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回去看看

作品:《现代修仙高手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现代修仙高手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仙楚扫了八女一眼,重新坐回沙发上。(閱讀最新章節щщщ.biqi.me)

    右手凭空一动,金黄色的光芒微微亮起,形成了一个个生涩的纹路,看起来异常的诡异,金黄色的光芒逐渐变成了实质,在众女惊讶的注视下化为了一个卷轴。

    “哗啦。”

    卷轴掉落在下方的桌子上。

    这个卷轴上布满了黑色的生涩纹路,给人一种恒古悠远的气息,很是诡异的感觉。

    仙楚将卷轴敞开,扫了一眼里边的生涩纹路,旋即将卷轴转了过去,对着众女,淡淡地说:“空口无凭,想证明你们的忠诚的话,就在这上方盖一个血印。”

    仙楚可不是善人,对人,不论男与女,他都不会平白无故给予任何的好处。

    任何人都一样。

    眼前这些女人将来仙楚会重点培养成维特军团最强的核心力量,但是,仙楚可不认为单凭空口的承诺,就能让这些人乖乖听他话,或许到了某一天,她们就会转变,逃跑到别的地方建立势力也说不定。

    所以,仙楚需要绝对忠诚。

    这个卷轴也就是灵魂的卷轴,作用跟认主仪式差不多,签约后,她们的灵魂就跟仙楚的灵魂联系在一起,一辈子就只能对仙楚忠诚。

    不过一个卷轴可以让多人使用。

    而且,这需要对方的主动,而不是被动地认主。

    这就是修仙界的‘契约图’。

    对于一直追求的实力的凯瑟琳没有丝毫的犹豫,小步走了上去,咬破食指,然后印在上方。

    契约图微微一亮。

    仙楚能感觉到脑海内了多了一点凯瑟琳的资料。

    契约成立了。

    其他的女人也对视一眼,旋即一个个陆续上去。

    就连安琪也没有例外,都按上了血印。

    仙楚将契约图拿了起来,右手拿着契约图。

    左手抬起,左手掌心向上,一个古朴的戒指凭空在左手的掌心上。右手的契约图移向戒指那边,契约图凭空消失,没入了那颗戒指内。

    做完这些后,仙楚转过身,看向还坐在沙发上的伊维特。

    伊维特看着仙楚手掌中的戒指,美目泛着一丝迷惑。

    仙楚拉起伊维特的左手,认真地将戒指为她带上。

    “这个戒指里自带着一个空间,里边装着的真力液,足够让二十人从一层真力提高到一层黄金级别。戒指内,还有刚刚那个契约图,只要是核心成员,就让他们在上边手指沾上自己的鲜血,在上边印个指印。”

    这些真力液是仙楚的第二个元神接受了查理拿来的绝武器后,耗费了七天的时间提炼出来的。

    仙楚自己在陪着香幼寒双修,第二元神则在提炼绝武器,这就是有两个元神的好处。

    仙楚套上戒指后,就将戒指使用的方法用灵识的方法,放入了伊维特的脑中,这样一来就不需要多解释了。

    伊维特目光里疑惑消失了,她就仿佛得到宝贝似的,抚摸着戒指,然后在仙楚唇边啵了一口,说:“我喜欢这个礼物。”

    “达令,那我就继续去处理百花队的事了。”伊维特说道。

    仙楚摸了摸伊维特金黄色的头发说:“给她们安排下住处,别那么多人堆在一起房间。”

    伊维特抿着红艳的唇瓣,笑着点了点头:“恩。”

    “姐妹们,走吧。”

    “好。”

    一群百花队的美女们,一个个跟着伊维特出了门。

    伊维特走在走廊里,手抚摸着那枚戒指,美目泛着一丝失落。他……也差不多要回去了吧……

    仙楚转过身朝着香幼寒的卧室走去。

    目前仙楚的实力已经没办法再做提升,目前只能等待蝰的动作了。

    不过,以目前情况看,蝰的动作想来不会太快。

    仙楚在离开的时候,手放在力霸的头上,用记忆读取的能力获得了关于一些情报。

    蝰强行霸占了一个国家,这对于世界的其他国家来说,蝰已经危害了世界的和平,为了维护那名和平,很多国家都派出了强大的绝武器,形成了队伍去讨伐蝰。

    表面上看,蝰的确已经战胜了那些队伍,但事实上,很多强大的国家都不愿因暴露自己的王牌,真正出手的也就是一些看似强大的绝武者而已。

    不愿意动用王牌,但并不代表那些国家就会放任蝰不管。

    就在现在各个国家联合起来弄了一个叫链盟的组织,这个组织面向动用大笔的资金全世界招强大的绝武者,前往北林洲讨伐蝰。

    现在这局势,蝰应该不会轻易离开北林洲这个大本营,出来送死。

    知道这一点后。

    仙楚在思考。

    既然蝰目前没办法行动,他是不是也应该回安泰市了?

    离开安泰市快两个月了或许是时候回去了。

    进入卧室,看着还躺在床上休息的香幼寒,仙楚目光掠过了一丝温柔。

    如果仙楚就这样一声不吭的离开的话,香幼寒肯定不会允许,以她的性格,显然就会认为仙楚抛弃了她,然后死命的来追仙楚。

    仙楚伸出手抚摸着香幼寒的脸颊。

    香幼寒眼皮动了动,慢慢睁开了眼睛。

    看到仙楚,香幼寒含着一丝媚态的眸子掠过了一丝羞涩,羞涩中带着一丝喜意,她按着胸前的被子,挡着春光,然后移动了下身子,侧躺在了仙楚的大腿上,美目注视着上方的仙楚,目光温润。

    “这一次,因为蝰的事,我出来的时间有点长,我决定一会儿就回去。”

    香幼寒一怔,媚态的眸子逐渐变成清澈。

    “回哪里?”

    “华夏的安泰市。”

    “我……我能联系到你吗?”

    “能。”

    听到这话,香幼寒眸子里的不安消失了,她微微一笑:“我很想陪你一起去安泰市,但是伊维特需要我,我想在这里陪她,等这里的事搞定后,我和伊维特就一起去找你。”她伸出手勾着仙楚的脖子。

    仙楚没有回答,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

    香幼寒抱紧仙楚的脖子说:“我是你的女人,但不想做花瓶,我想帮你。最少,我要利用这几天你给我的力量,帮你将维特军团成立起来。”

    维特军团的事仙楚并没有跟香幼寒提过,很显然……刚刚她根本没有睡,客厅外的事,她都听到了。

    温存了一阵,香幼寒肚子也饿了,两人出外吃了一顿午餐后。

    仙楚御空飞行按照原路,向熟悉的方向飞掠而去。

    云雾两分,风声呼呼,仙楚眼前的场景就仿佛在瞬间倒退一般。

    他保持着极快的速度飞了一个小时,速度逐渐慢了下来。

    以现在目前的实力,速度快如闪电,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已经到达了安泰市,来到盛华苑。

    仙楚落在地面上,目光注视着眼前的废墟,他停住了身形。

    仙楚上次被简人强行带走的时候,屋子就被简人顺手用威压压成碎片了。

    这屋子是仙楚的母亲唯一留给他的遗物,可现在却变成了这样,仙楚握了握拳头。

    蝰,非除掉不可。

    不过,现在……

    屋子成了这样,白小晶她们住哪里?

    仙楚从口袋掏出手机,凭借着记忆按了一串号码,接着按下了拨打的按键将手机放在耳边。

    战斗的时候,仙楚的手机都毁了,这个是竞技楼的手机,这还是仙楚特意放在丹田内,才保存下来的。

    “铃铃……”

    仙楚听着手机那段传来的声音,目光则注视着破碎的废墟。

    简人强行带走仙楚,留下了这片废墟,白小晶她们肯定已经发现了这件事了,再加上手机联系不上仙楚。

    恐怕,她们心里的情绪已经很低落了吧……

    铃铃声忽然戛然而止,手机另一头传来了女性的声音,声音带着疑惑:“喂?你是?”

    这个声音仙楚很熟悉,这是白小晶的声音。

    仙楚淡淡地说:“是我。”

    “仙……仙楚?”白小晶的声音有些迟疑,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接着手机那端传来起了轻微的哽咽声,声音压得很低:“仙楚……”白小晶的声音带着哽咽。

    仙楚抬起头看着天空的蓝天,说:“你们现在在哪?”

    “我……我们都在王慧家里。”声音颤抖。

    “我马上过去。”仙楚说完,正准备挂断手机。

    “别挂,别挂断……”手机那边传来了白小晶惊慌失措的声音。

    仙楚一怔。

    “就这样,不要挂断,我要听着你的声音。”

    仙楚无奈了,他不再说话,身体化为了一道金黄色的流光消失在天空。

    王慧家的客厅内。

    白小晶那张绝美的俏脸带着点点的泪珠,她拼命地擦拭着脸庞上的泪水,但不管她怎么擦,泪珠就仿佛断了线一般,拼命从眼眶溢出,顺着脸颊滑落。

    白小晶唇瓣颤抖,哽咽着。

    聪慧如她,她知道这样做会增添仙楚的烦恼,但她实在无法克制心中的感情。

    成了废墟的屋子、无法拨通的电话、慢慢流逝的时间。

    两个月的时间,慢慢的将白小晶她们拉入了绝望的深渊。

    绝望到达了底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就是仙楚打来了。

    那种忽然从绝望深渊被拉上来的冲击,让白小晶敏感的神经几乎要崩溃。

    “嘟嘟……”

    忽然,手机那边传来了这个让白小晶心跳要窒息的声音。

    “怎么挂断了?怎么回事?”白小晶抿着绝美的唇,惊慌失措地站了起来,双手紧紧握着手机,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只能看到一片模糊的亮光。

    她用力擦拭掉泪水,然后滑动着手机的屏幕。

    “仙楚……仙楚,你怎么挂断了……”

    刚刚那是幻觉么?是幻觉么?其实仙楚没有打电话过来?其实仙楚已经死了?刚刚的只是幻觉么?白小晶摸了摸脸颊的泪水。

    “不要,不要……”白小晶扫了下通讯录一眼,看着刚刚来电的那个陌生号码。

    不是幻觉?

    “咯吱……”

    一声轻响,大门缓缓被人推了开来。

    一道消瘦修长的人影落入白小晶的眼前。

    他身后白色的阳光将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容,白小晶的泪水慢慢滑过,唇瓣颤抖:“仙……仙楚……”

    白小晶扑入了仙楚怀里,用力地抱紧仙楚的肩膀,大声哭泣。

    “我还以为你死了,我一直联系不上你。我们都好怕,如果你不在了,我该怎么办?昭雪那一天站在屋子的废墟前哭了好久,后来她在家里哭了整整一夜,那时候,我不能哭,我是她们的白姐姐,我只能强装笑容的哄她还有哄王慧。”

    “可是……我偷偷给你打了好多个电话,我都把手机键都按烂了。可你就是没接。我还以为你死了……我好怕……好怕……”

    “仙楚,原来你还活着……原来你还活着……”

    情绪具有感染的能力,听着她的哭声,仙楚抚摸着她的粉背,一言不发,只是任由她的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