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灯下黑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当老大难啊,旁人只看到老大威风八面,小弟们前呼后拥,却没看到老大替手下兄弟操心的时候。当老大没那么容易的,小弟们追随你,唯你马首是瞻,甚至帮你背黑锅扛事,关键时刻你就得替他们出头。

    李家明是毛伢的老大,毛伢又是庙伢的老大,庙伢又是下面一帮小弟的老大。小弟们解决不了的事,可不就最后成了李家明的事?

    多交税的事,无非是硬扛、认栽、或是第三条路,前面两条是行不通的。硬扛那就是逼着张仁全下狠手,一边是锦绣前程,一边是旧交情,这个官场中人知道如何选边站队;认栽也不行,若是张仁全这样一逼,毛伢就认栽,那他以后还怎么在街上混?

    那就只有走第三条路,第三条路倒是有简单的走法,领导们不是愁资金吗?将各单位、部门的门面房收归国资委,再拿来拍卖,少讲也能搞到几千万。莫看拍卖那些门面房,各个单位没钱的职工会反对,但有钱的领导肯定是巴不得的。当官有任期,任期之内才能作主,当然不如自己买下那些店面划算喽。

    只是做大事的人胆子要大、心要细,即使方案出来了,也得准备充足的资金、留足了余地。万一中间出了意外,也有周旋的余地,那些被各单位、部门当成小金库的门面房,就是给那条隧道留的余地。

    凡事要留点余地,家明就是有本事、讲的也对,一向信服他的张仁全连连点头道:“没错,那是万不得已才能搞的事,那现在怎么办?”

    李家明坐在温暖的车内稍一沉吟,决定牺牲总工会的领导,反正自己又跟他们不熟,撸掉他们的职务或是断他们的财路,跟自己有根毛的关系?

    “全哥,给你个情报,但不能牵连其他人。毛伢的歌厅,交给公家的租金是8万/年,私人是7万。你也退一步,毛伢以后给总工会交8万、给你交17万,这事就这么算了。”

    这事张仁全能猜到,最多是猜不到具体数字而已,犹豫片刻道:“家明,晓得林主席是谁不?”

    想做事,又畏手畏脚?李家明冷笑道:“关我什么事?你给上面递个话,毛伢是我兄弟,只要他不杀人放火,我就要保他!”

    “家明!林主席是政协胡主度的妻弟,胡/主席是柳县的老师,也是王成林的老师!”

    妈的,这算什么关系?又跟自己有个屁的关系?

    “哼,你们的亲戚朋友就是亲戚朋友,我的兄弟就不是兄弟?全哥,那条隧道跟我没关系,但那帮靠歌厅吃饭的伢子、妹子,大部分是我以前的发小、同学!”

    ‘砰’的一声车门声,张仁全看着车门外的李家明发愣,这划得来吗?毛伢只是个混混,家明的前途远大,又在歌厅里没股份,还要这样维护?

    当官的人,矛盾不能上交,但碰上摆不平的事,张仁全也只好将矛盾上交。日元贷款还在李家明手里,他哪敢轻易乱动?

    不烫手但让人头痛的山芋,被交到正愁资金的柳县长手里.一边是老师,一边是事业,当初张仁全知道如何选。柳本球当然也知道如何选,一边只是老师的妻弟,另一边却是李家明那心狠手辣的混蛋,而且李传田还刚帮自己放辆车进运输公司。

    他稍一思忖就感叹道:“哎,做人难,难做人。”

    站在那笔挺的张仁全很能理解,当初他在老师和前程之间,也做过选择。结果他选对了,才能由派出所所长升为森林公安分局局长,才有现在的地税局局长位子。不对,两位领导的样子好象不对,该不是日元贷款真出了问题吧?

    担心吊胆的张仁全不敢问,只好继续道:“老板,只有拿王富生立威了。我跟李传健也谈了,他讲他们的装修店是‘华居’木业的子公司,以后要收税去找李传林。”

    “放屁!”

    可李传健放的屁,丁常务和柳本球就得捏着鼻子认,谁让‘华居’木业是利税大户,而且还要靠着他们搞贷款。

    看着领导如此不对劲,张仁全只好小声道:“老板,怎么了?”

    “哎,麻烦了。”

    扔了支‘芙蓉王’过去,脸色凝重的柳本球示意张仁全坐,苦恼道:“仁全,勘探结果出来了,我让鸿伢核算过,光那条隧道的最低造价都不会低于一亿六千万。”

    官场上,谁是我的人,我又是谁的人,这个从属关系很重要。三年前能从所长变成森林公安分局局长,现在又从副科职务变成正科,而且跳出晋升极难的公安系统,张仁全脑门上就贴上了个柳字。有机会,柳本球会大力提携;有困难,张仁全就要硬着头皮上,两人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一听造价如此高昂,正帮着点烟的张仁全吓了一跳,连忙小声道:“怎么会这样?太阳岭那么宽,能绕吗?”

    脸色凝重的柳本球摇了摇头,缓缓道:“绕不了,再绕就到邻县去了。刚才我从书记那来,搞不好工程要下马了。”

    这怎么行?靠山升不上去,自己能有个好?张仁全连忙道:“老板,按您以前在崇乡的搞法呢?”

    “我就是按以前的搞法,也最少要一亿六千万,再加上那条路,估计至少都要一亿九千万。哼,按那帮中铁的人的算法,隧道加上路要三亿七千万!”

    怎么会这样?前两天还听老板跟丁常务在公开场讲,都说最多一亿三出头就能拿下,怎么就突然多出六千万来了?

    两千万的财政赢余,一亿三左右的工程,大家勒紧裤腰带,再扫尽全县所有的角落凑钱,还能咬着牙把这条路修通。要是一亿九千万的造价,大家就是不吃不喝,也凑不出这笔钱啊!

    “老板,怎么会这样?”

    柳本球没想到,专业出身的余副县长也没想到,情况比从土地局的资料里还更严重,海拔1500多米的太阳岭两面,居然大部分是强风化岩层,岩石强度低极易破碎成泥。隧道三大怕:‘怕软不怕硬,怕浅不怕深,怕短不怕长’,偏偏就碰上了软性岩层。

    沉默半晌,荣辱一体的张仁全咬了咬牙,小声道:“老板,街上好多店面都是各单位的门面房。按现在的价钱,我估计最少也能卖得了四五千万。”

    嗯?愁眉苦脸的柳本球精神一振,连忙扯过县城地图,从街头数到街尾,仔细算各个单位的门面房。

    334家!掌握在各个单位、部门手里的店面,至少有334个,少说也值5000万!

    “仁全,你立功了!走,跟我去寻领导。”

    上下同欲者胜,有了那个巨大的政绩在前,本应尿不到一个壶里的曾书记、钟县长两人密切得象是同志加战友,再加一个欣喜若狂的丁常务。大夜晚的,四位领导挤在张仁全的车里,五人从街头数到街尾,居然多数出来17个店面。

    灯下黑啊,平时坐车在这街上过来过去,怎么就没想到政府其实是很有钱的?

    “书记,这事得赶紧,估计到年底,地税、工商、邮政、供电都会条管。”

    半个小时前,正为资金发愁的曾书记主动散‘大中华’,满口答应道:“老钟,这事你来牵头,争取月底就拿出方案来。”

    这事容易,所有领导都喜欢的事,别说有十来天,就是明天出方案都行。可老成的钟县长,建议道:“书记,国资委的班子要调整,得换有担当的人,还得是不讲情面的。”

    这事不是柳县长能掺和的,连忙作个手势,示意开车的张仁全,将三位领导们送回办公室。几千万国有资产的拍卖,涉及到巨大的利益分配,虽然大家都指着这笔钱修路,可谁又不想趁机沾点油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