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相互忌惮的说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当混混的人,在背后下跪求饶都行,就是在人前丢不得面子。混混是吃强蛮饭的,要是面子一丢,就没了威信,手下就会蠢蠢欲动。当着领导的面,吃强蛮饭的毛伢跟张仁全闹了一场,也打定了主意不多交税。哪怕是张仁全来蛮的,他宁愿关掉这两家歌厅,也绝不丢面子,不当那只杀给猴子看的鸡。

    可第二天就有人来说和,而且是毛伢得罪不起的人,那就是公安局副政委高斌。高副政委也没办法,他老婆在张卫民他们厂子里做会计,一个月做一日事却拿着五六百块钱的工资,而且一拿就是三四年。这份人情就是他的老部下张仁全向游学权求来的,现在老部下高升了,遇到了难处,他这个欠了人情的老领导,就得来说和说和。

    县官不如现管,高斌一出面,可以不鸟张仁全了的毛伢,就不得不低三下四地给这个巴结来的高叔叔诉苦。

    “哎,毛伢,莫怪仁全,他也苦。县里要做这大的工程,领导压着他要增收1500万税收,你讲他不压你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高叔叔,我毛伢不是不讲义气的人。实在是二十万太高了,你看我这里好象蛮赚钱,其实开支也高得吓人。一年光交总工会的店租,就要十五万,还有工人工资、人情来往,没二三十万根本摆不平。

    我要是再交二十万的税收,莫讲赚钱,能不亏本就不错了。”

    这话虽然有些夸张,但也在道理上,投这么多钱、花这么多精力,难道还是帮政府做嫁衣不成?不过,老油子高斌不会轻易得罪张仁全,即使他心里更偏向于这个时常给他上贡的混混头子,也只会暗中指点一二。

    “毛伢,你一口一个叔叔,我也就把你当侄子。我跟你讲实话,仁全是个有煞心的人,当初他做的那些事,就连我搞了一世年公安的人,都觉得太恶、太狠。

    现在他请我来跟你谈,那是你后面是家明,他以前是靠着家明跑路子,才爬得那么快。要是谈不拢,不要我讲,你也会想得会怎么样吧?”

    当混混头子的毛伢,可以得罪已经调出司法系统的张仁全,却万不敢得罪正当权的高斌,眼看着人家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也只好把老大祭出来当保护伞。你张仁全靠着柳县长升官,家明还能把柳县长整得灰头土脸呢!

    “高叔叔,要不这样吧,让张局去寻家明讲。讲起来,我毛伢是头子,实际上家明才是头子,我们都听他的。

    开这两个场子的钱,是家明带着我们贩笋赚的,当初也是他要我带好一帮村上的伢子,莫让他们走歪路。只要家明点了头,我们保证连屁都不放一个,他怎么讲我们就怎么做!”

    这不就结了?你顾忌着张仁全真翻脸,人家还忌惮着家明呢。

    见这傻小子明白过了来,不喜欢唱歌的高斌也没兴趣继续呆在这,放下玻璃茶杯起身走人,毛伢连忙到柜台拿条‘芙蓉王’小跑着跟过去,硬塞进高副政委的车里。送完客人,毛伢把狗头军师姜景山叫到包间里商量一阵,估摸着县中下晚自习了,俩人才开着那辆撑门面的旧桑塔纳去县中门口守李家明。

    毛伢是个讲究人,知道李家明把读书的事看得很重,就以身作则不招惹学生,更给街上的混混定下规矩没有正事,不得踏入学校半步!

    前两年,有那么两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在二中门口调戏小妹子,结果第二天齐唰唰地鼻青脸肿,跪在二中门口跪一日,从此学校就成了混混们的禁地。这也是毛伢为什么设赌、放贷,却在街上名声不错的原因之一。毕竟谁都有儿女,都希望儿女有出息,不想儿女当流氓、当太妹。

    早春的天气很冷,俩人开车到了离县中门口百八十米的偏僻地方停车,由人模狗样的姜景山去校门口等人。这也是以前李家明教的,做事要高调、做人要低调,尤其是出来混,更是要闷声发财切莫嚣张。

    等了足了半小时,拎着书包的李家明才珊珊来迟,毛伢也连忙从车上下来,等他上了车才又钻进来。

    “哟,今日这么恭敬,不是有什么麻烦事吧?”

    “家明,莫笑我了。张仁全不晓得吃错了什么药,讲要我今年交二十万税。”

    立威?

    不象,要立威,也不应该拿毛伢当鸡杀。

    “从头到尾,莫漏了什么。”

    李家明就是神仙,毛伢哪敢有半点隐瞒,连忙将昨天的冲突、今天高斌的说和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他。

    “家明,我总觉得这事不对,该不会县里搞不到钱修那条隧道吧?”

    哎,老丁他们办事太急了,方案都没出来,怎么能先动手呢?这种事,最好是等动工了1/5左右,将所有人都绑上了战车,再动手才最合适!或者说,老柳那人太精,总想着以最小的代价,干最多的活。

    干大事,怎么能纠结于小节呢?

    稍一沉吟,李家明摇下车窗,冲远远站着不进车的姜景山,支使道:“景山,去买点水果。”

    “哎”

    “毛伢,你交给总工会十五万,是全部交给单位上,还是私人也要给?”

    “公家八万,领导七万。”

    李家明默算一下各单位办公楼下的店面,不禁好笑大家都‘灯下黑’,放着几千万的现金不要,反而把主意打到私人头上。

    等姜景山小跑着送来一大袋各色水果,李家明下车接过水果,骑上自己的山地车,交待道:“这事算了,等周末的时候,你去请地税的领导吃个饭、唱个歌,给他们一个台阶。”

    关心则乱,毛伢连忙追问道:“家明,那二十万还要交?”

    “交个鸟!”

    “哎”

    张仁全要干大事,根本不敢给对方任何攻讦的机会,可他并没老老实实地在家里看电视、带孩子。见李家明背着个书包、提了袋水果来了,张仁全老婆连忙起身沏茶,笑道:“家明,有事?”

    正主没在家,李家明喝了杯茶,将那袋水果留下走人。可等他骑着悠哉游哉地到了自己家楼下时,院子里停在那丛凤尾竹旁边的桑塔纳闪了几下灯。

    “家明”

    有点意思,到了家门口也不上楼?

    李家明骑着山地车,转到桑塔纳车前,玩笑道:“全哥,好歹我阿姨是你堂下的姑妈吧?”

    “莫提了,你要高考,我哪敢上楼去耽误你学习?”

    “什么事?”

    “进来讲撒,几分钟的事。”

    还是那事,想让毛伢带头多交税。

    “家明,我也是没有办法。街上的店,大一点的,也就你们的装修店、家具店、歌厅。

    我寻传健表叔谈了,他们准备把店子并进传林表叔的公司,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那就只有歌厅先作表率。要是歌厅不交,后面的店主会听?”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