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一场噩梦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夜已三更。

    听着远处传来的更夫吆喝,阿贵忙自强作精神。

    他看了看头顶的那轮毛月亮,又瞧了瞧四下空荡的岔口,像是觉得有些冷,下意识缩了缩身子,都快凑到马屁股上去了。

    街上这会冷清极了,马车就在城门口的里面,原来他从盘山岭子回来,却是担心苏鸿信的安危,又不知回去该如何给掌柜的交代,只在这一直侯着,等着苏鸿信,可眼看时辰越来越长,心里也跟着打鼓了,他倒是想回去找找,但人怂胆小,自是不敢。

    “这咋还没回来啊?”

    嘴里嘀咕着,他已跳下马车,双手拢袖,站在原地跺起双脚,冷啊。

    路边都开始结霜了。

    “梆梆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梆梆梆”

    “三更天了!”

    更夫弯腰驼背,拎着更鼓,一路敲敲打打的。

    阿贵远远瞅了一眼。

    原来是老陈头。

    “这是换打扮了啊!”

    他啧啧称奇。

    这老陈头平日里过惯了穷苦日子,一件破袄愣是没见他换过,今儿这一身可当真是体面极了,穿了件崭新的大黑袄,黑的都不见丁点反光,周整的更是瞧不出来一丝褶皱,好像被熨斗推过的一样,连带着下身的棉裤棉鞋也都是新的。

    阿贵缩着脖子,冻得不停跺着脚,眼里好不羡慕,远远的就搭腔招呼了句:“嘿,老陈头你这身行头不错啊,排场极了,哪置办的啊?这手艺可真不错,连针脚都没见一个!”

    老陈头顶着驼背,头上一头蒿草似的乱发随意扎着,低着头走的,听到伙计开腔,下颔一抬,便抬起一张有些枯干的老脸来。

    “哦?阿贵啊,你咋在这呢?”

    老陈头紧赶慢赶的说完一句话。

    边说边往过来走。

    阿贵抹了把鼻涕。

    “等人啊,这大半夜,可真他娘冷。”

    顺手就把车上挂的酒袋子解了下来,喝了一口。“来,你也来点儿,要我说啊,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早该歇歇了,儿女都成家了,还有啥忙活的!”

    边说他边把酒袋子往老人手里一推,只一碰到老人的手,立马就是一个哆嗦。“嘶,哎呦,你这手可真凉的嘿,赶紧喝点,暖暖身子!”

    老人接过酒袋子,闻言点点头,道:“是啊,是该歇歇了,你饿不?我这还有一些吃的呢?咱俩喝点,一人也怪冷清的!”

    阿贵眼睛一亮,但马上又道:“吃的?该不会又是什么窝头吧?算了,窝头就窝头吧,这大晚上的也没个说话的人,咱们凑凑,赶明儿去我那,我好酒好菜招待你!”

    他吸溜着鼻涕,张口就来。

    老人笑笑。“不行啊,过会儿我可就得走了,儿子给我置办了间新房子,还买了几个丫鬟呢,要不等会你跟我去吧,保管让你吃饱喝足!”

    阿贵听的一愣,心里只道,嘿,莫不是这老陈的儿子走了大运发了横财?自己咋就没这运气啊,正想着他眼睛忽一瞪,但见老陈头伸手居然从怀里取出来两只烧鸡,油光水滑的,心下立马肯定对方是发财了,被那酒气一熏,鬼使神差的点头就应了。

    “那行啊,等会就去你那,好好喝几杯,你这可算是熬出头,有好日子了,往后就享福吧!”

    一人捧过一只烧鸡,凑着马车就吃了起来。

    可这不下嘴还好,只下嘴一咬,阿贵就觉得嘴里的肉啊,味同嚼蜡,非但不是热的,冰凉渗牙,竟然连半点味道都没有,寡淡如水,而且就好像是半生不熟的一样,当场就给“呕”的吐了出来。

    “老陈啊,你这肉不对劲儿啊,哪买的这是?这也忒难吃了!”

    阿贵皱眉问道。

    顺便搭眼瞧了瞧身旁蹲着的老陈,就见这老陈抱着烧鸡,连撕带咬,啃的那叫一个香啊。

    阿贵是越瞧,越觉得不对劲儿啊。

    他又取过酒袋子喝了一口,烧刀子入喉,火辣滚烫,正想着哪出了问题,冷不丁就听老陈头说:“对了,我今晚上可是请了两个客人,加上你咱们整好凑上一桌!”

    阿贵不经意的搭话道:“客人?谁啊?这大半夜的,倒是挺热闹!”

    “余家当铺的掌柜和伙计!”

    突的。

    阿贵不动了。

    这下,他终于有些反应哪不对劲儿了,两腿慢慢打着摆子。

    听着身旁吞嚼撕咬的动静,阿贵只觉得浑身汗毛倒竖,身子骨都像是冻僵了,喉头一鼓,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额上立马见汗。

    “咋了?不合口味啊?”

    老陈头的声音冷不丁在他身后响起。

    阿贵心头一个激灵,差点没哭出来,语带哭腔的道:“合口味,好吃着呢!”

    说罢,捧着那只烧鸡硬着头皮啃了起来,还是那味儿,难吃的他能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但愣是被他咬牙给咽下去了,他也不敢回头,只结结巴巴的问:“老陈,前天晚上,余家当铺出了两条人命你知道吗?”

    “出了人命?谁啊?”

    老陈的声音响起,像是浑不知情一样。

    阿贵一听,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他慢慢僵着脖子转过头,就见老陈还在埋头啃东西,心里忐忑发毛的颤声道:“前天晚上,死的,不就是余掌柜和他那伙计么,还是你发现的呢!”

    老陈头突然不动了。

    就那么定定的蹲那,然后在阿贵浑身抖若筛糠中,一点点的抬起了他那张干瘪枯瘦的老脸,黑洞洞的眼眶里,一双大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还有一张合不住的大嘴,脸色更是泛着阴森的青白。

    “给老子滚!”

    只说阿贵正自心神发颤,亡魂皆冒的时候。

    耳畔突然炸起一声冷哼。

    那老陈头本是阴森的老脸,瞬间现出一抹恐惧之色,一个转身竟是凭空化作一股鬼气,掀起一股阴风没了动静。

    冷风袭来。

    阿贵陡然打了个哆嗦,他忽觉脸颊一痛,忙睁眼去看,就见苏鸿信正背着刀,浑身溅满了腥臭的血迹,冷眼瞧着他。

    “深更半夜的,你他妈的竟然敢在十字岔口睡觉,不要命了?差点被路过的孤魂野鬼把魂勾了去!”

    阿贵茫然四顾。

    身边哪还有什么老陈头,再看裤裆,敢情已是尿了出来,当下“哇”的就哭了。

    一场噩梦。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