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针锋相对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砰!”

    眼见来人,余九眸光乍寒,手中捧着的茶杯豁然爆碎开来。

    茶水四散溅落。

    年过四旬的余九,甩了甩手上的茶汤,面无表情的徐徐站起,一双大眼已是渐渐眯起、凝起,变得凶戾阴鸷,似是一只吐信的长虫,随时会咬出来一样。

    “小杂种,你可算跳出来了!”

    阴森冷笑的言语,自其口中说了出来。

    一语方落。

    擂台底下原本侯着的人群,瞬间爆出一阵哗然、惊呼,而后一个个飞也似的走街串巷,却是把这消息传了开来。

    “打擂了,老少爷们诶,都快去看啊,余九爷要和那天津来的阎王爷打擂了,生死擂……”

    扯着嗓子嚎啊。

    一听到有热闹好戏可看,遂见那些胡同巷弄里,缕缕续续已是涌出来不少的人,男女老少皆有,贩夫走卒,一个个的伸着脖子,直往擂台上瞟。

    多少年了,打从杨露禅开始,京里这打擂的动静便成了人们翘首以盼的戏码,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那但凡是有,就绝不能错过,命可以丢,热闹不能不凑,这都快成京里的规矩了。

    何况,武门切磋常见,但这生死擂可是押上了自家的名声性命,谁要是死了,那他一身的名头可就算是成了别人的踏脚石,给人家铺路了,这可比那砍头杀人来的刺激过瘾多了,拳下分个生死高低,忒是个技术活。

    一见正主来了,西四牌楼周围的地方,原本还说笑闲聊,遛狗逗鸟的顽主闲汉们,立马撒丫子跑的飞快,生怕慢了挤人后头去,一个个挤破头的往里钻,一时间那是鸡飞狗跳。

    场下的动静,苏鸿信没功夫留神。

    那余九扭头朝自己的徒弟招呼道:“把状拿上来!”

    立见底下一人手脚麻利的翻趴上去,从怀里掏出两张生死状来,白纸黑字,墨迹已干,看来是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小子,够胆你就在上面按个印儿!”

    苏鸿信面露讥笑。

    “别拿话激老子,今天来,就没打算让你活着下去,不过,我信不过你!”

    他扭头对着场下的人拱了拱手。

    “在场的,不知道哪位武门前辈有兴趣上来做个公证啊?”

    余九脸颊肌肉紧绷,似是咬紧了牙关,强忍着杀意,但他也不多言,倒要看看眼前这小子还能耍出什么花招,反正甭管他找谁,只要签了这状,那便是不死不休。

    一句话撒出去,台下武门里的人你望望我,我看看你,都没胆上去啊,一是这余九武功高强,二是其辈分很高,乃是一门派的瓢把子,辈分低的上去了岂不是惹了笑话,武功低的那就不用说了。

    众人大眼瞪小眼。

    可就在这时,就听一个平和苍老的声音徐徐冒了出来。“既如此,那就我来吧!”

    寻声瞧去,只见人群里,一个头戴瓜皮帽,圆脸白须,身形略显宽胖的老人背着双手,正往上走来。

    “哎呦,健侯公,是健侯公啊!”

    老人身着黑缎马褂,内衬白袍,天庭饱满,两条灰白的浓眉如远山覆雪,大鼻阔嘴,双眼灿亮有神,瞧着有花甲的岁数了。

    一出来,只惹得一片惊呼。

    却说这老人是谁?

    此人姓杨,大号杨健侯,太极门里仅存不多的宗师之一,身份辈分更是高的吓人,乃是那杨露禅的第三子,自然非同小可。

    这下,连余九也不敢怠慢。

    他是横是恶,可真要和太极门论,还是这位老爷子,那就差的远了。

    老人模样和气,慢腾腾的一走,踩在木架搭的两米多高的擂台上,竟然轻盈无声,不闻响动,似是落在棉花上一样。

    连苏鸿信看的也有些暗自心惊,这化劲无形,怕是把脚底下反冲的力道都给磨没了。不过,听到这位的大名,他也没过多意外,杨氏太极拳里,自杨露禅名震京华开始,除其长子早夭之外,剩下的两个儿子皆属非凡,次子杨班侯亦是得了个“杨无敌”的名头,这三子杨健侯,则是授拳教武,布法传功,名望武德极高,故而为武门中人敬重尊崇。

    健侯公?

    听到这名字,他却是记起来一个事儿,前些日子,在源顺镖局里,马三与那得了手听劲的太极门高手厮杀恶战,好像就提到过这个人。

    如今那人的尸首可还埋在镖局里呢,也不知道“太极门”的人知道了会不会生出什么麻烦。

    但他脑中思绪转眼一清,已是冷冷看向那余九,不说别的,今儿,先把这厮办了再说,李书文可是给了他天大的情分,他要是躲着再不出来,那就真的是没脸在武门里混了。

    老人已是上了擂,接过两张状,瞧了瞧上面的字,然后又看了看苏鸿信,似打量了几眼,方才对着场下的人高声嚷道:“今有燕青门余九,与八极门苏鸿信,约战于擂台之上,拳脚无眼,故而,各立生死状一份。此战之后,生死勿论,过往恩怨一笔勾销,燕青、八极两派不得再报复寻仇,若无异议,二位便按个手印吧!”

    苏鸿信面无表情,这余九竟是把他划成“八极门”的弟子,不过,也行,他和李书文差的也就是个拜师敬茶的事儿了,一层窗户纸而已,那今天,他就替李书文挣个脸面。

    “小子,请吧!”

    余九冷笑连连。

    身旁已有人奉上红泥。

    苏鸿信一掀眉,撩了撩袖子,拇指一蘸,已在那“生死状”上按下了一个鲜红的手印。

    一旁的余九紧随其后。

    “好,状书已立!”

    杨健侯只将生死状对着台下众人一展,旋即又对擂上的二人拱了拱手,没说什么,便走了下去。

    这可是生死大仇,是私怨,旁人是轻易不能插嘴,多管闲事的。

    待到擂上只剩下苏鸿信和余九的时候,原本喧嚣吵闹的西四牌楼,已是飞快安静了下来,一个个目光灼灼,瞪大双眼的看着场上二人。

    余九脚下踱步变幻着方位,嘴里冷冷道:“小杂种……”

    话还没完,立见他对面的苏鸿信,五指一攥,手中立时暴起咯嘣声响,手背筋骨毕露,狞笑道:“尽管骂吧,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余九面容一僵,双眼陡张。

    “找死!”

    他脚下踩着弧形步,已是腾挪而上。

    “我先让你死!”

    苏鸿信眸子厉芒一现,几在同时,弓步一赶,提臂抖手,浑身哗的掀起一阵劲风,右肘已是往上一掀,整个人似弦上之箭,奔了出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