味不好吧?”

    呃?本觉得自己扳回一阵的柳本球,突然有种羞辱感,又有种无力感。

    两年前的月夜,自己在院子外听到这混蛋吹‘滚滚红尘’,居然吹出了俯瞰众生的韵味。如今这混蛋就是在俯瞰自己,把自己当成了一只上蹿下跳的猴!

    抿了一口清香幽远的西湖龙井,李家明暗赞人家的生活品位,比自己父亲强多了。自己孝敬父亲龙井、普洱、乌龙茶、铁观音……,把能买到的好茶都托人买了一遍,结果他老人家来者不拒,全是用大茶缸沏着解渴,还讲不如崇乡的土茶有烟薰味好喝。

    也对,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前世自己发达后,还不照样忘不了扔在灶火上薰出来的烟茶?

    “李家明,你什么意思?”

    官僚就是官僚,哪怕这人属于官僚中难得能干事的,也改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臭德性!

    “没什么意思,我来这里,就是替王振国当说客的。想让我们厂子帮忙,土石方、路桥就归我们,工程款我们会从税收里扣除,这些都要落在纸面上,同时加盖县委、政府的公章。”

    “这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若是按正常的招投标,县里根本无法承担那么高昂的造价。而且这工程不象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但一个怪异的地质构造,都够他们喝一壶!

    “别不可能了,带我去见领导吧,这事你做不了主!还想着企业替政府担保,你们脑子进水了吧?”

    “你!”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