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年节(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雪后的月夜分外清冷,也分外明亮。

    月夜之下,地委家属大院的各个角落里都停着车,车不熄火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车内一明一灭的烟头。等远远地看到那一排掩映在园林中的红砖两层小楼,哪一家门开了、出来了人、出来的人坐上车走了,要去那位领导家拜访的人,连忙钻出温暖的小车,呵着白气、提着东西去按门铃。

    给领导提前拜年有讲究,不能给一位领导拜完年,又紧接着去另一家。来给领导拜年的人秩序井然,别看各个角落里都停着车,但谁先到、谁后到,大家心里都有数,绝对不会有人插队,而且一辆车出了院子,马上就会有另一辆进来补上那个空角落。

    地委第三把手,蔡副书记兼常务副专员的小楼前,也隔几分钟就开关一次门,进去的人都是提着东西,出来的人都空着手,象其他小楼一样。

    终于轮到柳本球了,他拜年的架势有点小,别人都是高档货,他却是简单的两提香菇干、银耳干,看得其他角落里的人直羡慕。礼物越简单,那就是关系越亲密,来这是尊重领导,并不是那个什么。

    陪着笑的柳本球进了屋,送完礼物、过年礼金、拍完马屁,见领导开始端茶杯,连忙道:“老板,求您件私事。”

    蔡书记的茶杯没放下,抿了老部下下送的山里土茶,打量着这位得力干将,玩笑道:“想正处的位子,也得干完这事吧?”

    “不不,我学生的事。今年我抢了他的加分指标,让他没上成北大,明年他父亲肯定会去老华那跑动,也用不着我帮忙,我想补偿他点别的。”

    有点意思,师生俩斗法的事,在同古干过十几年的蔡书记也听说了,而且还有几个不同的版本。要说小柳干的那点破事,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中考、高考的加分指标,历来是官员的变相福利。只是那小子太狠毒了一点,而且也太老辣了一点,小柳表现得也太拙劣了一点,居然让一个毛伢子逼得灰头土脸?让人整得失了势,还想着帮人求人情?

    “说来听听”。

    严于律人,宽于待己,这是人性。有些事做了,大家都能理解,但心里未必会赞同。想继续高升,就得在私德方面也让领导放心。深谙此道的柳本球,央求道:“老板,上次的事是我错,但我不后悔,也不恨那小子的报复。真要论起来,即使我被调整了分工,但还是欠了那小子的。

    您可能不知道,我老婆跟他四婶开的文印店,这几年赚了几十万,光这一点就是我欠他的。以后我跟他没什么关系了,但欠他的人情得还干净。那小子重感情,他自己能凭本事考北大,更能凭本事出人头地,但他的两个兄长没他那本事。他大堂哥在省大,二堂哥在财大,都是明年毕业,您若是方便的话,能安排进地委或行署吗?”

    这事不难,老杨是自己的老部下,给办公室打个电话的事,只是小柳这是什么意思?老师抢学生的东西或许有错,但让人家整得灰头土脸也没反击,难道仅是因为心里有愧?

    这不太可能吧?琢磨片刻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蔡书记也就不琢磨了。水至清则无鱼,好歹小柳还知道欠人的要还,光这一点就比好多干部更强,更让人放心。

    “那俩年轻人怎么样?”

    “学生会干部,为人沉稳又不失灵活,而且都在学校入了党,气质也不错。老板,他们三弟是同济的,四弟李家德就是那个北大生,李家明是老五。”

    蔡书记在同古工作过十几年,门生故吏遍迹全县,对那里的情况知道得清清楚楚。李氏家族的门风相当好,而且照这样的发展趋势下去,不出十年就会成为本地区的名门望族,这样的家族值得结交。

    稍一沉吟,蔡书记决定送一个大人情,笑道:“本球,其实家明那小子不错,能和好就和好吧。正好小孟的年龄到了,我不能再耽误人家的前程。

    这样吧,你去跟那小子透底,一个进地委,一个进行署。只要人不错,我挑一个当秘书。”

    这至少是两个副处级的前程,可比回同古强太多了,硬着头皮开口的柳本球大喜,连声感谢也连忙起身告辞。

    “我送送你”

    办成了私事的柳本球,连忙客气道:“老板,这可让我受宠若惊了。”

    这是个私德还算不错的干将之才,极欣赏柳本球的蔡书记拍了拍他的肩膀,若有所指道:“本球,胆大更要心细,明白吗?”

    “明白”。

    领导这是暗示自己,隧道的事要顶得住各方面领导的压力,心里一凛的柳本球躬身而退。

    身不由己的柳本球给地委、行署主要领导拜完提前年、送完年礼,呆在岳父家过完年,又去给其他领导拜年、送年礼。紧赶慢赶地一通忙碌下来,总算是只花一天时间把领导那都走遍了,脸都笑僵了的柳本球连夜赶回崇乡。

    车到塘湾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听到车声、敲门声,还在父母房里看电视的王磊连忙去开门,见是风尘仆仆的柳叔叔,连忙叫正在卧室里看电视的父母出来。

    “柳叔,你怎么这么晚还来?”

    山里的寒夜很冷,从温暖的车里下来的柳本球呵着白气,将手里的塑料袋递过去,吩咐道:“这是给叔叔的,明日早晨给他,再代我拜个年。我明日在屋里拜完年,就要回同古,没时间过来了。”

    “哦”,王磊连忙接过东西,轻手轻脚地推开公公的房门,将东西放在小方桌上,再轻手轻脚地关门。老人家睡得早、睡得浅,要是惊醒他,今夜都莫想再睡着了。

    “本球,吃了饭不?”

    柳本球跟陈小燕是上下届同学,两家人又是通家之好,自然不会客气。

    “早饿了,燕燕,去帮我煮碗面,多放些辣椒。”

    “你先随便吃点,我马上就去。”

    麻利的陈燕连忙把火盆拨大一点,把桌上的果子盘添满,又去厨房生火下面条,让他们两个老同学在房里烤火、喝酒。一会面条煮好了,陈燕又把火塘里的火烧好,这才让两人去厨房吃面条,还把儿子给拉走了。当领导的人是忙,也不至于忙到大年初一晚上来拜年,还不是来找成林有事?

    唉,其实莎莎跟家明真相配,家明对老柳他们两公婆也真敬重。也不晓得老柳心里怎么想的,就那么糊涂地干那种事,活生生把师生搞成了仇人?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