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2邪术

作品:《校园绝品狂徒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校园绝品狂徒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你是谁,你把我妻子怎么啦?”院长追了上去,青雲戈和院长已经进入了后山森林中。

    西门宇站在窗前,不知道把院长夫人杀了,是福是祸。现在院长追青雲戈去了,如果,青雲戈把院长杀了,那,这件事肯定后果严重,超能学院会产生振动,明显不是西门宇可以承受的了的。如果青雲戈没把院长杀死,那院长肯定追查他妻子的下落。从刚才青雲戈进入西门宇房间之中开始,就注定青雲戈和西门宇的关系分不开了。

    “别跑!”院长怒吼着狂追。

    青雲戈一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只好拼命跑,边跑边想。

    “你站住,你再跑,我立刻回去杀了西门宇!”院长停了下来。

    果然,青雲戈马上停了下来。

    院长逼问道:“说,你把我妻子怎么啦?你是西门宇的谁?”

    青雲戈道:“哼,你妻子欲图废了西门宇,难道我不该阻止吗?”

    “我最后再问你,你把我妻子怎么啦?否则,别怪我了?”院长咆哮起来。

    青雲戈道:“死了,是我杀死她的!”

    院长呆了。

    青雲戈道:“事到如今,我也只有杀了你了。”

    院长愤怒的看向青雲戈,突然,院长,一惊:“你你你,刚刚才基因三阶的,为什么现在四阶了?”

    “哼,这恐怕还得谢谢你,你刚刚刺激了我一下,就在刚刚踏入了基因四阶。现在,我要杀你,易如反掌。”

    院长面露恐惧之色,院长知道西门宇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所以毫不怀疑这个人真敢杀了他。

    这时,西门宇迅速飞了过来,喊道:“等等,青雲戈,不要。”

    “西门宇,你来干什么,现在事情已经败露了,如果不杀了他,绝对后患无穷了。”青雲戈道。

    西门宇道:“要是院长死了,那才真的祸端开始了,超能学院不会对院长的死不闻不问的。那时候,随便一追查就可以追查出来,更加后患无穷了。”

    青雲戈道:“他已经知道我杀死了院长夫人,我是无所谓,一走了之,但你不同。”

    杀了院长也不是,不杀院长也不是,西门宇着急无比。

    青雲戈看出了西门宇的为难,说道:“好吧,我有一种邪术,可以消除别人一段时间的记忆,本来我做不到这件事,刚好我突破了,所以,现在倒可以对他施展了。”

    西门宇惊喜道:“那快点啊!”

    青雲戈点了点头,院长马上就逃,可惜,一下就被青雲戈抓捕住了。

    青雲戈道:“删除的记忆越多,对我的损耗就越大,所以,我就只删除最近一天内的记忆。”

    “好!”

    青雲戈立刻发动邪术,把院长最近一天的记忆删除了,当然,青雲戈还留下了一点点这一天院长工作生活的片段记忆,这样才不会让院长觉得他想不起今天发生的事了。

    当青雲戈做完这一切时,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青雲戈的境界,瞬间下降了两层。

    从基因四阶,跌到二阶去了,这邪术的代价也太大了。

    西门宇大惊,突然感觉十分愧疚,青雲戈为了帮助自己解决麻烦,竟然损失这么大。

    青雲戈道:“马上把院长带回他的家里去。”

    青雲戈提着院长,迅速的把院长带回他的别墅去,把他扔在沙发上,明天他就会醒来。醒来后,院长只记得昨天工作了哪些内容,吃了什么等等,但关于他妻子晚上说的去废西门宇的一切,都消失了,他的记忆觉得,昨晚很早就睡着了。

    青雲戈迅速的离开,回到西门宇房间。

    “青雲戈,你的境界?”

    青雲戈瞪了西门宇一眼,说道:“我说杀了他,你又不肯,不杀他又不行,还能怎么办。”

    “可你没说你损失会这么大啊!”

    青雲戈毫不隐瞒道:“这只是初步,接下来我的修为每天都会一点点的废掉,这邪术真不能随便乱用。所以,我现在需要闭关大半年,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天亮后我就会走,回华夏闭关。半年后再见吧,希望你别那么早挂了,不然白浪费我这么大的损失,况且,我还没有爽够!”

    青雲戈额头冒着细汗。

    青雲戈天亮后就走了,西门宇送她离开的,青雲戈这一走,至少半年后才能够见到,不知道她能不能把每天不断废掉的修为稳固住。这一次,西门宇的确欠她一份人情。

    院长一大早,朦朦胧胧的醒来,见自己睡在沙发上,有些疑惑。

    院长也没想那么多,往房间走去,他以为他妻子肯定还在房里睡觉,可是,房间没有他妻子。

    然后院长就往儿子房间走去,想起儿子,院长就把西门宇恨的牙痒痒。

    走到巴索房间,巴索一动不动的躺着,他也已经醒来了,或者是根本没睡着。

    昨晚,院长和院长夫人就在他的床头说,去砍断西门宇的手脚,扭断他的脖子。之后院长夫人就去了,所以,巴索一直在等院长夫人回来报告这个好消息。可是,巴索等到现在,都没有等到母亲回来。

    此刻见院长来了,巴索眼睛立刻看向院长,他想从父亲口中知道,昨晚母亲去废西门宇的事,现在怎么样了。

    可是,巴索等了半天,院长对昨晚的事只字不提,巴索郁闷了。昨晚母亲去废西门宇,不管有没有成功,父亲都不可能不说一下的。

    西门宇没想到,青雲戈虽然删除了院长昨天的一些记忆,可是,知道这件事的人,还有一个巴索。

    巴索眼巴巴的看着父亲,似乎在催着院长:“爸,你倒是快说啊,昨晚深夜时,你和妈妈在这里不是说,去废了西门宇吗?怎么不说现在怎么样了,西门宇被废了吗?像我一样了吗?”

    院长坐在巴索床头,心疼的摸了摸巴索的额头,院长此刻哪里还知道昨晚的事,他只知道昨晚很早就睡着了,昨天白天的事也懵懵懂懂,只记得几件工作生活上的事。院长自然不会想到记忆被删除了,根本没想那么多。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