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正主寻来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如今这世道,不同于那些武侠小说里说的,武林与江湖,虽说有相通之处,却又非完全相同。

    国分南北,武门自然也分南北,北方武林,多是以太极、八卦、形意、八极、戳脚、燕青、谭腿、三皇炮锤等为主的势力,而南方,最出名的无外乎洪、刘、蔡、李、莫;若真要细说,倒不妨把武门看作是介乎于江湖边缘却又依仗江湖而存在的势力,凡事多讲些规矩,武人嘛,做事直接,当然是以手上功夫来论。

    至于这江湖,那说的可就多了,囊括了三教,及八门九流,还有各方地域的帮会、堂口、乃至各路黑白两道势力的统称。

    这便是江湖,江湖就是没规矩,谁权大、钱多,谁就是规矩。

    坐次要分先后,人要分个三六九等,江湖更得分个三教九流,高的看不起矮的,贵的瞧不起贱的,富的更是欺凌穷的;说起来,苏鸿信还算不上武门中人,他是下九流里的货色,耍的还是捞阴门的手艺,人惧鬼厌,说的就是他这种行当。

    打从那日在街市口亮了刀,斩了头,这天津城里,看见他的人,无不是避而远之,如见蛇蝎鬼魅,不过,世道如此,人心如此,苏鸿信也懒得去在这些事上浪费功夫,除了平日里在衙门溜达会儿,他也落得清闲,整日里埋头习武,却是为了进京做准备。

    好歹来都来了,不去那龙潭虎穴里闯上一闯,岂非憾事一件。

    过了初春,转眼便是入夏。

    这天傍晚,就见通福客栈的王掌柜,满头大汗的拎着个食盒,小步慢赶的绕到运河边上的一间小院外。

    还没进去,便能听到院墙里响起的呼喝声。

    木门半掩,王掌柜推门而进。

    “嘎吱~”

    干涩的门轴一转,但见院里不大不小的泥地上,一人精赤着上身,紧勒着裤带,头顶披散着乱发,脑后留着条小辫,怀中搂着个面盆大小的石磨,正在手里翻转抛举,脚下则是贴地蹭着古怪的步子,再听其口中气息沉浑绵厚,时吐时吸,呼啸有声,好不惊人。

    哪怕已是看见过很多次,可王掌柜还是不免心惊肉跳,他招呼道:

    “苏先生!”

    “砰!”

    听到掌柜的开口,那人一放怀中石磨,已是转过身来。

    入眼,便见此人胸膛上一只扭身顾盼的漆黑恶兽倏的回首张望过来,呲牙咧嘴,恶相天成;只待夕阳余晖一过,那双暗金色的兽瞳霎时仿似绽出骇人血光,惊的掌柜心头都是一个激灵,好像三伏天的天气瞬间凉下来一截。

    大热天的,别的地儿都是蝉鸣鸟叫,可这院子周围,却是静的吓人。

    这人五官一露,正是苏鸿信。

    擦了一把汗,他走到屋檐下一口半人高低的大缸前,只把上面反扣的簸箕一掀,就见里面竟是装着大半缸的酒浆,底下沉着不少药材,顺手拾起面上的瓢,满满一舀,便狂吞猛饮了一口,而后再舀一瓢,淋在了自己身上。

    他边揉搓着上身的筋肉,问:“咋了?是不是有事?”

    王掌柜擦了把冷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苏先生,昨儿个有人找我这来,说是能不能请您帮个忙,他家娃儿撞客了……”

    苏鸿信随意道:“小事,你让他过来吧!”

    王掌柜应了声,放下了手里的食盒,转身便赶了出去。

    打王五走后,他便买了这院子,平时也懒得出去,只在院中耍着拳脚,打熬着气力,拉伸着筋骨,饮食便让王掌柜瞧着饭点送来,练拳练的都快痴了。

    他着重练的是八极拳,此拳重浑身肢体的协调运用,对他现在来说,裨益甚大,不像太极和八卦那些内家拳,需要数年的苦修,才能习有所成。

    毕竟,他现在最精的是刀法,谭腿又是个半吊子,手上总得多点能拿出手的东西,不然去了京城,丢人是小,说不定命都得没了。

    “可惜,要是能得到形意拳的桩功,说不定进展会快些!”

    又舀了一瓢药酒,苏鸿信一口灌完,憋着喉中的滚烫热气,挪步走到院里的一颗桂树前。这桂树比他腰身还粗,时值六月末,桂香将放,他临到近前半步,步伐陡住,上身往前一斜,推肩抵肘,对着树干便沉沉靠了上去。

    “砰!”

    一声闷响,陡然自树干与苏鸿信肩肘接触的地方生起,沉重惊人。

    旋即枝晃叶落。

    苏鸿信口中闭气屏息,右脚绕树往侧一滑,却是把左肩换成右肩,侧身倾斜,双脚甫落,便似生根在地,腰身一震,立时又靠了上去。

    “砰!”

    又是一声。

    声音刚落,他左脚再滑,再换左肩,两双脚只绕着桂树盘转,一步一靠,一圈转下来,地上已是落满了桂叶。再看树干上,时长日久,这上面的一圈,赫然已是被磨平了沟壑,变得光滑,且浅浅凹了下去。

    又转了几圈,暮色渐深,门外多了几个脚步声。

    王掌柜边擦着汗边站住,身后还跟着辆驴车,驴车上,一个十来岁的半大孩子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上面,无精打采的,嘴里吃吃发笑,似傻似颠。

    可一到院门口。

    那孩子突然双眼圆睁,疯狂挣扎了起来,口中哇的又哭又嚎,尖声叫道:“啊,不进去,我不进去……”

    张嘴吐出的声音,竟是苍老无比,沙哑刺耳。

    三两下的挣扎,愣是把驴车摇的快要散了架一样。

    只把跟来的几人骇的惊恐失色,三个汉子连带着一个妇人,四人硬是按不住。

    正哭嚎着,院里却陡然响起一声冷哼厉喝。

    “滚!”

    冷哼一落,孩子哭声立止,面露惊恐嚷道:“饶命……饶命……这就走……”

    下一瞬,孩子挣扎的身子立马软了下去,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这小子在人家坟头撒尿了,赶明儿醒来去烧点纸钱,磕几个头,就没事了!”

    苏鸿信的声音隔着墙传了出来。

    跟来的几人对着院里便扑通一跪,嘴里千恩万谢的。

    随即就听又有声音又传出。

    “行了,回去吧!”

    这还没进门呢,驴车就又被赶了回去。

    王掌柜瞧的傻眼,忙道了几声谢,才跟着走了,边走嘴里还啧啧称奇。

    等人都离开了,苏鸿信慢慢走到门口,一双眼直直瞥向运河边上的一颗树。

    树底下,坐着个人。

    那是个瘦小枯干的汉子,貌近四十,穿着件无袖布褂,腿上是条浅灰色的灯笼裤,脚上踩着双泥渍斑斑的搬尖洒鞋,精瘦肤黑,上唇还蓄着两撇胡子,浓眉圆眼,正靠坐在树根下纳凉。

    身边的地上,斜斜横着一杆大枪,这枪可是长的惊人,好家伙,差不多都有三米来长了,枪头上裹着灰布。

    苏鸿信刚一瞧向对方,那人也慢慢转头,四目相对,他背后汗毛竟然全竖了起来,肉眼可见的冒起一个个凸起,全是鸡皮疙瘩。

    到底还是找来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