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公司分裂(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在有足够利润驱使的情况下,一项新技术的推广速度是骇人听闻的。

    袋装香菇种植从引进到小规模推广,不到四年的时间,已经遍地开花。香菇的零售价格也从四五块钱/斤跌至两块五/斤,香菇干的价格也从四五十元/斤跌至了不到三十块钱。

    日本市场规范得好啊,有严格的法律监管,单单一个农药残留问题,就将大陆的无数菇农、贩子挡在门外。加之日本人固执的排外操性,即使质量能达标的个别菇农,也只能通过日本商社这一奇葩组织,受他们的盘剥后才能进入日本市场。‘山里人家’公司不同,进入这个行业早,从一开始就严格控制农药使用,而且通过‘塚越’商社曲线进入日本市场获得了高额利润,这就是陈东来找李家明‘讨公道’的底气。

    没有他陈东,李家明能拿到100日元/斤的鲜菇收购价、1000日元/斤的干菇收购价?

    这也是邓灏一直愿意跟陈东谈,而不是直接拒绝的原因。这事有讹诈的意味,但人家确实有这个讹诈的实力!

    ‘松本’、‘吉野’等商社的收购价又跌了,鲜菇跌到了51日元/斤、干菇跌到了549日元/斤。若是失去了陈东这个合作伙伴,公司就得去接受‘松本’、‘吉野’的盘剥。今时不同往日,这项技术扩散得如此快,短短两三年工夫就遍地都是,陈东有资金、有渠道,其他县区有技术、有资源,他完全可以另起炉灶,与他人合作。

    那就谈呗,陈东要求以他持有的股份为底线,以销售公司去年与今年的总赢利乘1.5估值,收购销售公司30%以上的股份;邓灏以刘新、帅勇他们持有的公司股份为线,只同意卖出10%以下的股份,而且以今年公司的赢利乘3估值,两人谈得只差想打架。

    “阿灏,我们互让一步,18%?不能再少了!”

    “不可能!你要了18%,阿新、阿勇、成叔呢?没有他们,你赚个屁啊?”

    “阿灏,做人不能太死心眼,他们有钱吗?”

    邓灏虽然没有陈东聪明,但多拖一天、多争一分股份那都是利益,他哪会轻易让步?

    “做人不能太没人情味,公司是他们搞起来的?”

    一个半粤省老乡,用普通话吵了近一个星期,也没吵出个所以然来,倒是他俩的手下到处跑马圈地,将廉价质次的棉籽壳银耳,推销到了大江南北。

    这是一个浮躁的年代,当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产品的包装变得很重要。除了一些非常节俭的家庭主妇外,稍稍宽裕的人家都会选择包装精美、价格差异不大的产品,有钱的人甚至就乐意花高价,买漂亮、高档、有面子的东西,最好是能用人民币做成衣服穿在身上。

    当‘远山’公司的精致包装棉籽银耳出现在市场上时,瞬间与那些散货银耳拉开了档次,受到顾客的欢迎;而那些高档杂木银耳,就因为包装是廉价但精致的木盒,由于标明了原材料是栗木、椴木等原因,也迅速被不差钱的顾客买走,甚至被人用来当成馈增礼品。

    产品的热销、市场前景的美好,让王贤成等不及新厂房的建成,迅速将崇乡、高桥那些闲置的校舍改成生产基地,将大批的农民变成了工人,将产能迅速扩大。以前答应与陈东站同一阵线的刘新、帅勇,见公司发展如此快,也扔下那些野望,跟在曾春后面带着工人没日没夜地干。销售公司的股份那是没把握的事,眼前扩大的产能可是看得到的钱!

    一直在与邓灏拉锯的陈东,眼看着又一个生产基地建成,眼看着公司里的员工走路都是小跑,也终于耐不住了。一天谈不拢,销售公司的利益就与自己一天无关,人家拖得起,最好是拖到这项技术被人发现,被大规模扩散的那一天。

    可陈东去找李家明谈时,他就是一句话,‘你们都没谈拢,找我干嘛?’

    推脱、冷眼旁观的李家明倒是很有看热闹的闲心,每日给孩子们上完课,都会去陪正安胎的大姐聊聊天、帮她按摩按摩肿胀的小腿。

    “大姐,我们以前跟柳本球谈收购的事,都谈了近一个月,姐夫这才谈几天?要有耐心。”

    “行行,我打电话给姐夫,差不多就算了。”

    听完大姐的抱怨,李家明去客厅里,打电话跟姐夫商量道:“姐夫,王叔他们的股份,你怎么考虑的?”

    要说邓颢还真是个实诚人,见妻弟打电话过来主动提起这事,也不藏着掖着。

    “阿明,这项技术是曾春搞出来的,但又是以原来的技术为基础,而且生产是王总在管理,公司能发展这么快,他也是有功的。于情于理,这部分利润都要分他们一份。

    阿东那边吧,虽然他的要求有些无理,但日本市场太重要了,我们还是要适当考虑他的利益。

    要不,一人给10%股份?除了陈东外,王总他们三人的股金从分红里扣,你觉得呢?”

    太实诚了,估计在公司、在家里,都是大姐说了算,姐夫就是个拾遗补漏的角色。这样也好,心存善念,所见之处皆是天堂。

    可李家明不是善人,笑笑道:“继续谈吧,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人家不知珍惜的。”

    谈不下去了,陈东终于图穷匕见,把日本市场的事当成了筹码,赤/裸裸地扔在谈判桌上,而非是话音之外的威胁。

    人才到处都有,只是缺少一个展露才华的平台而已。靠勤工俭学完成学业的邓灏,又岂是易与之辈?

    “阿东,别说气话。我们是得到了远高于松本商社的价格,你也得到了不菲的回报。不与我们合作了,你短时间内能找到合适的合作伙伴?不与我们合作了,你能分享公司发展的红利?”

    旧楼改造成的办公楼,能有多好的隔音?

    办公室里的争吵,多多少少都被路过的员工听到一些,自然也会传到刘新、帅勇耳朵里。山里人的观念与城里人是不同的,他们习惯了在一个小圈子里生活,习惯了人情、情面。

    即使以前曾春另立门户成了公司的潜在对手,回家时还会来公司转转,找刘新、帅勇他们玩,聊起昔日的老大依然是心服口服,连对李家明当初扇他的那一巴掌,都是感激涕零的。如今曾春发明了新的技术,觉得他的实力不足以独占时,第一想法就是回来寻求合作。

    陈东将日本市场当成了明面上的筹码,而非潜在的威胁,让公司上下都觉得他是外人,而且是一个坐享其成、唯利是图的小人。这是一个人情社会,当一个人的人品被质疑,那就无论他开出多高的条件,都不会赢得旁人的信任。也可以说,从陈东将所有的筹码扔上赌桌时,他不输也输了。

    看惯了斗争的王贤成见陈东将最后的底牌都翻出来了,特意去找李家明,让他中止这场谈不完的谈判。现在县里的主要、重要领导们都正到处找钱,可莫让他们盯上了。棉籽壳银耳的秘密若是让领导们知晓了,那对公司的损害就太大了。

    “家明,差不多了,找大家开个会吧?昨日地税局的赵股长,都在问这事,我估计是张仁全让他来的,否则不会那么吱吾。”

    李家明倒有意主动纳税,给县里的大工程出份力,但当头子的人不能损害手下的利益,何况县里的情况还远没到困难的时候。要真到了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估摸着丁常务早来崇乡寻自己了,他那人虽然收钱不手软,但做人还是很地道的,不会轻易触动私人利益。

    “要的,王叔,明日下午六点半,喊刘新、帅勇他们一起开个会。”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