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遇袭

作品:《恐慌沸腾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恐慌沸腾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唐峥自然不会让琉奈碰记忆消除器,向旁边躲了一下手臂,结果正赶上地铁减速进站,琉奈没控制好身体重心,一下扑进了他的怀抱里,伸出的右手好死不死的按在唐峥上。

    要知道唐峥也是成熟健全的男性,刚才被那位l女郎的胸部贴身触碰,怎么可能不起反应,所以这下悲催了,立即倒抽了一口凉气。

    趴在唐峥怀里的琉奈猛的推开了他,羞的不敢抬头,红晕瞬间就爬满了她的脖颈和脸颊,西裤才多薄,琉奈固然摸到了唐峥那坚挺的下身,甚至都体会到了灼热的体温。

    白果哎呀一声,被推后的唐峥踩到脚了,一对更是撞在了他的背脊上。

    “香艳的地狱呀。”唐峥泪流满面了,这简直就是折磨,恨不得立刻跑回去找少妇欣兰宣泄一番。

    好在这一站下去的人比较多,车厢空了三分之一,否则唐峥真怕自己忍不住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来。

    “有座了。”白果提着背包坐到了椅子上,刚刚浩叹了一口气,就看到刚上来的十几个乘客相继地一头栽向车底,发出了咚咚的声响。

    “怎么回事?”琉奈下意识地靠近了唐峥,拽住了他的胳膊,脸上挂着些许的惊慌,因为除他们五个,所有乘客全倒了下去。

    “异形来了,向后靠。”唐峥观察左右的相邻车厢,提醒了一句,拉着琉奈快速的跑向了车厢角落。

    “那不是人类吗?”琉奈不解,对面车厢确实有一些人再往这一节狂奔,可都是人类形象,然后下一刻她就明白了。

    一个歪倒在座椅上的乘客的肚子突然爆开,一只多足的异形幼体发出了吱吱的尖叫,瞬间扑了过来,那些溅开的鲜血和碎肉撒的处处都是,粘在车厢上,就像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唐峥松开了琉奈,右手抓住武士刀柄,蹭的一声抽了出来,顺势斩在抱面虫身上,将它劈成了两瓣。

    吧唧,两块烂肉带着惯性,从琉奈左右身侧飞了过去,摔在车壁上,直接让看到这残暴一幕的她愣在了原地。

    “抱面虫的身体中全是酸性血液,别被喷到。”唐峥拉着琉奈继续前冲,这只抱面虫的呈现就像拉开了攻击信号,一些乘客们的肚子爆开,抱面虫窜出,扑击而来。

    “白果,给我枪。”唐峥挥刀劈裂了两只,然后猛的一甩手臂,将琉奈推进了角落,堵在了身后。

    白果堪堪达到,正在打开背包掏雷暴突击步枪,铁英看到这状况,黝黑的脸庞上挂满了浓重的神情,立刻打开了旅行挎包,掏出了p5冲锋枪。

    “就这破烂武器?没开玩笑吧?五个弹夹都不一定宰失落一只异形。”张义峰怒吼着,指责铁英,他都要后悔死了,真不该该出来趟这趟浑水。

    “赢商舞就没给们弄一些重火力?”唐峥也是呲牙,年夜意了,原本以为铁英够专业,可是忘了他们根本没遭遇过几次异形,不晓得它们的厉害。

    “不至于吧?”铁英回了一句,然后不服气地展示了他精湛的枪法,窜过来的八只异形幼体除去一只被唐峥砍死,其余的都被他枪枪爆头,一颗子弹解决。

    吧唧,吧唧,全是抱面虫失落落在车板上的声音。

    “唐哥,给。”白果单手将雷暴步枪递给了唐峥,另一只手拿出了4a1,用肩膀顶在地上,单手一拉枪栓,咔嚓一声上了膛,然后举起,瞄准了车厢连接处的门。

    这帅气的动作立刻引得铁英喝彩,琉奈也是对她刮目相看,至于拿着一把a74的张义峰,已经被无视了。

    地铁在向东侧开,五人的位置就在本节车厢的尾部,在整列地铁的倒数三节,不过已经没体例赶到最尾端了,只能承受两面受敌的冲击。

    “们三个守前方的车厢,我负责后方。”在解决失落本车厢内的抱面虫后,唐峥收刀回鞘,接过步枪后突然转身,拉开了车厢连接门,朝着里面狂奔而来的人群扣下了扳机,此刻他懊恼不已,觉得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欠好使了,居然没想到在最后一节车厢上车。

    “难道我有了女人后智商也下降了?”唐峥吐槽了一句,一脸的苦逼脸色。

    哒哒哒,哒哒哒,在异形闯入车厢,扯失落身上的人皮后,白果三人也开枪了,琉奈第一次见到异形变身,看着鲜血淋漓的人皮和啪塔啪塔从身上地下的恶心酸液,她扶着车壁吐了出来,正好喷了唐峥一身。

    唐峥却是顾不上这些,忙着用扫射出的雷暴球弹幕清空后方相邻车厢中的异形。

    异形跳跃着,遁藏着子弹前进,每一次踏在车壁上,城市发出咚咚的声音,就像击打心脏上,让人毛骨悚然,连带着那些尖锐的吼叫似乎也侵入骨髓。

    普通枪械的侵彻力和停止作用果然不可,铁英耗费了一个弹夹,才打落重伤了一只异形。

    “白果,换-gun手枪。”唐峥提醒了一句,白果又犯笨了,忘记使用强力武器,还潜意识地认为突击步枪一定比手枪好。

    “哦。”白果总算还没笨到底,直接将4a1丢给琉奈,掏出了-gun,开始射击。

    在众人的视野中,白果只是瞄准了一只异形,然后扣下扳机,子弹什么的都没有看到,可是就想有个延迟一样,一秒后,被瞄准的异形直接爆成了一团火球。

    “够强力。”铁英羡慕不已-

    gun没有子弹飞翔的轨迹,甚至连子弹实体都没有,简直防不堪防,唯一的缺点,恐怕就是那稍稍不足一秒的延迟杀伤。

    一只异形扑到了身前五米,张义峰正要开枪,那异形却是突然爆成了一团火球,燃烧的碎尸块溅裂的处处都是,一股皮肉烧焦的臭味开始弥漫在车厢中。

    练了十多年的剑道,琉奈的精神和意志力远比普通人强年夜,渐渐地冷静了下来,开始关注战场,甚至间或还能用4a1点射异形,究竟?结果是政府议员家的年夜姐,显然是摸过枪的,比张义峰打的都有模有样,准确率高了很多。

    “不错。”唐峥暂时清空了相邻车厢的异形,立刻转头,攻击本车厢,支援白果。

    “那边没事了吗?”琉奈侧头望了一眼,差点又吐出来了,整个车厢内全部铺满了残肢断臂和鲜血,玻璃窗上更是粘着数不清的碎肉,就像一场人间地狱,而那些被强制睡觉的乘客就躺在其中,要是醒来看到蛰伏场景,一生城市恶梦不竭。

    “强度貌似不是很年夜。”顶过了第一波后,异形的攻击缓慢了下来,究竟?结果地铁车厢狭窄,它们的攻击阵型没体例展开,只能一个标的目的。

    “这还不年夜?”琉奈难以置信地看着唐峥,实在想象不出他此前到底遭受了怎么样的攻击,“难道是异形潮?”

    “只要将它们压制在对面的车厢就没问题,狭窄的连接门太给力了。”铁英也看出来了,这地形必定是攻击的一方受限制,“幸亏它们没远程武器,否则咱们全的玩完。”

    “它们会喷酸液。”白果绷着一张童颜强调道,“射程最起码有三米。”

    “那构不成威胁。”见到异形突不破狙击线,张义峰又变得淡定起来,向琉奈搭话,故意显示他的无畏“琉奈,能通过父母的关系搞一些武器吗?”

    “开什么玩笑。”琉奈白了他一眼,“不知道日本禁枪吗?”

    张义峰反不但没因为白眼气馁,反而更加积极了,觉得这是两个人关系变好的证明,于是再接再厉,“也看到了,没有重火力对它们很难。”

    “是不是还想来点at-4和rpg火箭筒呀?”琉奈一脸的讥讽,“干脆去抢美军的冲绳基地算了。”

    “再来点手雷。”铁英也加入了讨论,“p5也很不趁手。”

    “我更想弄一架阿帕奇直升机停在家别墅的房顶。”唐峥绝对不是笑,他也后悔没弄一些重型火力,不过好在手雷够多,“白果,分几颗给铁英。”

    “嘿嘿,好工具,唐峥照顾自己那侧吧,有了这玩意,我一人足以。”铁英一脸狞笑的接过手雷,拔下保险针,砸进了对面的车厢。

    轰隆,两排玻璃窗都被震碎了,碎片打在车壁上,发出了叮叮铛铛的声响,几只异形也被卷进了硝烟中。

    “们不怕误伤吗?”琉奈看着那些昏迷的乘客,悚然一惊,想起了他们的抚慰。

    “应该不会被误伤。”唐峥也不确定,他没忘记在医院时那些死失落的无辜者,可是这些乘客此时却完好无损,看样子木马也不是全能,或者它故意造成这种结果。

    琉奈刚放下心,又担忧地叫了出来,“把地铁弄出这么年夜的破坏怎么办?貌似还有监控器呢,咱们根本跑不失落?”

    “安心吧,这些异形的尸体很快就会刷新失落,而车厢也会变得和以前一摸一样,这是木马游戏的善后规则。”张义峰又开始装年夜头蒜,恍如什么都智珠在握的模样,“那些被强制睡眠的乘客醒来后,什么都不会记得。”

    “恩,好像玩真人的角色饰演游戏一样。”琉奈点了颔首,看到一些异形尸体确实刷新失落了,不由地感慨作声,随即又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紧张和期待中,他现在已经不怀疑众人的话了,“们是未来人?”

    “不是……”张义峰完就挨了唐峥一脚,刚想发怒,就被一句话顶了回去。

    “要是把银色木马的信息流露到一定水平,会被直接抹杀的。”

    “开玩笑?肯定是想找个理由的打我罢了。”张义峰才不相信这种劣质的谎言呢,“不是告诉过爱理的身份吗?”

    “唐峥他是未来人,那是假情报。”白果替唐峥辩白。

    “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唐峥有些后悔了,他刚才只是下意识的善良爆发,真不该该阻止他,看一看木马到底会在玩具把秘密透漏到什么水平的时候抹杀失落他们。

    琉奈看向了张义峰,期待回答,可是后者尴尬的笑了笑,什么都没,他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咦,唐哥,如果司机也被强制睡眠,那不就是没人开地铁?会不会撞上?”白果第一次比他人反应快了一拍。

    “糟糕,去驾驶室,铁英开路。”唐峥打失落了后面扑上来的几只异形,让年夜家赶紧往前跑,“如果异形也能制造事故,那咱们就危险了。”

    “是不是多虑了?”张义峰还在试图表示他的镇定,可是额头上渗出的汗水比谁都多,并且正跑在五个人正中间。

    琉奈暗骂了一句胆鬼,眼神很不屑。

    “咦,车减速进站了?”感觉到地铁的轻微震动,唐峥皱起了眉头,让众人停了下来。

    “我就太年夜惊怪了,瞧,又撑过去一场战斗,这都是美丽的点数呀,我杀了几只异形,算一算,最起码十来只吧?”张义峰扳着手指头,做作的数着,因为异形正在被刷新,这让他觉得平安了下来。

    “应该没问题了。”铁英也松了一口气,琢磨着要快点弄些重型武器了,这p5真不给力,“唐峥,那个仪器是怎么回事?貌似照他人一下,他们就会失去记忆?”

    “是记忆消除器,对了,咱们可以用这玩意去黑.帮中弄些武器,他们肯定有吧。”张义峰故意地流露唐峥的秘闻,还给他放置一些危险任务。

    “记忆消除器?”琉奈眼睛一亮,盯向了唐峥,“们的日元不会也是这么弄的吧?”

    “答对了,可是没奖励。”

    地铁停了下来,铁英三人把目光看向了唐峥,期待他的决定。

    “出去吧,再来一场可搞不定。”张义峰讨厌这种被无视的感觉,“琉奈,至少地面上很平安,异形不会在公共场合攻击目标。”

    “恩。”琉奈也不想呆在鲜血流淌的车厢中,走了出来。

    “喂。”唐峥刚想拉她,地铁突然动了,速度还挺快,唐峥没体例,只能拉着白果跳了下来。

    “们没觉得这里人很少吗?”看到琉奈要跟着张义峰往出跑,唐峥赶紧制止了他们,一股危险的感觉萦绕在了心头。

    ?.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