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公司分裂(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合伙生意,就怕利益划不清楚,李家明他们的公司却是划清楚了也没用。问题就出在一项新技术的诞生,必然带来暴利,而暴利之下,所有人都会失去冷静。

    幸好王贤成经历过挫折,知道世事的艰难,离开了公司,他又将如何?

    一文不名!

    因此他将被陈东引诱过去的刘新、帅勇,又拖回了正确轨道,只剩下邓灏与陈东对峙。

    当然,银耳基地的建设,也逃不过穷疯了的柳大县长的法眼,‘山里人家’公司两个不管事的大股东突然来同古,更逃不过他的耳目。精明的县长稍一琢磨,就知道其中的意味,也知道再次筹集资金的机会来了。

    有了上次的龌龊,找李家明商量不好找,那就去找主事的王贤成先商量,再让老丁去寻李家明那混蛋小子。

    柳大县长对王贤成有过提携之恩,但都是过去的事了,还不至于让他屁股坐歪。只是他知道玩不过精明强干的领导,索性不越俎代庖去讨价还价,直接将领导的话,带给在黄泥坪教人读书、等通知书的李家明。顺便也让老板知道自己做了事,该奖励的时候,别忘记他的功劳。

    “家明,柳县长寻我谈了谈,问我们能不能把销售公司迁回同古?”

    不直接找自己了,而是去找欠过他人情的王贤成,柳大县长打得好算盘。估摸着自己不回应,就得找老丁、钟县,最后再请曾书记出马吧?

    “他什么条件?”

    精明强干的王贤成,知道李家明他们师生俩出了什么问题,但站在他自己的立场上来看,只要对公司的利益没有损害,那就得照顾本地利益。现在县里只是修大工程的时候,于情于理都更要多出力。

    “柳县长答应,农业特产税向菇农征收,出口退税县里面不卡,厂房、土地、用电上都可以优惠。”

    这等于没说,生产基地本来就是公司的,向菇农征收不就等于向公司征收?用电?自己马上就有电站,用得着用那贵得吓人的电?

    李家明眉头一皱,随即又笑容满面,旁边的王贤成连忙解释道:“家明,柳县长并不晓得我们公司的财务情况,但人家可以从规模上推算出来的。”

    “我晓得,呵呵呵,以前县里答应的免税,只是口头上一个说法,并没落在纸面上的。现在规模这么大了,他们不想收税才怪呢!”

    “是啊,一年千多万斤新鲜香菇,8%的农业特产税就是上百万;银耳产量会比香菇高得多,估计一年往少里算都几百万,他们哪会还舍得?

    家明,我觉得还是让一步更好,跟他们顶着没有用。最多是让他们得不到政绩,该向老表跟我们收的税,我们还顶得住?再讲了,现在县里要做大事,我们本地人也得出出力。我建议,还不如向他们提点条件,无偿划十几亩土地给我们。”

    呵呵,还有件事人家不好讲,陈东跟姐夫吵得差不多了,再吵下就得让人看笑话。若真是大家一拍两散,公司想找日本的销售渠道,也得费不少工夫。

    稍一思忖,李家明递了支‘白沙王’过去,在柳大县长的条件上加码道:“王叔,你直接去跟丁常务谈。第一、出口的香菇、银耳,直接免除所有税费,事后拿报关单去税务局冲抵;第二、无偿划二十亩土地给我们,你跟他讲,我们想建一个现代农业示范园;第三、让我耶耶当地区政协委员。”

    前面两个条件都是换汤不换药,可后面那个条件让王贤成立即反对,小声提醒道:“家明,以前蔡书记答应过,只要你耶耶纳税两千万,就保他一个政协副主席的位子。要是我们将外贸公司迁回本县,木业公司加上农贸公司,一年的税费超过两千万有多!”

    呵呵,莫看那个位子没工资、没配车、没秘书,能享受的副处级待遇连根毛都没有,可却代表着脸面。只要父亲坐上了那位子,不要讲他本人,就是王贤成这样的手下,都会觉得很有面子的咧!

    可事情真有那么简单?别看那只是个副处级闲职,可有多少正科级领导都梦寐以求?

    国人喜欢给人贴标签,谁是谁的人,谁跟谁又是一伙的。那位大佬帮父亲搞了个副处级帽子,那就意味着父亲站了队,能得到大佬的关照不假,但也要受大佬的差遣,若是大佬倒了霉,那就得祸及池鱼喽。

    “家明,现在当老板的,谁不找个靠山?田依林以前那么霸蛮的人,不也跟以前的杨县长关系好得不了?”

    这事李家明还真不认同,要不是晓得蔡书记会一路高升,他都不想让大哥、二哥去给他当秘书。当官的人,哪个都有些不干净,出了事就连累一大片。做企业的,还是老实做企业,政治上的事少参与,只要跟政府操持良好关系就行。

    “王叔,事情不能这么看的。我们可以跟蔡书记搞好关系,却绝对不能落人口舌,影响别人的名声。再讲回来了,就那个帽子戴着,除了称呼上好听一点外,还有实利不?

    会招人忌的。

    那么多正科级领导都搞不到的东西,让一个农民搞到手,等人家有机会时,还不会为难我们?我们是开厂的人,不是当官的人,有个政协委员的帽子戴着,不让那些小鬼乱来就行。”

    这倒也是,王贤成叭了几口烟,同意道:“要的,我晚上去寻他谈。”

    “莫急,这事让他来问,我们不要主动。哎,改组的事,谈得怎么样了?”

    姐夫与妻弟之间,还会不通气?何况上风口,还坐着个大肚婆。

    会意的王贤成连忙道:“家明,刘新跟帅勇都想通了,方案由你来定,你说什么,他们照办就是。不是我讲闲话,你跟我们是自己人,陈东不过是个半路加进来的外人。”

    聪明人!

    靠股份说事,那叫以势压人,智者不取。

    李家明起身出了亭子,在祠堂里端了三杯茶过来,换掉喝得差不多了的茶水,诚恳道:“王叔,陈东讲的也有几分道理,大家都有功劳,钱就应该大家都有份。讲老实话,我也没想到曾春会搞出棉籽壳种银耳的技术,要是晓得的话,我就不会定那个三年的约定。”

    人哪有前后眼?在这一点上,王贤成非常佩服李家明的仁义,要是以前对曾春不仁义,人家有了这么好的技术,会主动回来寻求合作?

    “当然当然,你又不是神仙,谁晓得我们运气好,春伢子会搞出这么好的技术?”

    沉吟了一阵,这两天跟大姐商量过的李家明,与王贤成商量道:“王叔,我以前带毛伢他们贩笋,也是一方面按资金,另一方面按出力大小来分钱的。这次也一样,我们也按资金、出力大小来改,你觉得行不?”

    王贤成大喜,连忙道:“行行,你讲了算。家明,讲句良心事,你办事是最公道的。”

    “要的,那我们再让他们吵两日,看能不能吵出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来,反正他们又不参与生产、管理,影响不到公司的正常运转。”

    “要的要的,那我先走了。”

    “莫急,还有件事,你去跟我姐夫和陈东商量一下,先把香菇的销售迁回来。丁常务那人我晓得,不给他点盼头,不会轻易答应什么的。”

    在内地国企里混过的人,很多事不用领导明言,也知道如何办。

    正起身的王贤成连忙道:“要的,我明日就跟他们谈。县里要做大事,我们私营企业出力是应该的,但也要量力而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