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解脱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事不过三,连续两年的高考都难,终于在第三年变得相对容易。

    总算逮住一次难度不高得离谱的高考,李家明考得相对轻松,这毕竟是高考,想轻松惬意是不可能的。

    数理化都全部做完,估计平均分得有一百四十分上下,这个估分也相当高了。现在的考题越来越刁钻,一不留神就会上当,在心理不能完全平静的情况下,能尽量仔细不马虎就不错,想完全避免陷阱那是不可能的,满分那东西自从进入高中以后,那就是可望不可求的事。

    英语也不错,李家明写完作文后,估计得有一百三四十分左右,最后的总分应该在七百分上下,再加上那已经拿了奖状的二十分‘省三好学生’加分,以及今年的大学扩招,北大的通知书应该是已经攒在手心里。

    当然,李家明这三天还不止考试的事,还得帮着他三姐放松,尽量不要紧张。文科不比理科,主要考的是记忆力,能自由发挥的余地并不大。可记忆这东西,平时背得滚瓜烂熟,到了考场内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情况多得的,所以才有‘考场发挥’这么一说。尤其是文科生比理科生更感性,更容易在考场上过度紧张。

    得益于李家明的各种笑话,及那张花了毛砣二百大元的上上签,李欣华虽然也紧张,但并没有过分的紧张,而且福至心灵般地学会了取舍。考数学的时候,眼看着最后那两道15分的拉分题难度高,李欣华就及时放弃掉,全力检查前面120分,居然让她前后检查出了14分的错误,这可着实让她庆幸不已,不停在心里念多谢菩萨保佑。

    至于后面的历史、地理、英语,那都是她的强项。没有过分紧张的情况下,考试就越来越顺利,越顺利就越不紧张,考到最后她居然有种翻书的感觉。仿佛脑子里有本书一般,自己在一页页地翻,把标准答案一个字一个字地往试卷上抄。

    等到英语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已经检查了两遍试卷的李欣华抬起头来,看着起身交卷的同学们、板着脸的监考老师,仿佛有种隔世的感觉,又有种解脱后的轻松。

    高考就这样结束了?

    天哪,高考这么容易?

    等到她出了考场,随着人流下了楼,看到坐在郁金香树荫下被一帮伢子围着的弟弟时,突然尖叫地扑向他,搂着他的脖子又跳又叫。

    “家明!”

    五年半了,五年半前的三姐被二伯打得遍体鳞伤,五年半来一直闷在书里不理窗外事,明眸善睐的大眼睛成了近五百度的近视。

    不容易啊!终于解脱了,以后再不用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喽。

    “三姐,三姐,矜持一点,矜持一点!”

    见四周的同学都围观,有两个偷偷摸摸地给自己递过纸条子,李欣华脸上一红,却勾着比自己高一头的弟弟的脑袋,瞪眼道:“看什么看?不知道我是他姐啊?”

    这才是自己三姐嘛,当初那个读初一就敢跟初三妹子对骂的三姐嘛,高兴的李家明也搂着三姐的脖子,冲周围的小弟、马仔们嚷道:“能考复旦以上的来老子这报名,允许你追我姐啊!没把握的,全部给老子滚蛋!”

    “哎哟,痛!”

    红着脸的李欣华揪着弟弟肋间的肉,威胁道:“再打乱讲不?”

    三姐都多少年没揪自己了?

    开心的李家明忍着腰间的剧痛,继续嚷嚷道:“三姐,你看他们一帮歪瓜裂枣的,配得上您的花容月貌吗?要再成绩差点,我不太吃亏了?哎哟,不讲了不讲了。”

    这一圈的伢子可没心思取笑、起哄,今年的考试很难。数学最后那两道题、还有物理、化学的拉分题,会做的没几个人,更莫提全部会做,谁还会有心思笑?

    围在这的都是成绩不错的,李家明跟三姐闹了一阵,也宽慰他们道:“莫担心了,刚才我问了温老师,数学最后那两道,只有老子一个人做出来。物理、化学也是,只要你们前面120分没问题,本科还是不成问题的。”

    “真的?”

    “还煮的呢!去年一本569、二本541,今年又能高几多?”

    这不是平时的月考,这是高考!这帮优等生还是不放心,继续追问:“家明,今年卷子比去年更难不?”

    大家真不熟,平时围在自己周围的,都是那些开朗、贪玩的学生伢子,这些闷在书里的书虫,自己真不熟。莫看平时都会打个招呼,但真没多少时间发展友谊,可李家明还是耐着性子给大家分析。

    “差不多,我去年没考好,那是方法不对,花在前面检查的时间太长。温老师讲数学比去年稍微容易一点,物理化学都差不多,但语文的作文比去年更难。总得来说,难度应该跟去年持平。”

    看着弟弟对着大家侃侃而谈,考得非常不错的李欣华很引以为豪,挎着他的胳膊一个劲地笑,不象平时那样沉默寡言。

    “好了好了,考都考完了,担心也没鸟用。我劝你们啊,赶紧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好回忆一遍。我去年估分的时候,有二十几分都记不清楚了。”

    神仙讲的话有道理,这帮书虫这才散去,李家明也挎着三姐去迎接妹妹们的敲诈勒索。

    “哥哥!”

    “家明,考得怎么样?”

    解脱之后一身轻松的李家明看着急切的二婶,怀里抱着汗渍渍的小婉婉,非常无语。自己亲女儿也高考,不关心她的情况,反而更关心侄子,这得多偏心?

    家族荣耀啊,让婶婶们都走火入魔了。

    “嘿嘿,婶婶,送我去报道不?”

    “北大?”

    二婶高兴就是自己高兴,李家明看着亦婶亦母的二婶,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却牛皮哄哄道:“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祖宗菩萨保佑,观音菩萨保佑!”

    在校门口守了三天的大婶、二婶、阿姨一个劲地感激菩萨,谢完了才来问三姐的情况。

    这种待遇的差别,前面有四哥,后面有弟弟,同样一身轻松的李欣华早就习惯了。

    “还好,估计能考个名牌。”

    “祖宗菩萨保佑,观音菩萨保佑!”

    高兴过头的三妯娌又是一阵谢神,然后把校门口小店里的冰棒、饮料一扫而光,连负责值勤的警察同志们都有。只是今年带队的警官,大家都不认识,但一讲起张仁全、高斌,他们都给这三位妇女陪着笑。也不叫陪着笑,今年又能出个北大生,也是同古人的骄傲!

    哥哥考完了,还能上白大耶!吃了两个冰激凌的小婉婉熟练地爬到他脖子上,两条光溜溜的小腿搭在他脸上,得意洋洋地嚷着回家吹空调,晚上她请客去毛伢哥哥那吃手工冰激凌。毛伢那小子听自己的建议,搞起了一个大型冷饮批发部,垄断了全县的冷饮批发,这小妹子肯定讲的不是那种批发的冰激凌。呵呵,毛伢歌厅楼上的手工冰激凌,那么一小碟都卖8块钱,也亏得每日白吃的她讲她请客。

    “姐姐,这次莎莎姐怎么还没来?”

    “钟老师给她报了补习班。”

    “可惜了,张师傅做的巧克力冰激凌可好吃了,比以前毛师傅做得还好吃。”

    不可惜,绯色的记忆始终会远去的,人不能活在回忆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