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6越哭越大声

作品:《校园绝品狂徒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校园绝品狂徒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呃!”西门宇也一愣,德川家族不是把德川千雪赶出家族了吗?怎么突然来拍马屁了,莫非是听闻德川千雪拜宗香为师,而现在宗香的后台强硬了.

    宗香也感到很吃惊,想当初她是知道德川家族甚至包括千雪她父母都是把她当灾星一样要就地解决掉的,现在怎么到这里来了?不过毕竟是徒儿家族的人,或许有什么重大的要紧事呢,所以就吩咐管家去开门放他们进来。

    西门宇也和德川千雪跟着宗香来到了别墅的院子里,只见来人是一个大概三四十来岁的男子带着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进来了。德川千雪见到那男子后眼里已没有一点感情,或许在她离开德川家族那一刻就再也没有了对那儿的眷恋了吧。

    那男子看向宗香首先开口道:”您好,我是小雪她父亲,您就是小雪的师父吧,年纪轻轻就实力超凡,又这么貌美如花真是人中龙凤啊,我家小雪有幸拜您为师,真是给我们家族长脸争光了。呵呵呵",德川家族在日本只算是中小型的家族,想当初宗香潜能十四阶就从德川家族手上把西门宇和德川千雪救了下来.

    “哦,原来你就是千雪她爹?你还知道自己是作父亲的啊。”宗香对这种父亲打心眼里鄙视很不待见的,同时也很钦佩很感动于自己的父亲对母亲浓浓的深情和对自己大爱无声般的关爱,虽然曾经自己年幼无知为母亲的死一直没肯原谅父亲。但相比于千雪的父母亲竟可以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儿被处死而无动于衷实在是伟大了何止千万倍。

    "额,宗老师,我想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啊。“德川千雪的父亲德川长流顿时觉得尴尬,光看这形式和他们几个的脸色便知道自己是很不受待见的,但想到族长交待的任务就又不得不硬着头皮解释说:“当初小雪出事时,我不是刚好不在现场嘛。呵呵"

    “好了好了,真实情况怎样我想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也不用解释给我们听了,我只是为千雪感到悲愤而已,你是来看千雪的吧,现在看到了,可以走了吧。"。宗香才不会傻到相信他的鬼话,女儿出了那么大的事他作为父亲的怎会不知道?!

    西门宇也顿时被日本人的这种厚脸皮差点雷倒,都这时候了还在找借口,却没有对自己当初的行为感到忏悔,所以也懒得跟这种人讲话了.

    与此同时,抱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德川千雪,她更是感到悲哀,想想自己拜宗香为师学艺后,短短一年余时间不但境界提升了好几阶,而且还和宗香成了好朋友好姐妹,每天都过的很充实很快乐,更是从宗香与她父亲的故事中感受到了爱的力量和伟大,所以对自己父母和家族的所作所为更加不可原谅了。

    德川千雪的父亲德川长流看宗香不理睬他,只好采取亲情战术了,转而满脸笑意以掩饰尴尬的对德川千雪说:”小雪,呵呵,变漂亮了,也长大了,好久没回家看母亲和奶奶了吧,你奶奶时常叨念着你呢。哭着说你什么时候才会回去看她……".

    “没什么事了吧,请回吧。"德川千雪冷冷的打断了她父亲本想要好好煽情一番的话。

    "呵呵,小雪,当初是父亲对你不够好,也是我的不对。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们没事就走吧“德川千雪再次打断,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说什么都晚了,自己就像是被泼出去了的水,再也别想能收回了。”唉,是这样的,这是小端木,你的小堂弟,你看能不能帮忙说说话,让西门宇收他为徒啊,他才十三岁,自小也就和你最好,过去发生的事也和他无关。”德川长流满是期盼的说着.”回去吧,我没打算收徒,更没打算收你们日本人,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你们日本人了。”西门宇直言不讳的说道,想必他们也是听说了自己打破了千百年来的记录获得了少年皇令,被公认为最有发展潜力的未来强者的事了吧,或者是看上了自己有两位真人师父的不凡背景也说不定,所以想通过德川千雪来拜师而为家族谋利益来了.

    日本人下手还真快啊。下手快所以很多时候就只好"日”本人或者家里的阿哥阿妹,阿猫阿狗什么的了,西门宇最鄙视这种完全下半身思考没道德没荣辱观的低级动物了。

    说者有心,听者也有意,德川千雪才知道西门宇为什么一直不碰她了,本来在超能学院时说好了当他炮友的,原来他那么恨日本人,德川千雪幽幽的看着西门宇,觉得自己命运很悲剧,先是被家族人抛弃,现在又得不到所爱的人的心,如果可以她真不想自己以前是个日本人.其实西门宇当初在超能学院时也是因为三个有绝世容颜的妻子被抓走,豪无音讯又不能离开超能学院,心情很不好才想找个炮友发泄的。

    德川千雪的父亲德川长流听到西门宇这么赤。裸不屑的答复很是气愤可又无可奈何,打打不过,他天赋平平,如今才潜能十阶,说情也没人搭理他,本来还指望女儿的关系帮忙说话求求情的,可连亲身女儿也对他很冷淡.

    德川长流于是就跟那个十一岁的少年德川端木使脸色,德川端木看起来傻乎乎的,就跑过去抱着德川千雪的臂膀可怜兮兮的说:”姐姐,姐姐,小木好久没见着你了,姐姐是不是不要小木了,是不是再也不陪小木玩了?”说着说着还哭起来了,呜呜地越哭越大声.

    宗香和西门宇都被眼前这突然发生的一幕给惊呆了,这看上去好好地一少年莫非是弱智!”男儿有泪不轻弹”,他还越弹越忘我了,靠!这就是日.本人的德行,西门宇算是真真切切感受了一回.他们还想把这样的货色塞给自己当徒弟,真是笨蛤蟆想吃天才肉!幸亏自己对日.本人天生反感,对日.本男人更是深恶痛绝.

    给读者的话:

    (我现在有紧急的事,不好意思,先一章哈,晚上还有。)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