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上船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琢磨事的能发财,琢磨人的能当官,既琢磨事又琢磨人的,不是当大官就是发大财——这话是从谁嘴里吐出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李家明非常明白这句话其中的人生哲理,因此他平时除了琢磨事也琢磨人。

    心里有快意的李家明,出了政府大院上了车去四叔那一趟,确认余副县长那台工程车,已经在自己的水电站工地上赚钱,这才悠哉游哉地回家,还有闲心感慨万端。

    这世界已经不同了,让自己这只小蝴蝶扇得面目全非。前世的‘二十多年后’,自己私人掏钱开凿太阳岭、花山那两条隧道,总长九点五公里长,却花了七亿出头。

    没错,确切的讲,摊到太阳岭隧道是五亿六千三百一十一万,比当时的普遍造价高出两倍,因为那的地质构造太奇葩。但二十多年后的钱,能与今天的钱比?折算成目前的力,也就两亿出头,最多两亿二三千万!

    县里去年的财政收入达到了六千余万,要支撑个两亿多的工程,还真他妈/的够呛。不过,关键还是看主要领导够不够狠,能不能把全县人都绑在这条隧道上!只要两位主官能狠得下心来,哪有干不成的事?比如自己刚才出的主意,甩开所有的利益既得者,那就可以勉强啃得下这块硬骨头。

    回到家里,李家明关拢书房门跟王振国一谈,这个已经成了气候的建筑商不满道:“家明,你没搞错吧?几千万的工程,我们垫得起?”

    有二伯在,李家明讲话委婉了一些,但也不无调侃道:“王叔,你自己算一算,柳本球除了象以前样蛮干,还有什么办法?不吃亏的,材料款、工资都不拖,欠的不过是20%的利润。到时候,你拿着他们的欠条,到我耶耶厂里冲抵税款就是。

    话又讲回来,你们在外头做屋,剔除那些台下的东西,能赚到20%的纯利?”

    精明的王振国快速算了下财政收入与工程造价的差距,以及自己的收益,颓然叹息道:“家明,柳本球也太精了!”

    不是他精明,而是自己精,李家明嘿嘿直乐。

    “嘿嘿,你又不是第一次跟他打交道。王叔,柳本球那人做事不择手段的,该配合的时候配合一下。”

    什么?

    李家明小声将可能的情况推导出来,吓得王振国本能地想退出。

    “怕什么?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不是,家明”

    俨然成年人一样沉稳的李家明,不再象刚才那么客气,低声训斥道:“你懂个屁!我二伯在你手下,我会害你?国难思良将,若是日后真有那么一天,你敢继续以这条件承建,曾书记、钟县长他们就会念你的情。

    知道吕不韦吗?投资生意不如投资人!两个前途光明的领导,你不投资,还去赌那些注定爬不上去的官僚?王叔,你以前那种送钱的方式不行的,风险太大了。要是当官的一垮台,你们这些送过钱的就会受牵累,送政绩几稳当?”

    响鼓不用重捶,何况是重重捶,会意过来的王振国连忙道:“要的要的,还是你聪明,这世道想赚大钱,哪能不巴着点领导?”

    光跑跑腿,当不得两成干股,李家明乐呵呵地将人情往人家曾书记怀里塞。

    二伯是跟人家混的,人家混得好就是二伯混得好。王振国这人吧,人情练达也大方、敢赌,但论玩心眼,还真玩不过那个看起来和蔼,其实手段了得的曾书记,还不如依附于人家。

    曾书记这人吧,热衷功名有手腕却也重人情,加之上头又有人,完全可以结交。就如上次逼父亲让他退股的事,但事后都作出了补偿,不至于让父亲完全承担损失,也算是个做事有底线的人。不象柳本球,总是想着从别人那索取,却从不主动想着回报。

    “呵呵,我没有曾书记厉害,人家才是走一步看三步;也没他胆子大,我也就是帮着他完善完善”。

    “一样一样”,笑逐颜开的王振国高兴地附和着,也庆幸自己那两成干股送得值。想发大财,就得跟家明、曾书记这样的聪明、胆大包天的人合作。

    ………………

    被曾书记一脚踹进大坑里的柳本球,对上李家明这样的妖孽是处处吃瘪,但对上其他人可是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

    既然已经跳坑里了,就得想着从这坑里爬出来,还得借着这机会看能不能一飞冲天。热衷功名的柳本球未眠,静下心来将所有问题一一推敲,第二天一早,他就去找余副县长到宾馆套间里摊牌。

    这事太大,必须要有个上头上有人的人来顶雷,还得有个有路子的人去跑动,否则光公关费都不得了。孙秘那两台工程车送出去了,这位上头有人的余副县长不上船都不行!

    嘿嘿,新旧一半价,不上船那就让他先倾家荡产喽。

    可听完他的打算,这位省交通厅下来挂职的副县长大惊失色。昨夜他已经查到了太阳岭的地质资料,以目前县里的财政情况,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工程!

    “柳县,这怎么行?这样干,万一出了工程事故,谁都担不起责任!”

    “余县,你先别管这问题,你能不能到有资质的设计师、工程师、工程队?”

    “真不行!柳县,这事太大了!”

    刚才还和言悦色的柳本球脸上一板,阴森道:“余县,听过我老柳的为人吧?我曾经命令上百号警察满县城抓人,将公安局政委、副局长、林业局局长、副局长……全部送进监狱。”

    威胁?

    还未三十而立的余副县长腰杆一挺,毫不退让道:“柳县,我余某人不贪污不受贿!”

    “我知道,我只是提醒你,你也是指挥部成员。若我找的人不对,出了工程事故,你照样要负连带责任!呵呵,一亿四五千万的成本,不到一千四百万的财政赢余。不这样干,你教教我?”

    “你!”

    小毛孩!

    见对方失态了,柳本球身体往黑色真皮沙发上一靠,气定神闲道:“余县,曾书记、钟县长只是挂个名,我、你、老丁才是做事的。我负责具体统筹、你负责对外联络、老丁搞部门协调,这是县委马上要下文的决定。

    你老弟前程远大,不会想落个不服从组织决定的挂职鉴定吧?”

    相对于大政绩的,曾书记极有可能听这混蛋的,这是他/妈的逼人上贼船!

    气急的余副县长,低声怒吼:“你混蛋!”

    儒雅的柳县长口气却象土匪,赤/裸裸地威胁道:“老子当你夸奖老子!小老弟,基层没那么好混的。好好考虑一下,不想跟老子混,也管住你的嘴,否则你的挂职鉴定肯定没法入眼!别忘了,你那台车可已经在李家明的工地上,估计现在只能半价了。”

    怎么会这样?不知道柳本球什么时候走的余县长,瘫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脑子里象是一帮人打群架一般混乱。

    上这条船?这就是条贼船,随时都可能翻的贼船!

    不上这条贼船?挂职锻炼的鉴定肯定难看,曾祥那人看着笑眯眯的其实霸道得很,别说挡他的路,哪怕不配合他工作都不行!连对宣传部长都手起刀落,还会顾忌自己?

    捅出去?若是自己敢捅出去则是官场异类,而且涉嫌金融诈骗,同样是前程尽毁,连表姐夫都保不住自己!

    妈的,怎么会这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