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帮着填土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神鬼之说,信则有;不信那就不好说,但再信仰坚定的人,也多多少少有些敬畏——

    让几位领导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李家明这样的人,居然信神鬼而且还坚定得很。

    “对呀,世上肯定有神,否则怎么解释,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被逼着带李家明来找领导的柳本球装作没听见,由着这小子忽悠人,这一套把戏以前就见他玩过,也不在乎多再让他表演一次。

    “真的,我就信因果轮回。上天让我母亲早逝,肯定会有原因,让我们家富裕起来,也肯定会有原因,所以我一直尽量积德行善,凡事都留有三分余地。”

    这是什么屁话?

    可不说这些屁话,如何引出后面的屁话?

    “好了好了,信仰是个人自由,我们也没想着让你入党,说正事。你这么晚来找我们,到底有什么急事?”

    “那条隧道!”

    李家明走到书记办墙壁上的全县地图前,指着太阳岭与花山的位置,解释道:“有一年,我跟柳县长一起回崇乡过年,经过花山时突然心里一动,我相信是神在指引我,让我以后去干这事。所以,我读书之余一直在琢磨这事,可惜的是我不是领导,县里也暂时没那个实力。”

    有点意思了,被柳本球打电话叫拢来的曾书记、钟县长狐疑地看着这小子,突然间无法判断这事是真是假。

    这是正事,想拉拢这小子打击政敌的丁常务,也不想再听这些屁话了,打断道:“说你的办法!”

    “行,你们的办法,完全行不通!我们厂的净资产不到四千万,吴叔的药厂正在搞扩建,自身的负债率都达到了40%以上,银行如何会贷款?即使贷款,又能贷到多少?

    杯水车薪!所以说,出这主意的人,要不是脑子有病,就是其心可诛!”

    三位领导齐扫了一眼那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柳本球,可现在又不是倾轧的时候,连与他不对付的丁常务都帮腔道:“家明,我们算过了,举全县之力是可以承担的。”

    众志成城才能把这大事办成,若大张旗鼓又畏难而退,这帮官僚固然威信大损,但对整个县的士气也是极大打击。这是一个大时代,只要领先于周边县区,就能把老家从林业县变成一个工业县,让人家替自己厂里、公司原材料,可见这条隧道有多重要?

    这是利县利己的事,李家明当然会实话实说,不会故意隐瞒。

    “丁叔,你是八亩村人吧?回想一下,你们那泥石流多不多?

    我自从有了修这两条隧道的想法后,趁着学校春游的机会,仔细察看过太阳岭的两面。很遗憾,两边都是破碎岩层,更奇怪的是这这、还有这,居然是丹霞地貌,根本不适合开凿隧道。”

    几位领导愕然,连忙把在楼下办公室里瞎忙的余副县长。叫上来解释。可人家虽是科班出身,但一直浮在上面,哪知道一座绵延数百公里的大山的具体地质构造?

    “曾书记、钟县长,如果李家明同学的信息是正确的话,这条隧道的造价将超过两亿!”

    长安交大怎么会出这样的人?分管全县交通,提不出有价值的建议,县里有了计划,却连地质构造的事不关心?钟县长烟着脸,命令道:“马上去查!”

    “是”

    红着脸的余副县长连忙离开,小跑着去土地局查资料。

    这小子有点意思,不愧是天才之名,抽着烟的曾书记打量着李家明,突然道:“家明,你既然琢磨这事几年了,肯定有些想法吧?说来听听,也让曾叔长长见识。”

    叫叔好,叫叔就能借到这位大佬的势,让柳本球这家伙给老子趴着,哪怕他可能是条龙!

    李家明笑眯眯地从曾书记桌上拿烟,帮人家散了一圈,自己也叼了一支,玩笑道:“曾叔,我做事的风格,柳县长是最清楚的,那可叫不择手段都不为过,您确定要听?”

    同样笑眯眯的曾书记扫了眼神情自若的柳本球,暗道:这还真是师生俩,一个比一个不能吃亏,逮着机会就让对方下不了台。

    “臭小子,做人要有度量。有什么牛黄狗宝,全部倒出来!”

    “唉,解决问题的办法,就在刚才那位余副县长身上。”

    “嗯?”

    几人都来了兴趣,连被逼着跳这坑的柳本球都心里一动,眼光看了过来。山区小县就是可怜,地区还能说得上话,出了地区简直是一抹烟,若没人带着去跑路子,提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

    “人家是长安交大的,又如此擅长交际,肯定有不少学长在中铁任高层,起码能说得上话。设个局,让人家上这条船,得是没办法往下跳的那种。

    再设个局,让所有人都相信我们有资金来源,而且资金充裕得很,赞同我们修这条路。等中铁的方案出来了,拿到了设计图纸,就可以向上级部门申请立项,然后让这位没法下船的余副县长,再去找他那些学长公关,甩开中铁直接与施工队合作,将成本降到最低。

    我估摸着,这样操作下来,最后的造价也就一亿四五千万左右,我们举全县之力应该可以啃得动。”

    钟县长、丁常务没参与曾书记与柳本球的谈话,不知道他们最后究竟谈了些什么,曾书记可是有些震惊地看着这小子。这个办法与柳本球憋出来的相似但更狠辣,老师只想着那些路桥甩开中铁,这小子居然想连隧道都甩开人家!

    李家明把最可能行得通的办法说完,也暗叹天意的难料。这个工程简直为柳本球这混蛋量身定制的,除了他这种狠得下心的官僚,谁能啃得动这种硬骨头?

    一直不吱声,而且是被逼着跳这坑的柳本球终于说话了,甩开中铁独立开工是可行,但万一出了工程事故,自己的前途就尽毁!

    “书记,这工程不能甩开中铁,万一出了事故,后果根本不是我们能承担的。”

    想通?晚了!

    出了事故,得你来扛这个烟锅;没出事故,功劳虽然有份,但最重要的定策、统筹之功是二位领导的,你就是人家手里的工具而已。一直想根除后患的李家明,哪会放弃这个机会,赶紧帮着书记大人填土,先把柳本球这混蛋埋瓷实再说.

    “没问题的,只要施工队、监理都有资质,那就是合法的。那些工程师、监理师,一个月才拿多少钱?给他们开五千块钱一个月,恐怕连工作都会辞掉!

    出事故嘛,哪个大工程不出点?我们县里平时大方一些,给工人尽量生活上的便利,抚恤金再优厚一些,工人就不会闹事。”

    对啊,高薪请几十个有资质的工程师、监理师,两年下来也不过二三百万,相对省下来的成本又算得了什么?

    “家明,你这脑子怎么长的?”

    正事办完了,李家明乐呵呵地朝夸奖自己的丁常务拱拱手,玩笑道:“丁叔,过奖了过奖了。曾叔、钟叔,没什么事,小的先告退?”

    不错不错,这小子有脑子还没傲气,很满意的曾书记挥挥手,笑骂道:“滚蛋,别耽误了读书!”

    “哎,各位领导,草民告退。”

    乐呵呵的李家明出了书记办,更乐呵呵地暗道:这两三年工夫,老柳同志想找自己家的麻烦,都没时间喽。呵呵,再有两三年的工夫,老子不用借书记、县长的势,他也得打落牙齿和血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