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得一员大将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腊月二十八了,县里的绝大部分单位都光明正大地提前放假,设在交通局的太阳岭隧道工程指挥部里,却还是几人忙碌、几人闲,连带着交通局的一干领导、干部都不敢提前放假。以前的笑眯眯的柳县长倒了几个月的霉,突然被领导重用后变得脾气一天比一天大,经常听到他在二楼训斥人,要是触了他的霉头,那真是碰到了鬼!

    临到半上午时,冻得脸色铁青的陈和鸿裹着旧军大衣,背着一个旧迷彩大背包,昴着头走进了院子,立即让正装着忙碌的人都愕然。

    这位陈和鸿可是局里的风云人物,局里第一个正牌子大学生,正都没转就当公路股股长,还跟财政局杨副局长的妹子谈起了恋爱。眼看着两人出双入对,眼看着熊局长大发雷霆将他发配到了鸟不拉屎的港口养路队当副队长,又眼看着杨丽丽倒追街上大名鼎鼎的‘癫狗’。

    这愣小子该不会是听到了什么,跑来找杨丽丽吵架的吧?

    可也不象啊,吵架哪有背个包的?

    “和鸿,有事?”

    腰杆挺得笔直的陈和鸿脸上露出个笑容,冲他为数不多的朋友徐自强指指二楼,以前住一个宿舍的徐自强连忙拉着他去角落嘀咕。

    “和鸿,莫乱来!杨局长不是你惹得起的!你莫急,我跟我哥哥打了招呼,等过完年他会去求柳县长的,到时候把你调出来,还不是柳县一句话?”

    一个系统的人,再偏远的地方,也能听到局里的风声,早熬过了失恋之痛的陈和鸿,苦笑道:“我来报道的,指挥部游主任打电话给我,让我来报道。这么冷的天,又快过年了,我没事还跑这来?你放心吧,我耶耶跟柳县是老同事,不要徐政委帮忙的。”

    这家伙还有这样的关系?裹着黑色羽绒服的徐自强大喜,连忙央求道:“和鸿,要是指挥部缺人,帮我推荐推荐!”

    摔过一跤就知道世事不易,沉稳多了的陈和鸿猜想是柳叔叔帮忙,但依然不敢对好友夸海口。指挥部是县里最热的部门,凡有点关系的都想挤进来镀金、捞资历,他又哪敢随便答应?

    “我尽力”

    吊儿郎当的徐自强大喜,兴灾乐祸道:“有你这句话就行!这下好玩喽,有人要哭天抹泪喽。”

    还真错了,预先听到前男友要来报道的杨丽丽真不后悔,陈和鸿这样的人除了有个毕业证外,没一样比得上豪爽、大方、有钱、有势力的大狗伢。就更莫提大狗伢开了个砂石厂,只要工程一开工,凭嫂嫂跟柳县长的关系,哪个工程队敢不去他那买砂石?

    正打文件的游小红也不太待见同乡陈和鸿,要不是表弟让她将他调进来,她绝对不会去余副县长那求人情。大狗伢就是个憨货,丽丽虽然势利了点,但她耶耶当官、堂叔当大官,讨这样的亲对大家都有好处。

    当然,游小红毕竟在县委办呆了近六年,早不会把情绪挂在脸上。见陈和鸿背着包进来了,打杂的杨丽丽视而不见,交通局过来帮忙的人又只顾着聊天不招呼,她连忙起身道:“和鸿,这是你的桌子,工作要等郑书记来安排。柳县、余县他们都在县里开会,要不你先看文件,熟悉一下?”

    “哦”,陈和鸿毕竟还是心高气傲,拉不下脸面跟这位‘情敌’的嫂子套交情,更不想搭理几位以前的旧同事,将大背包放下就坐在自己位子上看文件,办公室里一时间气氛怪异。

    没多久,开完会的余副县长他们回来了,他对陈和鸿这位华东交大的高材生,倒还有几分印象。毕竟他本人是长安交大毕业的。加之又是游小红求的人情,自然会高看陈和鸿一眼,但也仅是高看一眼而已。

    “和鸿,会开车吗?”

    “不不会”

    那就算了,穿着米色羊毛大衣、风度不错的余副县长,将手里的两串车钥匙扔给游小红,玩笑道:“游大局长,县里调了两辆吉普车给我们,老郑他们都有车,全部归你了!”

    以前腼腆的游小红也真锻炼出来了,明明手里的钥匙是新的,还玩笑道:“余县,该不会是林业局的破车吧?两位大县长,要是搞两台要大修的破车来,传出去可没面子!”

    “开玩笑,柳大人会抢他手下的东西?公安局刚买的警车,老赵被气得半死呢!哦,对了,准备四十份土特产,要包装漂亮的,下午我跟柳大人去省里。”

    “已经准备好了,放在一楼的人秘股,您和柳县走时直接去拿。”

    眼里有活,心中有数,被公安赵局长拖着发牢骚、落后几分钟进来的柳县长,冲游小红点点头以示表扬。虽然他跟李家明斗了一场,但对这个做事踏实勤快的游小红,还是极为欣赏。把她从县委办要过来,除了不想让那混蛋再给自己捣乱,还得逼那混蛋为这工程出份力之外,也是真想要这个干练的女干部当手下。

    转过头来,柳本球一看到站在那腰杆挺得笔直的陈和鸿,心里更是高兴,很满意余副县长的知人善任。每个人都有价值,就看放在什么位置,这小子性子直了点,在单位上混容易得罪人,但跑工地可是最佳人选!

    “小红,喊军伢教和鸿开几日车,以后他专门跑工地。年轻后生,不做实事呆在办公室干嘛?”

    “是”

    做事的时候,这位柳县长是很霸道的,交待完这事看都不看那些毕恭毕敬的帮闲们,冲陈和鸿道:“和鸿,你们局里有没有熟悉工地的人?老油条不要,吃不得苦的不要!”

    机会来了,正激动的陈和鸿连忙推荐好友徐自立,恭敬道:“公路股的徐自强,以前跟我测绘过出县的老路。”

    “行,国生,下调令,保留小陈和那个小徐的职务,借调来我们这。”

    楼下那个徐混子有个屁的职务,不过做事倒是一把好手,就是脾气浑了点,呵着白雾刚进来的郑国生连忙道:“哦,丽丽,打个电话给王贤成,让他帮着准备点土特产。”

    “红姐已经准备好了。”

    “哦”,知道领导与陈和鸿关系的郑国生,也乐意送个人情,顺便敲打下这几个临时来帮忙的年轻干部。这帮干部子弟,领导在时个个表现,领导一不在,就看着游小红一个人忙,什么玩意儿?

    “小陈,你以后和小徐在余县旁边的办公室,方便你们向领导汇报。你是科班出身,修路架桥的事,只有你跟余县是专家,余县平时工作忙,工地上的事你可得多出力。”

    看了几个月旁人白眼的陈和鸿,一朝扬眉吐气,多少有些得意洋洋,随口答应道:“是”。

    是个屁啊?吃了亏,还不长记性!

    等郑和生安排好了,黑脸黑口的柳县长将这倔小子叫进办公室,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鸿伢,我警告你,要是嘴巴再乱讲,我就把你嘴巴撕烂,再翘尾巴就揪断你的尾巴!屋里好不容易供出个本科生,进了县城的单位,居然让别人发配去了港口,晓得你姆妈在背后哭不?操,要不是看在我面子上,老熊连股级都会撸掉你的!”

    爱之深,责之切,知道好歹的陈和鸿感激涕零道:“下次不敢了。”

    “余县是当官的人,不会那么仔细的,以后工地上的事,你盯紧点,晓得不?”

    “晓得!”

    “滚蛋!”

    “是”。

    得一员干将,工程质量不用操心喽。柳大县长训完了老同事的儿子,打了半上午嘴皮仗的他,端起下属送的高档紫砂杯,去了余副县长那商量晚上公关的事,顺带也请他引荐下他那位表姐夫。

    走仕途的人,光会低头干活是不行的,也得抬头看路。在省委组织部有了根脚,日后也好常去走动走动,认识一些更大的领导。

    跟柳县长关系非常好的余副县长却没有立即答应,自己的那台车买得那么快,而且一到同古就被安排到了高桥的水电站工地上。李传田那个运输公司的老总,家里没个象样的人当官,哪求得到自己头上?要是没那位老练得吓人的李家明帮忙,李传田会不用他公司的车,反而卖自己这个好?

    人情这东西有来有去,光来不去是不长久的,李家明他们几兄弟个个是人中龙凤,而这位柳县不过是个副处级,而且还是基层的。沉吟了一阵,人情练达的余副县长,小声推诿道:“本球兄,不是我不帮忙,而是划不来。你跟蔡书记关系好,他是钱省长的人,我姐夫是舒副书记儿子的大学同学。”

    想巴结省委组织部领导的柳本球吓出一身冷汗,官场中最忌政治上不忠诚,这要是让蔡书记晓得了,自己的仕途堪忧。

    “建彬,多谢提醒!那晚上拜访完交通、计委的领导,我就回袁州。”

    快过年了,可不得赶紧去拜山头吗?会意的余副县长连忙道:“客气了,客气了,我们是朋友嘛。”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