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漏洞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帮着丁大常务谈妥了日元贷款的事,将那个不是骗局的骗局,补上最重要的一环,李家明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过年。

    李家明开着才买不到两年却已半旧的帕杰罗,在小县城里兜了一圈,将阿姨、二婶交待要买的东西买齐备了,最后将补完课的三姐她们全部捎上回崇乡。

    这天冷啊,还下着雪籽夹冻雨,山里的路又坡陡弯急,李家明开车分外小心。李家明将几个同乡送回家,再回到黄泥坪时,已经是暮色苍茫。

    听到外面的停车声,正在客厅里闷闷不乐的小婉婉,冲到阳台上一看。见哥哥回来了,没有当姐姐、姑姑、姨妈觉悟的小婉婉,扔下三个小鼻涕虫就跑,连追她的八斤摔倒了也不管,慌得正在客厅里搓米果的茶菊婶连忙抱起来哄。

    “哥哥,鱼鱼死了!”

    正从后备箱里搬东西的李家明,小心点避开抱着大腿的小婉婉,连忙道:“什么鱼?”

    小婉婉抱着哥哥的大腿,带着哭音道:“大哥送的金鱼,八斤、毛崽他们的都没死,就我的死了。”

    就她一天要喂无数遍的习惯,大哥送她的金鱼不死才怪。

    “那怎么办?要不,下次哥哥给你买?”

    “你去把八斤的抢过来,我都没讲要,他就哭。还有毛崽的,他咬了我!”

    伢子玩什么金鱼?李家明满口答应道:“行,等下哥哥帮你抢。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总喂,一日只能喂一次。”

    “嗯!”

    两姐弟把东西从车库里搬进了房,李家明拿着几把刚买的塑料刀、剑、枪,扛着得意洋洋的小婉婉上了楼。

    一看到舅舅(叔叔、哥哥)手里的新玩具,别说正在哭闹着要吃刚炸出来、容易上火的米果的满伢,就是正蹲在地上看金鱼的毛崽、八斤都扑了上来。

    “把你们的金鱼全部交出来,小伢子玩什么金鱼?”

    性子没那么野的八斤、满伢犹豫,可性子跟着兰姐转的毛崽坚决道:“我不,三阿婆喊过姨姨莫总喂的。”

    治不了你是吧?李家明一扣手里的扳机,房间里立即枪炮声起。

    现在的玩具枪做得逼真不讲,一扣板机就是‘哒哒哒’的枪声、‘轰隆’的炮声,还有‘fire、fire’的喊叫声,引诱得三个小伢子眼睛只冒光。可惜李家明历来宠妹妹,却没有宠弟弟、侄子的习惯,将手里的玩具锁进小妹的房里,还把钥匙塞进婉婉的小口袋里。

    “婉婉,一条金鱼换把剑,三条换把枪!”

    见玩具没了,刚止住哭声的八斤哭得呼天抢地,没哭的毛崽和满伢去寻他们姆妈(姐姐)讨公道,也换来二婶她们的埋怨声。

    “家明,有你这样当叔叔、母舅的不?”

    “二婶,你不懂!伢子又不是妹子,哪有你们这样惯的?”

    叔叔、母舅就是这么当的,从不心软的李家明从茶菊婶婶怀里,抱过哭着吵着的八斤,随手将他扔到封闭式的阳台里,还将门给锁上,让他一个人继续去哭。

    心疼的茶菊婶婶跟在侄子后面,不舍地看着阳台,嘿嘿直乐的李家明将她扯回去搓米果,玩笑道:“茶菊婶婶哎,毛砣当初没挨那些藤条,哪考得到县中、考得到全班第6?伢子不比妹子,以后要撑门顶户的,哪能象你们这样娇生惯养?”

    也是,从厨房里过来的兰姐扭头就走,哪怕后面的毛崽、满伢开始瘪嘴想哭。要讲管教伢子、妹子,家明认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自己还指望家明能帮自己,把毛崽也管成大学生呢。

    等到李家明从祠堂里上完香回来,小婉婉正开心地趴在茶几上,看换回来的三缸十二条金鱼,而那三个小伢子正抱着直‘fire,fire’的玩具枪满楼乱蹿。

    二十多号人围着两张大圆桌,坐的坐、站的站吃完饭,收拾卫生的、看电视的、喝茶的、打扑克的,楼上楼下热闹非凡。等喝完茶的李家明起身,回他一个人住的那幢泥巴屋时,正跟毛砣他们打‘拖拉机’的李家仁兄弟,连忙将牌塞给围观的桂妹她们,也起身跟着他出门。

    “大哥、二哥,你们有事?”

    比堂弟矮不少的李家义撑起雨伞,小声道:“有点事想不明白,去你那再讲。”

    “哦”

    现在家家都住进了小洋楼、装了空调,但李家明还是喜欢烤火盆、住泥巴屋。天才总是会得到优待的,他父亲和叔伯们也迁就他,不但没拆这幢碍眼的旧屋,还在楼下装修出了一个卫生间。

    三兄弟共着一把雨伞,回到李家明的书房,等他放好背上的大背包时,他们两兄弟已经将覆盖着灰烬的火盆捅开,还熟练地将堂弟的茶具摆弄好了。想走仕途没那么容易的,不但要肚子里有货,会的技艺也不嫌多,茶道就是他俩在堂弟建议下正练习的技能。

    沏茶的李家义敬了堂弟、兄长一杯茶,开门见山道:“家明,县里修隧道的事,是不是中间有鬼?”

    聪明人,李家明很为兄长的精明高兴,但也考究道:“说来听听。”

    学财会的二哥将县政府的财政情况,及国际贷款、融资的条件、条款逐条解析,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家明,日本的银行不可能直接向一个县级政府提供贷款,国家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那就只有一种解释,提供贷款的人实际是陈东!

    只有你们的公司是中日合资企业,可以利用外资企业的国际贷款政策,绕过国家的监管。”

    百密一疏却歪打正着,一直在忙这事的李家明吓出一身冷汗,又暗自庆幸。幸好现在还不是大量专业人才涌入政府系统的时候,地县两级的领导干部也都是七八十年代的大学生、中专生,所接受的教育早过时了,否则的话,早被地区的领导们拆穿了。

    “家明,为什么?就为了一些优惠政策,值得冒这么大的险吗?”

    是啊,为什么?

    别看那些交易、协议都会落在纸上,但日后的事谁有把握?

    跟这二位兄长谈情怀,那是纯粹扯淡,李家明更不想标榜自己多高尚。

    沉吟了一阵,李家明也谈起他的另一层打算。做企业的不能与官员利益纠葛太深,否则官员倒台企业就会倒霉,但又不能不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送政绩而不是送钱。

    “大哥、二哥,其实这是项投资。以我们厂子和公司的税收当抵押,收回贷款是没有风险的,而且利息不用我们负担,我们只是顺水推舟而已。这次县里修隧道,看似是政府拿财政收入修,但领导们都会知道是我们在背后提供帮助。离开了我们这三家企业,政府根本干不成这件大事。

    投资生意不如投资人,曾书记、钟县长他们都是务实型的领导又有政治智慧,日后的仕途应该会不错,还有那个年轻的余副县长上头有人,我们帮了他们的忙,就等于是在帮自己的忙。”

    简化版的吕不韦?两人默默点头。

    聊完这事,李家明也连忙去打电话给丁常务,让他补上这个法律上的漏洞,省得项目报到省里去时,让省计委驳回。地区没这样的专业人才,省一级政府肯定会有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