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公司分裂(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酷热难当的日子让人躁动,转眼间就到了估分的日子。

    和预料中的一样,李家明对着下发的标准答案,估出了七百零一的超高分,整整比第二名高出六十七分;他三姐李欣华估了六百七十分,比以前稳压她一头的第一名高出近三十分,不但让他们的家人、老师欣喜若狂,他们自己也欢喜异常。

    “家明,你讲我应该报哪个学堂?”

    这个还真不好建议,今年的数学难度不低,语文作文又不是常见的漫画作文,李家明哪有什么好建议的。

    “北大!”

    小牛皮鬼满妹张嘴便来,收获二婶给她的后脑勺一巴掌,“乱讲什么?”

    “切,三姐,考不起也要敢报!”

    “看我不打你!”

    懒得理会捣蛋的满妹,两姐弟骑着一辆山地车去学校报志愿,骑过那两排郁金香树时,坐在后面的三姐突然道:“家明,你讲我第一志愿填北大,第二志愿会影响吗?”

    人生其实就是赌博,既然三姐想赌一把,李家明就会鼓励。赌都不敢赌,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

    “应该不会吧,清华、北大的录取历来是优先的,何况今年还扩招20%。三姐,文科生除了北大之外,读人大和复旦、武大、南大,又能有多大的差别?”

    其实会受影响的,而且影响还不小,可李欣华不愧是李家明的三姐,照样决定赌这一把。

    “嗯,那我就第一志愿填北大,第二志愿人大!满妹讲得对,我考不起还不能填个志愿过过瘾?”

    随后的高考成绩一出来,李家明考了七百零九分,全地区第一、全省理科第十一名,即使不要那二十分的加分,也是稳稳当当地进北大;李欣华差一点,但比她自己的估分高得多,估计是不敢相信能考那么高的分,下意识地猛加保险。六百八十一,全县文科第一、全区第二名、全省第三十四名,文科只在赣省招十五人的北大没什么希望,但人大、南大、复旦肯定都能超分。

    现在,两姐弟只要耐心等待,等待北大和人大的通知书来,这回不跟上次样,肯定是板上钉了钉!

    消息一出,李家上下欢呼雀跃,银子滩也一样沸腾,结果就是去祠堂里补课的伢子、妹子又多了三四个。连看完分数回家看阿婆、姆妈、婶婶的两姐弟,都得帮着兄长们上课。

    李欣华的超常发挥,也让远在深城的大姐、二姐激动难捺,屋里要出一个名牌大学生了!这样的大好事,能不回趟家?

    二姐跟刚订婚的二姐夫开饭馆一时走不开,得把事情都安排好了才能回来;挺着大肚子的大姐可不管那么多,接到电话就往家里跑,怕她出事的大姐夫,也连忙安排好公司的事跟过来。

    跟过来的可不都是客,还有已经跟邓灏吵了几天的陈东。

    棉籽壳银耳的生产周期太短了,短到只有区区四十余天,而且每斤银耳干的成本,从近40元/斤猛然下降至15元。也正是成本猛然下降,而出厂价依然维持在60块/斤高位,原本非常团结的‘山里人家’公司内部终于分裂了。

    商人嘛,总是追求利益最大化的,陈东就是一个标准的商人,见成本下降了一半,自然要求进价也适当下降。在商场里摸爬滚打了几年的邓灏、李忠华夫妻,自然也想利益最大化,怎么可能同意这样的要求?

    两个大股东之间起了争执,两个小股东也不是蠢人,他们不敢来找李家明理论,但首先就跟曾春闹翻了,指责他不讲义气。棉籽壳银耳就是基于杂木银耳的技术开发的,当初是大家一起实验,最后的成果怎么能他一个人得?

    加上三个生产基地转产后,不到一星期的时间就产出两吨多银耳干,公司获得了八十多万的毛利。扣除开支之后只赚四十来万,这还得分给曾春近十万,而他在销售公司还最少赚了一百万,更是引发了刘新、帅勇的不满。巨额的利润刺激下,即使王贤成这个目前非股东的管理人员,也想从中分一杯羹,比如再加点工资?哪怕他一个月的工资是2500,已经相当于4个正科级干部。

    三个股东的不满,加上王贤成的利益诉求,即使没人中间串联,等陈东这只商场老鸟一到,自然就会心领神会地往一处凑。

    可惜的是,公司的会计是闵阿姨,她同时还兼着家俱厂、细木工板厂、建筑模板厂的会计,而李家明的父亲李传林,那是个强蛮惯了的人。接到闵阿姨的电话,知道大事不好的李传林当即打电话,把王贤成、刘新他们叫到厂里,劈头盖脸地一顿臭骂。

    “你们两个没家明,能有今日?曾春搞得出来,那是他的本事,要怪就怪你们没他那本事!

    做人要讲究,以前家明答应了,你们也同意了,那就按以前约定的办。愿意继续呆在公司的,那就在公司好好干;不乐意的,那就回家等公司分红,再不行就卖了股份滚蛋!”

    恶人尚须恶人磨,何况这三人还不称不上恶人,强蛮的李传林这么不留情面的一骂,最为成熟的王贤成首先清醒过来。在这四人里他最没有实力,而且是依附在李家明身上的。管理人才哪都是,自己要是找不自在,大老板随时从厂里调一个车间主任过来,照样能把这一摊子维持下去。

    哎,利令智昏啊!

    王贤成能退让,那是因为他不是股东,没那个实力叽叽歪歪。

    陈东、刘新、帅勇他们可不同,一方有资金、有销售渠道,另一方有技术,双方一握手就能以极快的速度另起炉灶,但这只是理论上的。三人都不是蠢人,都知道建立一个菌棒工厂要多长时间,建立一个工厂化生产的生产基地又需要多少时间,而他们最拖不起的就是时间。

    怎么办?最后还得看李家明的脸色,只要他不同意,哪怕是三人同时离开公司,都对人家毫无威胁。

    正在家里陪大姐、陪阿婆的李家明听到父亲的转告,不慌不忙地跑到公司里来善后。

    父亲那样处置,站在理智的角度上来看,那是完全正确的。即使他们另起炉灶,也不可能竞争得过公司,但这么处置,这家公司也就会失去继续成长的潜力。人心是个很怪的东西,当上下都觉得不公时,公司就成了大家赚工资的地方,而非是干事业的舞台。

    真正的老板一出现,正忧心如焚的王贤成长松一口气,连忙把正吵吵闹闹的邓灏、陈东他们全部叫过来,由李家明来调停。

    察言观色是商人的本能,李家明扫了眼众人的神色,就知道陈东已经与刘新、帅勇他俩接触了,若自己再不干预,这家公司想不分裂都不行。当务之急,那就是先稳住刘新、帅勇,只要他们不起异心,陈东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要不是不想让公司上下,觉得自己这当老板的处事不公,李家明根本不想让一丁点步。

    等大家坐好了,有持无恐的李家明也不废话,直截了当道:“这项技术,会以极快的速度被其他人发现,而且会以极快的速度扩散,我们要的是如何在这里面赚最多的钱,我讲的没错吧?”

    废话!

    这就是一个快速发展,快速衰败的市场,若是一年后合并,大家赚根毛啊?

    只是这话没人敢说,连陈东都不敢跟李家明叫板,怕人家翻脸不认人,将他直接踢出这场财富盛宴。别看他持有公司20%股份,还跟刘新、帅勇通了气,但李家明随时可以将他那20%股份变成一文不值。

    “公司改组吧,你们有什么意见?”

    不顾商业规则,跑来强行要求降价或入股销售公司的陈东精神一振,急切道:“怎么改?”

    怎么改都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再跟这帮人讲道理也没用,只有先让他们吵个天翻地覆,再由自己来重新划分利益。而且李家明相信,以王贤成的聪明,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否则他这老总也没必要再干下去了。

    “这我不管,你们自己先商量出个方案来,要是由我出方案,还不得照样吵吵闹闹?嗯,商量好了就来崇乡,我在屋里等你们。”

    拿着车钥匙的李家明是走了,扔下四个股东与一个非股东的老总,五人面面相觑。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