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软妹易推倒(三更,万字)

作品:《恐慌沸腾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恐慌沸腾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唐峥,既然惩罚部囘队不来,给咱们nong一顿宵夜解解馋吧夕林卫国坐在篝火旁,拨打着木柴,单手抚囘摸囘着肚皮,笑眯眯地看着唐峥,自从尝过了他的手艺后,老兵就惦记上了。

    张妍和李欣兰也是一脸期待地望着他,不自觉地吞了。口水。

    “我又不是你们的仆人,算了,下不为例哦。”唐峥的一手厨艺完全就是为了野外求生而锻炼出的,现在被用在几个馋鬼身上,让他有点大材小用的感觉,“我是不是故意把粥做糊呢,省的你们以后再烦我。”

    “别生气呀大厨,能者多劳,我帮你扎帐篷。”井卫国从唐峥背上取下了背包,掏出了大型的野营帐蓬和铁锹,走到一旁,忙活了起来。

    “我也不吃闲饭,帮忙打下手。”庞美琴也赶紧凑了过去,她这会儿也不敢再提提前离开的话题了,巴不得众人多陪她几天呢。

    “既然没有危险,你们去河边洗澡吧,脏兮兮地看着难受,我煮rou粥和烤rou好了。”赢商舞貌似厌恶地皱了皱秀美,瞄了几个人一眼,捂住子鼻子。

    “的确有点难闻,洗澡去。”庞美琴使劲嗅了一下,随即抛下手中的绳子,拉着李欣兰和张妍去洗澡了,她不放心这两个女人,怕她们趁机向唐峥献殷勤。

    “你有那么好心?你该不会准备给大家的rou粥中添几个毒蘑菇或者是某种昆虫的大囘腿和内脏吧?那玩意可是随处可见。”唐峥瞅了瞅赢商舞,没有动,多疑的他绝对不会离开rou粥半步,随即向旁边一棵烂掉的朽木上指了指。

    赢商舞顺着唐峥的手指看了过去,当即气的要命,一只灰色皮mao的小动物正在和几簇沾着夜间露水的蘑菇较劲,掰下来后,顶在脑袋上,很快地消失在密林中。

    “你是在嘲笑我?”赢商舞怒了。

    “别吵了“塘,你去洗个澡吧,我保护rou粥。”林卫国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放心,我绝对不是想偷吃的。”

    “太可恶了,你要是饥囘渴一点,我也不能这么绞尽脑汁了。”看着唐峥离开的背影赢商舞终于有机会移动到了他的背包旁,迅的拿起了他喝过的半瓶矿泉水,将两倍剂量的小yao丸放了进去。

    “这下可以了。”赢商舞刚打算把瓶子放回去,又改变了主意,多放了十颗进去,“让你诋囘毁我,不听话这就是和主人作对的下场,接受教训吧,玩具!”

    搭帐篷的林卫国不时地回头看一眼,确定赢商舞没有靠近rou粥,便放心了,完全不知道唐峥的矿泉水已经中招了。

    “秦嫣和白果果然还活着呀,命够大运气够好,就是周舟太倒霉了。”庞美琴吃着rou粥看到气氛融洽,便开始提出唐峥感兴趣的话题然后再准备移到图腾印章上,向张妍索要。

    “不是运气好而是判断不出所料白果和秦嫣应该是一起跳伞的而且很有可能在一起。”唐峥拿起了矿泉水刚要喝听到这话又停住了。

    “不会吧?这种事你怎么知道的?”庞美琴不信。

    “如果是一个人,秦嫣还好说,胸大无脑的白果绝对早就挂了还有你和周舟看混的多惨,欣兰姐就聪明多了,知道和林卫国一起。”唐峥准备和喝水又再次被打断了。

    “空降那天我听到唐峥喊大家聚在一起当时就拼命就挤到了最近的林卫国身旁不然肯定也是孤身一人了。”李欣兰想想都害怕要是没有老兵照顾,她绝对就挂了,因为两个食物和住宿问题她都没办解决“团长大人敬你。”

    李欣兰端着媒头rou粥,向唐峥遥举了一下。

    “客气了。”唐峥很平静没有多少得意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而正是这些事,却能影响到别人的生死。

    “别显摆你的推理技能,赶快喝水呀。”赢商舞用眼角观察唐峥看到他屡次三番被打断,郁闷滴差点吐血,恨不得扑过去,捏开他的嘴巴把水给硬生生地灌下去。

    “你们睡觉吧,我守夜。”看到夜宵时间结束,话题都没转会到自己希望的方向,庞美琴叹了口气,随即自告奉勇守夜,想增囘加一些印象分。

    “好的,欣兰姐负责后半夜。”唐峥也没办总是让自己和林卫国守夜那太不公平了,而且还会让她们滋生惰ing,把矿泉水喝完唐峥咱起身拍了拍裤子,“去睡了晚安。”

    看着唐峥抛掉那个空掉的瓶子,赢商舞好不容易才忍住大笑的冲动。亨哼,你可赚到了,一百点数二十粒的效禁yao,说明书上说一颗就能让男人硬一天,据说就算是一只公猫服用后看到了一头母老虎,也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耸囘动身囘体,要是剂量再多一点,怕是那个倒霉鬼连找囘女人的时间都没有,当街找个柱子就会扑上去,甚至是趴下和地板做俯卧撑。”

    “晚安。”张妍很配合的道了个安,紧跟着钻进了帐篷中,只有在唐峥身旁,她才会感到安全。

    李欣兰有些吃味,倒是没有说什么,她不想让唐峥觉得她小肚ji肠毕竟是自己在倒追他更何况她也看出来两个人并没有做什么。

    “yao效什么时候会作呢?”赢商舞已经准备看好戏了,可惜没有著片爆米花外加一大杯可乐。

    进了帐蓬的唐峥觉得头晕晕的浑身有点燥热也没别处想他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有点着凉了毕竟受过伤的身囘体还是很虚弱的。

    “张妍,帮我把睡袋铺好。”看到女孩跟了进来唐峥笑了笑,让她帮忙,有免囘费的女仆,他是不介意用一下的。

    张妍嗯了一声蹲在了地上,把褶皱的睡袋nong展,然后又掏出mao毯,垫在了上面忙碌的女孩很贤惠。

    “没看出来,tun囘部还挺翘挺丰囘满。”唐峥嘀咕了一句,tian囘了tian干裂的嘴角,视线上移,落在了女孩的脸庞上。

    女孩蹲在地上,曲线毕露,因为穿着短裙,根本遮不住被内囘裤包裹的tun囘瓣,两条白暂的大囘腿更是暴囘露在视野中…

    唐峥本来只是下意识的瞄一眼,可是几秒后,一团火焰便开始在胸ps口囘中燃囘烧,让整个身囘体都燥热了起来,然后喉咙干,尤其是在女孩四肢趴在睡袋上,撅着屁囘股,想要撑展远端褶皱的mao毯时,唐峥再也忍不住了,扑上了上去。

    张妍突然听到身边穿来了一个急促的呼吸,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双大手就抓在了自己的tun囘rou上,用囘力的捏着,有点疼。

    “唐,唐哥。”张妍的声音颤囘抖了,她知道身后的是唐峥,她也没有抱怨,只是觉得害羞。

    唐峥什么都没有听到,眼中只剩下了手中抓着的tun囘rou,俯下囘身囘子吻了女孩的脖颈一下,这个动作让他早已狰狞膨囘胀的下囘身野兽顶在了女孩的屁囘股上。

    感受着脖颈上的粗重喘息,感受着屁囘股上那灼囘热的硬囘物,红晕一下子就爬满了张妍的脖颈和脸颊,女孩的身囘体难以遏制的轻微抖动子起来。

    女孩没有拒绝,一副鲜yan欲滴任君品尝的娇羞模样更加的刺囘激到了唐峥,嘶啦一声,张妍的运垩动服被拉开,紧跟着胸囘罩也被粗囘暴的扯掉了,一对éi囘美白腻的大白免立刻跳了空中,似乎有一阵寒风吹过,张妍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

    唐峥伸手抓囘住了两只白鬼,肆囘意地rou囘捏把囘玩着,女孩终于呻囘yin出声。

    “唐哥,欣兰姐他们还在外面,会的……会被听到的。”张妍喘息着,还保持着一丝理智,她抓囘住了唐峥的手,想劝他等晚上别人睡了后再做,可是说完后又后悔了。

    “万一到时候唐峥不做了怎么办?庞美琴回来捣1uan怎么办?他们明天就要回去那个世界,我如果不珍惜,就再也没机会了。”张妍咬了咬牙,放弃了,“管她呢,听到了又如何,这是我的幸福,与别人何干。

    “不会吧,这个姿囘势,至少让我看到你呀。”张妍刚下定决心,就感觉屁囘股一凉,内囘裤被扯了下去,她想要转身,可是被唐峥按着脊背,做不到,只能回头,然后女孩就看见唐峥脱掉了防护衣,释放了胯囘下已经苏醒的野兽,下一刻,身囘体被刺穿。

    “嗯。”张妍的喉咙里溢出了一丝呻囘yin,mi醉之前,她最后的一个感觉就是唐峥的身囘体真的很强壮,很完美,就像那些名家刻刀下,传承了千年的大理石雕像。

    “这是搞什么?”帐蓬中刚传来声音的时候庞美琴她们就注意到了,可是并没有多想,毕竟唐峥的人品是经过好几次考验的,可是等到张妍控囘制不住呻囘yin声,肆无忌惮的叫出来的时候,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怪异起来。

    “我出去走走,巡逻去。”林卫国知道自己不能在这儿待下去了,偷听自己兄弟那啥,也太不像话了,于是满脸的尴尬,像被狼追赶的免子一样,逃掉了。

    “她怎么可以这样!太不像话了。”庞美琴没理会林卫国,只是盯着帐蓬,狠狠地握拳砸在了地上,她不是说唐峥,而是骂那个张妍,“卫世纪的女孩,就那么美味吗!”

    “还是个漂亮的处囘女呀,只要唐峥不傻,就知道该怎么选。”赢商舞开始刺囘激庞美琴,其实她很想告诉这女人,十几倍的校禁yao放进去,现在就算站在唐峥面前的是一头母狮,他也会毫不犹豫扑上去,直接车翻,然后爬上去。

    “居然被张妍抢走了唐峥的第一次,真是太可气了。”庞美琴嫉妒了,就像被抢走了糖果的小孩,恨不得立刻冲进去,甩那个女孩几耳光,不,是女人了。

    “你也可以进去呀,那女孩估计应付不了唐峥一晚。”赢商舞又开始出主意了,调侃这个两女人。

    听着帐篷中传来的密集的啪啪啪声,老实说,庞美琴真有冲进去的打算,不过随即想到可能被埋怨,硬生生的压下了这想。

    “赢商舞,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一直到帐蓬中传出声音开始,李欣兰就把秀眉皱成了一个川子,她绝对不相信唐峥会是这种急色毫无廉耻的人,就算要上那个女孩,他也会选个僻静的地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几个女人明目张胆地听床囘戏。

    “我能做什么?”赢商舞白了李欣兰一眼,拿出了手囘机,调侃道,“你说我是不是该把这些声音录下来,然后隔三差五地拿出来给唐峥欣赏一下?呵呵!”

    太开心了,一想到唐峥听到这些喘息后会变成怎样一副苦bi的表情,赢商舞就忍不住的大笑出声。

    “你果然做了什么。”李欣兰怒了,不过考虑到实力的差距,终究是忍了下来,但是瞟了帐篷一眼,心中那股烦躁怎么都驱不散。

    “真后悔,被人捷足先登了。”少囘妇的脸颊泛红,站起身,本想离开了,可是想到这两个女人有可能对唐峥不利,又气呼呼地坐了回去。

    “不走了么?还是说你喜欢听别人叫囘床的声音?”赢商舞说完,自己却站起身,走进了密林中,她现自己也有点感觉了,再呆下去,估计会出丑。

    ……哼哼,足足十几倍的量呀!”赢商舞估摸囘着唐峥要折腾一个晚上了,于是找了个粗囘大的树干,躺了上去,开始休息。

    “李欣兰想要成为唐峥的心灵港湾,他的倾诉依托?呵,做梦去吧,只有一直纠结挣扎的玩具才是好玩具。”赢商舞已经很期待看到明天唐峥醒来后,要如何面对她们了,“当然,他也要有力气爬起来才行。”

    帐蓬中,张妍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喘息着,抱着唐峥的脑袋,继续应付他的冲击……

    凌晨的圆月也出来凑热闹,透过帐蓬的透气窗,洒下了一片斑驳的阴影,直到半夜,茂囘密的丛林才安静了下去。

    张妍坐起来,看着熟睡的唐峥,俯下囘身轻囘吻了下他的嘴唇,然后从短裙的口袋中掏出了自己的手囘机,然后躺下,凑到了唐峥脸庞,做了个轻囘吻的姿囘势,接着举起手,选择好角度后,按下了拍摄键。

    咔嚓,朦胧的月光中,两个人的头像被定格!

    不把22世纪的软妹子推了,多遗憾呀,大家满足了么!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