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好大一条贼船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一铺养三代,这话在经济浪潮的洗礼下,已经被众多生意人奉为金玉良言,自然也被有些经济头脑的官员所接受。

    当两位主要领导有意将所有单位、部门持有的门面房收归国资委,却没有言明资金用于那条路,反而总在扯锯国资委的班子人选。重新权柄极重而且敢赌的柳本球,毫不犹豫地将严格保密的工程造价泄露出去。

    官至常委副县长再想往上爬,书记和县长已经对他没多少助力。这个大工程干成了,少不了他柳某人一份大功;万一干垮了,也是主官来扛责任!再退一步来讲,即使干垮了,上级领导也能看到他柳某人勇于任事,还能坐视一个干将之才窝在山区小县里?

    有鼻子有眼的消息一出,小小的山城举城谈论又唉声叹气,两亿二千三百万的工程造价,已经不是全县人民勒紧裤带能够承受的。一干部门领导、副县级领导、常委们则弹冠相庆,总算不要苦熬四年喽。

    这么有爆炸性的消息,自然也以极快的速度传到上级领导耳朵里,再扩散到整个地区。一时间,同古县的两位主官,成了袁州官场上的一个笑话。

    混蛋!

    被领导、同僚们在电话里批评、玩笑、嘲弄的两位主要领导加上丁常务三人,再也坐不住了,立即将指挥部的两个副总指挥叫来。

    “柳本球、余建彬,这是怎么回事?”

    官威这东西,不但对百姓有用,对下级也同样适用。怒气冲冲的曾书记一黑脸,早有心里准备的柳本球连忙辩解道:“书记,指挥部不可能泄密!知道的人,无非是我、余县两个人,连郑国生他们都不知道!”

    柳本球的斩钉截铁,也让惶惶的余副县长立即分辩道:“书记,肯定是中铁那边出了问题。破碎岩层的事,那些勘探人员都知道,他们干这一行都十几二十年,稍一估算就能估出个大概来!

    对对,他们吃住都在农户家,随时都有可能说漏嘴。否则不可能是二亿二千万,而应该是两亿七。”

    或许吧,阴郁的曾书记盯着两人一阵,也没发现问题,只好默认这种解释。

    “老钟,方案出来了吗?”

    国资委的人事都没谈妥,方案怎么出?

    同样脸色阴沉沉的钟县长,刀子样的目光扫过两个下属,他在基层混这么多年,各种乱七八糟的事见多,他有八成把握是柳本球搞鬼,却没法捅破那层窗户纸。如今领导的电话打过来了,只差骂自己好大喜功,单为了扭转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同样是在基层干起来的丁常务,也笃定这事就是柳本球干的,但他也捏着鼻子认了。一亿九千万的工程要啃下来,也只有用这样狠辣的混蛋!

    “三天,只能全程公开,对上对下才都有交待!”

    “老丁,日元贷款靠得住吗?”

    成了,同样脸色凝重的丁常务连忙道:“书记、钟县,第一批贷款月底就会到,总共是六亿日元,我马上去催!”

    “回来!”

    到了这个份上,大家的利益已经完全一致,哪怕是以前可以置身事外的余副县长,也被政绩和实利彻底绑上了战车。

    “本球,要是按你原来的方案,总造价多少?”

    这事可不能乱说,否则就把和鸿那小子给暴露了,柳本球连忙道:“书记,我不知道。余县,按你的专业知识,最后造价能减到多少?”

    连三十都不到的余副县长,在厅里领导那吹尽了牛皮,已经上了这条贼船,莫非还跳得下去?当他回到同古,从勘探队那得知道遇到了如此大范围的破碎岩层,比土地局的资料上记载的还更严重,而且无法避开时,如丧考妣的他就一直在计算那万分之一的可能。

    必须修啊!哪怕是给同古留下一个财务烂摊子,也得咬牙把路修通,否则自己的前途不毁也得耽误几年!

    “一亿七千万至一亿九千万!”

    卖店面能有四五千万,加上那四千五百万,只差七八千万。四年的财政赢余,最多加上第五年的,再向银行贷点款!

    “修!”

    “修!”

    必须修,否则仕途尽毁!

    “老钟,你们调整分工,把国资委让本球分管!建彬,指挥部的事你要盯紧,你是科班出身,又跟中铁的人熟,一定要说服他们!需要多少经费,直接找老钟。

    老丁,财税上的事要管紧来,不管是谁敢出工不出力,立即报告给我;另外个人所得税的事,也让张仁全抓紧。

    本球,拍卖的事由你来主持。”

    “行”

    钟县长他们的话音刚落,把宝都全部压上了的柳本球,连忙小声道:“书记、钟县,个人所得税的事不急,等拍卖完后再来。这样,才可以尽量抬高价钱!”

    现在不是考虑领导经济利益的时候,而且考虑全局利益的时候,两位主官相互看了一下,沉声道:“行”。

    五人的谈话没人知道,但一直担心这事雷声大雨点小的李家明,能从丁常务催促日元贷款的急切中猜出来。

    大局已定!

    权力集中有权力集中的好处,只要那两位主要领导达成了共识,全县上下没人能反对,哪怕是那些有投票权的常委。这样多好,只要把那条路打通,交通成本就能大幅度降低,加上本地丰富的竹木资源,何愁经济不快速发展?至于欠点债怕什么,哪有攒钱做事的?

    当陈东代办的六亿日元贷款到账,政府与企业间签定完抵押协议,地区的领导们不淡定了。一年一千三四百万的财政赢余,再加上相当于四千五百万的日元贷款,就想上马两亿多的工程?

    县委、政府两位主官带着丁常务、柳本球,奉命前往地委行署汇报,曾书记和钟县长也不敢乱夸海口,实事求是道:“陈书记、黄专员,我们将县直单位的店面全部买掉,还能筹集到四五千万。资金缺口并不是很大,而且我们县的财政状况很好,能够支撑得起。”

    两位大领导听得直撮牙花子,这样操作也行?

    “小曾,国家计委不会批准的,超过一亿的工程,都必须他们批准!”

    “书记,公路和隧道拆开来,只要省计委批准就行!以后工程超支,我们再去补手续。”

    “你们这是违反规定,工程质量如何保证?”

    领导们还是太保守了,胆大包天的柳本球越俎代庖道:“黄专员,改革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开凿隧道,还不是那帮施工队的人干?我们只不过是绕开了中铁,直接找工程队。您放心,负责施工的技术人员、工程监理人员,肯定都是有资质的工程师。”

    厅级领导已经脱离基层多年了,两位领导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柳本球是什么意思。

    回过神来的丁常务,连忙抢功道:“陈书记、黄专员,那帮工程师一个月有多少工资?我们指挥部给他们开五千块钱一个月,我就不信他们不动心!两年半的工期,一人最少能拿十五六万,他们那破工作要不要都无所谓!”

    胆大包天!

    可两位大领导反过头来一想,这事还真能这么干。只要拿到中铁四局的设计图纸,他们的人不干,那就找五局、六局,有活还怕找不到人干?

    现在的人平工资才五六百块钱,就算是大城市里高一点,也不会达到一千,两年半赚了十几二十年的钱,有点胆子的人都敢搏。

    就是这事太龌龊了,不过逼到这个份上,也不能怪人家,这不是没办法吗?

    确实龌龊,负责游说中铁四局的余副县长更龌龊。他跑到汉市痛快地将七万多尾款付掉,拿到盖了章的设计图纸后,亲眼看着陈和鸿他们带着图纸上了火车,才在给请他吃家宴的学长家里和盘托出。

    “赵学长,事就是这么个事,5%工程管理费,我们只能出这么多了!”

    官威十足的赵总与余副县长是一个导师教出来的,本以为小学弟能给自己揽个大工程,没想到大家辛苦小半年,居然成了个包工头?

    “小余,你耍我吧?”

    算是吧,有了这么长的时间,再对照领导们的言谈,余副县长也算琢磨明白了。那所谓的十亿日元贷款,或许从一开始就是谎言,为的就是所有人都上这条贼船,但这个关节眼上他敢认?

    “学长哎,我要是敢耍您,叫我小余不得好死!

    如果工程象大家预计的那样,一亿六千万左右,我们用得着这样吗?我实话跟您说吧,我们领导早准备强行收缴各单位的店面房拍卖,再加上那一亿的贷款,还得向全体干部职工借一年工资,这才勉强能凑足了工程款。

    现在好了,多出一亿多,我们就是不吃不喝也干不成!怎么办?牛皮已经吹出去了,要是不修成这条路,书记、县长的前途尽毁,我们顾不上了。”

    怎么办?不接这活,工程队照样要养着,每年要开支上千万;接这活,最多也就是5%的管理费。人家连各单位的店面房都强行收缴拍卖,还准备向干部借工资,能指望他们凑得出钱来?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白胖的赵总官至副厅,却照样要愁柴米油盐。

    “学长,帮帮忙”

    余副县长一边央求着,一边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递了过去,半拉开的包里红通通的一片。

    这里该有五十万吧?白胖的赵总眼中浮现贪婪之色,沉吟道:“建彬,这事很难办,集团不是我赵某人一个人的。”

    紧张的余副县长又连忙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不薄的信封,从外形上就能看出里面是一叠支票。

    “我知道我知道,学长,帮帮忙”。

    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家里呼吸粗重,白胖的赵总稍一犹豫,将鼓鼓的公文包、信封全部接过,把公文包递给眼珠子都快掉出来的老婆,又从信封里抽出一张两万的不记名支票递过去,沉声道:“小余,下不为例!”

    成了!

    年轻的余副县长感激涕零,双手合十道:“学长,您可救了我小余啊!”

    “小余,我们集团不可能接这活,我最多帮你打个电话,具体的去找路桥公司谈,明白吗?”

    您老大点了头,下面的人敢扯淡?余副县长大喜,连忙道:“明白明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