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捅一捅篓子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由两大主要领导挂帅的指挥部成立了,投资巨大的项目终于启动了,时间也到了年底,也到了各级党委、政府各项工作收尾的关节眼。

    以前地委、行署领导很少来视察工作的小小同古县,突然成了领导们视察的必到之处,从一把手到第n把手走马灯一样的络绎不绝。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们,也象停不下来的陀螺,不停地接待、陪同各自线上的领导。特别是新成立的项目指挥部的总指挥、副总指挥们,更是每个来视察工作的领导来,他们都得陪同。

    等领导们视察完,各路老板也粉墨登场,纷纷夹着各种各样的手包去拜访指挥部的各位总指挥、副总指挥,反正是虾有虾路蟹有蟹道,哪个也不是当办公室副主任的郑国生得罪得起的。

    也不对,有一个人他是能得罪的,那就是‘鸿图’建筑公司的老总王振国,也是他以前当林业建筑公司经理时的办公室副主任。

    指挥部的级别高啊,就设在县交通局里,霸占了熊局长的办公室,还占据了三位副局长、一位纪检组长、秘书股、基建股……的办公室。反正这幢旧二层楼,整个二楼都是他们的地盘,只剩下一楼的一排办公室,给交通局的头头脑脑们挤着办公。

    指挥部忙啊,总指挥、常务副总指挥是县委、政府主要领导,三个副总指挥都是副县长,都有本职工作要忙,哪有时间在这坐班?也就是分管交通口的余副县长闲一点,经常性地在这办公,他是科班出身,这些项目筹备的活,他不干谁干?平时有客来,都是郑副主任、朱副主任负责接待,交通局的局花杨丽丽端茶倒水,有份量的来客,再由两位副主任给余副县长引荐。

    这天天气很好,温暖的阳光普照大地,春风得意的余副县长在原来的副局长办公室里,跳过前面两位访客接待贵客他领导介绍来的一个建筑商,省城国龙路桥公司的老总戴基础。

    到了人家地盘上,这位脖子上戴着手指粗的金项链、手上还戴着枚足有半两重的金戒指的戴总,也巴结着现管的领导,几句客气话后玩笑道:“余处,你金屋藏娇?”

    这玩笑可开不得,敬烟的余副县长连忙介绍道:“戴总,这是杨丽丽,我们财政局杨副局长的女儿。”

    不单纯是下属?透出暴发户味道的戴总笑眯眯地双手合十,玩笑道:“丽丽,别生气啊,叔叔是个粗人,以前在省城跟余处闹惯了的。”

    “戴叔是大老板嘛,您喝茶”。

    穿金戴银透出几份俗气的杨丽丽沏好茶,陪客人说笑几句,袅袅娜娜地出了办公室还将门带拢,看似粗豪的戴总见余副县长热情中透出疏离,心里也明白人家的难处。排名最末尾的副总指挥,手里能有多大的权力?

    “余处,是不是让你为难了?”

    苦笑的余副县长兼交通厅副处长,帮这位在省城并不熟悉的新朋友点火,抱歉道:“戴总,我只能尽力而为。”

    隧道肯定是中铁的,十几公里的路、两座桥,还不够那些书记、县长分。对这些门清的戴总也不失望,小声道:“没事没事,我也就是过来看看老朋友。余处,能帮我介绍认识下几位领导吗?”

    这个倒没问题,自己也只能帮到这一步,其余的都没办法。

    “嗯,我带你去认识下郑副主任,他是柳县”

    话还没说完,外面的一阵剧烈争吵打断了余副县长,他连忙起身去看究竟。来这试探、走动的,多少都是有些后台但又不是十分过硬的,自己还要在这呆四年,得罪了哪路神仙都不好。

    可余副县长刚到门口看了一眼,立即又坐了回来。吵闹的是没什么背景的本地建筑商王振国,公司规模倒不小,但这种项目哪是他能染指的。要是他跟柳县的关系真有吹的那么好,不会去领导家里,还能被郑国生拦着几次?

    只是外面的王振国,今天象是吃了枪药,一反平时里的和气,嗓门大得整幢楼都听得见。

    “郑国生,你莫跟我打马虎眼!我今日把话撂在这,这个个工程你们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老子解决了二百多号人的就业,每年还交一百多万的税,县里有了工程,你们不给本地企业,还给外地人?”

    “朱卵,你死开点!你那幢屋,还是老子帮你做的,便宜了你万多块钱,莫不晓得好歹!”

    “行,那就招投标!要是老子投的标比别人低,工程没给老子,可就莫怪老子不客气,带人去县政府讨公道!”

    妈的,够带种的啊!听热闹的戴总小声道:“余处,谁啊?”

    “没事,本地的一个老板王振国,公司规模倒不小,手下有二三百号人吧。”

    是啊,这声音挺耳熟的,粗豪的戴总突然拍了下脑门。想起来了,那鸟人是自己一个师的战友,公司里用的模板,就是这个混球推销给自己的。那人还挺不错的,每次抢到工程,都会请弟兄们吃喝加‘三温暖’陪罪。

    “余处,失陪一下,我去打个招呼。”

    嗯?自己看走眼了?

    狐疑的余副县长也连忙跟了出去,只见戴总老远就冲正捶桌子的王振国骂道:“举枪不振,老子来你地盘上,就这么欢迎老子的?”

    正骂骂咧咧的王振国一回头,没好气道:“老鸡头,少跟老子来这一套!知道这是老子的地盘,还跑来抢?”

    “放屁!老子是浏洋人,也没看到你手软?”

    “余县?”

    看到后面的余副县长,怒气冲冲的王振国收敛了几分,连忙掏出包‘大中华’来散烟,但语气还是不善。

    “余县,我王振国当兵出身,没读过什么书,地道的粗人一个。刚才不知道您在里面,搅了你的场子,您也别生气。

    我就想不明白了,我去年给县政府交九十一万的税,安排了二百多号人的就业,怎么就不能照顾我们公司?就那十来公里的路,加上两座桥,还用得着发包?”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余副县长也不以为怪,抽着人家敬的‘大中华’,笑眯眯地解释道:“王总,这事你也别急,等省计委批准了,肯定会公开招投标的。现在什么都制,一切都要依法办事。”

    王振国等的就是这句话,也等的就是楼下看、听热闹的人多。‘啪’的一声,厚厚的一本投标书被拍在郑国生桌上,紧接着就是王振国的大嗓门。

    “省城来的领导就是有水平,不象郑国生样跟老子扯淡!

    老戴,老子也不瞒你,老子准备以3200万投标。你们想跟老子拼价格的,尽管放马过来!要是同古的工程,都让你们外地人抢了,老子以后还怎么混?”

    3200万?

    笑眯眯的余副县长的笑容僵住了,可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平时和声和气的郑国生标书一扔,拍案而起怒斥道:“王振国,你捣什么乱?”

    “老子捣什么乱了?”

    “操,勘探结果都还没出来,你这标书就出来了?莫以为老子不晓得你的打算,还不就是想吓跑别人?哼哼,打得好算盘,等完不成工时,又来哭闹是吧?你这种人,老子见多了!”

    “你少放屁!莫以为我不晓得,我要见领导,你们这些狗腿子为什么推三阻四?心里没鬼,你发什么火?”

    好看喽,楼下听热闹的干部们乐了,大家都是干这一行的,隧道大家不懂,公路还不知道?十三点九公里的公路,据说草案的预算到了六千万,这能哄得了谁啊?这下好玩喽,一个以前兼任过县林业建筑公司的经理,另一个是辞职的办公室主任,谁不知道对方一点龌龊事。这两人扛上了,不撞出点火星才怪。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