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偶遇熟人

作品:《校园绝品狂徒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校园绝品狂徒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第二天,一大早,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了公共房,去各个地方干着又脏又累的苦活。

    西门宇旁边铺位的母亲也带着小女孩去上工,张小雨问道:“阿姨,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那个母亲对张小雨眼神还算好,回道:“我们是在布鲁斯米厂工作的!”

    “米厂?”

    “对,算是比较好的单位了,一个月工资三十块!”

    “这么低啊!”张小雨惊道。

    那位母亲道:“跟其他的一些人,在矿场等地的比,我的工作算比较好了,他们的工资才二十块,有些才十块钱一个月。那些人,三四天才能做一次饭吃!”

    “哦,阿姨,那你的老公呢?”张小雨问。

    “老公?我没有老公,这里很少人有老公,大家自己都吃不饱,哪还有什么老公。我的孩子,是被人强奸生出来的!”

    “哦!真可怜。”

    “你们是做什么工作的?”

    张小雨道:“我们还没有工作,不过等一下,我老公要去面试一个家丁的工作!”

    那母亲耻笑道:“家丁,这么好的金饭碗,有那么容易得到吗!”说完,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张小雨苦笑一声。

    张小雨感觉又有点饿了,可是,必须等到晚上再做饭,能省就省,一天能够有一餐,都已经难得了,一天三餐,只有富人才消费的起。

    西门宇爬起来后,习惯性的想去刷牙洗脸,可是,这是妄想。

    这里严重缺水,连煮饭都没有水,还想刷牙洗脸,太不实际了。

    这里的每个人,绝大部分,十年都不会洗澡的,身上早就一层层不知道什么脏东西了。

    西门宇也只能去习惯这样的生活。

    西门宇道:“你刚刚称呼我什么?你叫我老公?嘿嘿嘿!”

    西门宇把张小雨一抱,张小雨羞涩的没有说话。

    西门宇本想亲小雨两口,可自己几天没刷牙了,亲不下去。

    “我要去应聘家丁的工作了,现在看来,我不得不承认,家丁这份职业,真的是金饭碗。”

    “是啊,我们一起去吧!”

    “好!”

    西门宇和张小雨一起前往了卡菲尔绅士家。

    西门宇昨天来时,还觉得卡菲尔根本不算有钱人,他住的房子才五十多平米,可今天,西门宇却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了,西门宇觉得卡菲尔家真富有,可以住这么大的房子,西门宇却只有不到一立方的空间给他和小雨两个人挤。

    在卡菲尔家门外,应聘家丁职位的人,已经在街上排成了一条长龙了。

    西门宇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排队,这里每个人的实力几乎都在七阶到十一阶,西门宇就好像一滴水融入溪流一样渺小。

    排到下午三点时,终于他吗的,轮到西门宇面试了。

    面试官的卡菲尔家的管家,管家道:“你实力看上去很弱,连十阶都没有,被淘汰了!立刻默默走开,不要跟我说任何,我没时间跟你多说一句话,后面还有几千人在排队!谢谢合作。”

    西门宇见管家这么说了,还能说什么,默默离开。

    西门宇找到了张小雨,张小雨紧张的问:“怎么样,有没有机会抢到这个金饭碗?”

    西门宇苦笑道:“没有任何机会,罢了,看来我不适合这个金饭碗!”

    “唉,意料之中,算了,我们去找其他工作吧!”张小雨说。

    西门宇点了点头道:“好,顺便考察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

    “嗯!”

    张小雨今天她自己已经四处去跑了一下,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会有商机。

    西门宇首先到了大红米厂,问问要不要招人,米厂就是制造灰米的地方灰米的制作工程很复杂,并不是在水田里长出来的,这里连水都稀缺,哪里还有水田。

    “滚,不需要招人,我们大红米厂,至少十年没有招过工人了!”

    西门宇暗骂一声,不要就不要嘛,吼什么吼。

    西门宇和小雨,又去其他地方,比如布料厂,采石厂,水厂等等地方,每个地方都不需要招人。

    这里虽然缺少水,但并不是说完全没水,只是,水这种东西,只有那些真正的富人才能够买得起。

    西门宇又到了另一个地方,是一个家具制造厂。

    家具在这里是非常廉价的,大家有钱直接买米,谁还有闲钱去买家具,所以,家具厂的月薪,不到五元。

    可是,找不到工作,五元也要来碰碰运气,五元也比没有好。

    五元冥币可以买十斤米了,一个人吃,每次吃掉半斤,那也只能吃个二十天,当然,这是理论上的,事实上,还需要黑炭的钱,没黑炭烧怎么煮饭。当然,前提是露宿街头,不能住公共房,公共房最低的月租都是五元了。

    这里的生活,要有多悲催就有多悲催,想在这里做生意?张小雨实在想不出来,就看西门宇有没有经商的头脑了。

    “老板,求求你了,招了我吧!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求求你了,招了我吧!”

    当西门宇和张小雨到了一个叫好用家具厂时,在大门口听到了一个哀求声,一个人跪在家具厂门口。

    西门宇和张小雨看到那个人时,都惊了一下,居然是认识的,正是一起被关押进来的那个叫奥杜尔的人,他在守城人那里被放了之后,就开始为生活奔波,可惜,两天了,什么都没有吃。他身上没有一分钱,工作也找不到,饿到不行了,几乎把所有工厂都找遍了,都不需要招人。最后到了这个好用家具厂,再次被轰走,奥杜尔受不了了,只好跪下来苦苦哀求,没想到,被西门宇和张小雨撞见了。

    尝试到这里的艰苦后,什么尊严都没有了。

    想想刚进来的那个夜晚,在两个守城人家里时,守城人请他们每个人吃一勺子饭,当时他们都不屑,这叫饭?能吃吗?,如果在外面狗都不吃。

    经过这两天下来,他们终于知道,这灰米饭,真的是好好好难得。

    两天了,不,加上进来的那一天,已经三天了,三天来一滴水没有喝,一口饭没有吃,奥杜尔早已饿的没有力气了。

    (这监狱的生活,是不是看了十分没意思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