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公司分裂(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办公场所是一个公司的脸面,也是一个公司的实力象征。

    与目前内地各种名目、名号的食用菌类公司相比,‘山里人家’农贸公司,无疑是实力最为雄厚的,单那幢覆盖着玻璃幕墙的三层办公楼,都是小县城里最靓丽的那道风景。

    终于要开盅了,一切都要见分晓,再不理想的结果,也能在这场短时间的财富盛宴里分一杯羹。吃完晚饭,这些天很烦躁的陈东,开着董昊的旧车驶进公司大门,看着这幢夕阳下有些璀璨夺目的建筑,再看看旁边的破旧楼房,多少有些得意洋洋。

    要求提前将销售、生产合并,其实是不符合商业规则的。这一点,即使是提出这个要求的陈东,也知道自己的要求不合理,但那又怎么样?

    商场无父子,何况是合作伙伴。

    利益的划分,要按实力来,这也是商业规则!

    国内香菇的行情暴跌,连带着香港的行情也急剧下跌,可日本市场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依然维持着高价。这就意味着这一产业链里,渠道商开始占据主动,也就意味着这家欣欣向荣的公司,得仰他陈某人的鼻息。

    当然,陈东无意控制这家公司,那不符合他的利益。这家公司之所以发展速度骇人,那是因为李家明那小子有能耐,不但有远见卓识而且拢得住人心,能把公司上下拧成一股绳往前奔,还能得到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生意人求的是财不是控制,要是什么都想控制在自己手里,还不如自己去开厂呢!

    可当陈东走进总经理办公室,看到刘新、帅勇正跟邓灏凑在一起,坐在铺了竹垫子的实木沙发上抽烟扯淡,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激动;能真正能作主的李家明,没象往常一样随意落座,而是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气定神闲,刚才还有些得意的陈东突然有种兴奋的感觉。

    终于逼出来了吧!

    “人齐了,那就开个短会吧。陈东、邓灏,你们谈妥了吗?”

    正聊天的邓灏连忙坐端正,回答道:“没”

    感觉不对的陈东刚想回答,哪知李家明根本不等他答话,直接道:“那行,你们继续谈,先谈其他的事。”

    沉静的李家明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随手将桌边上的三份文件推到办公桌沿,吩咐道:“贤成、刘新、帅勇,这是三份股权转让文件,你们自己看一下。我父亲和邓灏都已经签字了,要是没有问题的话,你们也签字吧。”

    “哎”

    紧张的三人连忙起身,从办公桌上拿起属于自己的文件,匆匆忙忙扫了一眼立即签字,生怕李家明反悔似的。

    这是拉拢、分化?

    陈东好笑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的李家明,觉得他有些装腔作势,大家都是聪明人,何必玩这些小花招?

    还真不是!等三人签完字,从崇乡赶回来的李家明扔下一句话,拿起桌上的车钥匙直接起身走人。

    “陈东、邓灏,你们既然没谈完,那就继续谈。这么大的事,不谈得双方都满意,日后会起纷争的。”

    这就完了?

    准备着与李家明交锋一番的陈东,觉得象是绷紧的弹簧突然一松,瞬间将他弹得七荤八素,极为难受。

    没错,这就完了。

    用公司近两年的赢利作参考,李家明将销售公司及生产公司重新估值,回购刘新、帅勇的公司5%股份,卖给他们销售公司的5%股份,股金差价从分红里扣除。同时卖给王贤成两家公司各2%股份,股金也从分红里扣除,但分红得延迟两年支付。

    等李家明都出了办公楼,回过神来的陈东连忙追过去,拦住他沉声道:“阿明,我们得谈谈。”

    正开车门的李家明,将车门继续打开,发着车子打开空调后,才回转头来好笑道:“东哥,谈什么呢?股份转让是自由的,你要收购销售公司的股份得与邓灏谈,他才是总经理。只要他愿意,即使将他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你,我都没意见。”

    夕阳已经下山,晚霞满天,拦住李家明的陈东脸上却有几分狰狞之色,沉声道:“阿明,这个世界是讲实力的!”

    没错,这个世界是讲实力的。若这小子能狠得下心来,能眼看着所持有的20%股份变成一个数字,同样能狠得下心来的李家明,才真正佩服这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日本市场?若这小子与他人合作,获得的利益超过在自己这获得的,恐怕他根本不会谈判,而是直接下最后通牒!

    李家明笑意盈盈,用刚才拿车钥匙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玩笑道:“东哥,你能想到的事,我全部能想到;我能想到的事,你未必能想到,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你”

    看着这位表情阴沉的商人,李家明压低声音,提醒道:“东哥,千万别轻易说‘玉碎’之类的屁话。你我都不再是街上的小混混,匹夫一怒的事,已经不符合我们的身份。”

    确实说不出‘玉碎’之类的屁话,换成邓灏那样经验不足的人,陈东还能拿日本市场讹诈一番,遇到李家明这样的人,什么阴谋诡计都没用,只能是硬碰硬的实力。

    陈东能以日本市场为筹码,李家明就能以公司股份、银耳销售权相威胁,两人手里都握着对方的重大利益,谁又能奈何得了谁?一拍两散的事,那是匹夫所为,正象李家明提醒的那样,大家都是穿皮鞋、打领带的体面人,已经玩不出那种没品的事了。何况李家明的狠辣,也让商人本性的陈东不敢轻举妄动,一个位高权重、而且手里有枪杆子的常委副县长,这小子都能说干就干,这得有多狠的性子?

    目送着李家明开着车施施然地离去,呆立的陈东突然有几分明悟,货币不是财富,对资源的控制才是财富。人家能不受自己的威胁,完全是因为他控制了公司,人家没有趁胜追击,那是因为自己控制了日本市场的销售渠道。

    打个平手?

    也不算吧,自己丢的是些许面子,以后在公司里被孤立了,人家丢的是价值不菲的实利,白花花的银子没了。要这么算起来,自己好象损失得更轻微得多。

    不觉得吃了亏,商人作派的陈东觉得心里好受多了,也施施然地去开车回董昊那,甚至还有闲心让北平的手下去落实礼物。李家明那小子这次是肯定金榜题名,该送的人情还是要送的,生意是生意,人情归人情嘛。

    站在办公室的窗边,正想看看老大教训那个不要脸的假日本鬼子的刘新他们,眼看着冲突快起又息,看得两人大失所望,只有见多了权力争斗的王贤暗自叹息。

    换成自己是陈东,不敢如此不要脸面得讹诈,因为这有违于基本的道德;若自己处于李家明的位置,尽管知道对方不会轻易翻脸,也不敢冒着丢失日本市场的风险,拿公司的股份、银耳销售反制人家,更不会将价值百万的股份,轻易地分给手下。

    这就是差距,所以人家一个能当大老板,一个能纵横捭阖。

    看着陈东的车子开了过来,也站在窗边王贤成停止了感叹,跟这两小子交待道:“空调到了,我明日去高桥,公司里的事你们盯紧点。”

    “哎”

    现在大家都是股东,王贤成讲话也少了几分客气,严肃道:“不要哎哎,盯紧手下的人,莫把公司的东西往外泄。害人之心有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成哥?”

    严肃的王贤成嘴巴驽了驽窗外,沉声道:“蠢啊?我们是一国的,莫坐歪了屁股!就那么点东西,人家一看就清楚,还不要防着点?”

    防这假日本鬼子啊,两人连忙答应道:“晓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