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团结一致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观音菩萨保佑,二姐未来的家母吉人自有天相,终于转危为安了。接到电话时,也已经是正月初六,李家明姐弟俩连忙去县城补课。高三不比高二、高一,初七就开始补课了,哪能跟毛砣他们那么舒服,在屋里呆到元宵后?

    大姐也同车出去照顾他俩的生活,让二婶和张象枫继续在屋里待客,跟着他们去县城的还有游小红。她是新提拔的干部,且不论指挥部初七上班,单去领导那拜年,都不好拖到元宵后的正式上班。

    李家明也要去拜年,成立‘山里人家’农贸公司后,他每年都会跟王贤成去拜码头。与他表姐去给领导拜年不同,他可不会给领导准备红包或信封,最多是腋下夹瓶好酒,而且是一视同仁的‘四特十五年陈酿’,也就二百多块钱。

    县委、政府、林业、工商、税务、供电、消防等单位的领导也吃他这一套,丝毫不见怪这个有钱小子只送他们一瓶酒,而且都会客客气气地封个红包给他当压岁钱。莫看人家只送一瓶酒,可这天才小子这个叔叔、那个伯伯地叫,那就是把自己当长辈而不是领导,大家会有三分香火情。若是日后有求于这伢子,只要事情不是特别难办,人家就会念旧情。

    屋里有崽女的领导,等这位天才走后,还把他当教育崽女的例子。

    “看到没,多跟人家学学。真正有本事的人都谦虚,没本事的人才翘尾巴!”

    李家明在去给新任地税局张局长拜年的时候,在楼下偶遇刚拜完年的董昊大佬。两兄弟笑闹几句后,董昊小声提醒道:“阿明,你这位表哥很精明,可能会跟你谈税收上的事。”

    董昊还真猜错了,张仁全哪敢为难李家明?

    等跟着来拜码头的王贤成走了,这位靠李家明资助才爬得如此快的张大局长,正色道:“家明,卫民公公跟我讲了,厂里也不能沾你一个伢子这么大的便宜。这样吧,按农业排灌的电价算,你觉得怎么样?”

    精明!

    张卫民能当崇乡最大的木头贩子,靠的可不是仅会搞关系。以入网电价供电只可能是两年,以农业排灌电价供电,日后自己就不好再加价。

    李家明一直以为,高桥的那个厂子是学权阿公跟以前的王书记罩着的,没想到这位前森林公安分局局长也有暗股。这是自己人,刚高升正在兴头上的张仁全,也不瞒着他这位便宜表弟,即使这表弟跟恩主狠斗了一场。

    “你不晓得?也是,姑爷(父)哪会跟你扯这些。学权阿公、我、熊局长、孙乡长入的都是暗股。以前高桥的王书记也入了股,去年调走后,股份就退了。

    嘿嘿,他那人赚得起亏不起,退了也好。”

    呵呵,这话得两听。当时厂子不赚钱了,王书记又要调离,当然想着把股份退掉;王书记不是高升,而是到水电局当书记过渡准备退休,他们还会乐意让一个没用了又没交情的人,继续跟着发财?

    他们是利益加私人感情的结合体,每人都必须要占一头,否则迟早让他们排斥走。

    谈完电价的事,这位还象以前样精干的张大局长,也跟李家明请教点税务上的事。这小子脑袋好使,丁常务压下来的任务太吓人,得借他的脑袋帮自己完善完善。

    “什么?”

    李家明愕然,他万没想到想钱想疯了的领导们,居然盯上了街上的店主。那些人都是些什么人?除了少部分生意人外,大部分都是捞到了钱的领导,他们花十几二十万买个店面,就是想收租金、等增值,还想着让他们交税?

    “全哥,这主意该不是柳本球出的吧?”

    山头是山头,但私人感情依然是私人感情,何况两人还是亲戚,张仁全也不怕柳本球疑心他胳膊肘儿往外拐,小声道:“嘿嘿,还是你厉害,一猜就中。现在他跟丁常务好得象一个人,每日都在算哪可以搞到钱。”

    够狠!太阳岭那条隧道,在已知的情况下,也只有这种狠人才修得成。也只有熟悉全县各个角度的丁常务配合着搞钱,政府才能源源不断地向工地输血。看来,主要、重要领导们已经团结一致,想重演上届班子的辉煌喽。

    屁股坐得不正却也不歪的张仁全很苦恼,可他就是因为胆大、执行力强,才能当上这个炙手可热的地税局局长。可若真按丁常务的命令去干,那就不是象以前样得罪林业系统的领导,而是把所有的实权领导都得罪一个遍。

    跟柳本球的恩怨揭过去了,没必要还去使绊子,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路修通。修通了路,才能利用外县的资源,降低父亲厂里、自己公司里的运输成本。李家明沉吟片刻,小声提醒道:“全哥,三叔这次也提了吧?”

    “没有啊,还是当副乡长兼土地办主任,想进指挥部没进成。”

    ‘啪’的一声轻响,正苦恼的张仁全拍了下他自己的脑门,丁常务下的是死任务,压根不是自己能退缩的。建军公公可没少在丁常务那走动,可人家就是没帮着讲一句话,可见他是在正事上如何不讲情面的人。

    “全哥,想开来,没以前的狠劲,你能当上地税局局长?不是我打野话啊,地税局迟早要条管的,你这位子给个副处级待遇都不换!”

    话是这么讲,当初自己也是这么想,才麻着胆子给曾书记、钟县长下军令状。现在位子到手了、人清醒了,才晓得自己接了个地雷,一不留神就会炸得自己缺胳膊断腿。那些店面,除了少部分是生意人的,绝大部分都是各级领导们的,单这小子手上就有两幢上好的店面房!

    当局者迷,李家明真鄙薄这些官僚的得失心,也或许正是他们热衷功名,才比常人爬得更快、更高。

    “全哥,你现在的胆子也太小了。你刚才也讲,最多明年年底就会条管,那还怕什么?以后你能不能继续升上去,又不靠本县领导提拔,还在乎他们如何想?”

    “家明,话不是这么讲的。哥哥是罗坊人,老婆屋里是街上的,以前我得罪那么多人,现在又”

    说着说着,张仁全突然紧张地看向李家明,犹豫半晌才小声道:“家明,你们那日元贷款该不会出问题了吧?”

    聪明人。要真有那十亿日元贷款,人情练达的主要领导们,会冒着得罪这么多干部的风险,收取那些没几个地方收的个人所得税?若不是县里主要领导跟丁常务、柳本球,都在绞尽脑汁到处挤钱,能把一个如此炙手可热的位子,塞到一个小副科的屁股下,而且是个以心狠手辣出名的副科级屁股下?

    若没有拜年时那份大礼,李家明会很乐意给柳大县长下个绊子,给他老人家添点堵,但有了那份大礼他也投桃报李。倒不是什么度量大,而是眼看着利民利己的大工程要上马了,不能让人家在小事上分心。

    “全哥,莫动歪心思。曾书记、钟县长、丁常务、柳县长,没一个是你惹得起的!

    哼哼,条管单位,你真以为条管单位就不归地方管?莫忘了,曾书记是地委陈书记的前秘书,钟县长、丁常务是蔡书记的老部下,柳县长又是蔡书记的得力干将,他们想捻死你一个正科级的小局长,嘿嘿嘿”

    对上李家明这样的妖孽,正痛并快乐着的张仁全,还真没那信心跟他玩心眼儿,更没有对领导阳奉阴违的想法,连忙解释道:“家明,我不是那意思,柳县长对我有再造之恩,丁县长也在常委会上帮我讲话,我哪敢违抗他们的命令?我就是想请教请教你,有没有两全的办法?

    你脑壳聪明,不比我这蠢脑壳!”

    脑子没糊涂就好,李家明帮着想了一阵,最终还是摇头道:“没有,你要征税,别人要交钱,这事根本没办法两利的。”

    那就只好按20%的税率,向所有业主、店主收个人所得税。

    全县城一千多个店面,店租平均上了两千,单这一个税种就能每年多收四五百万。反正自己也是靠霸蛮得提拔的人,得罪了各位领导也就得罪了,只要莫往自己腰包里揣钱,让人捉到把柄就是。帮着领导们干成了这件大事,日后莫非还会亏待自己不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