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终见慈禧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四更天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

    听着不远处巡夜太监的吆喝。

    苏鸿信抖了抖身上厚厚的一层雪,头发上的冰渣子现在化成冷水,沿着脖颈,直往他领子里钻,饶是这夜行衣再保暖,他现在也不禁暗暗叫苦,觉得手足发凉,只像是冰刀子割他的肉一样,真叫一个冷啊。

    脸都冻僵了,热气哈出去立马凝成白霜,就这会功夫,他脸上的面巾都冻硬了。

    大雪飘飘。

    苏鸿信面上却无变化,警惕着四周,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身旁的王五也是动也不动的趴着,一双眼睛眨也不眨,死死的盯着,须眉上都结了层白霜,口中呵出的热气,硬是把面前的雪都化出一个坑来。

    这可真是倒霉催的。

    恐怕今天晚上要白跑一趟了。

    却说他正暗自用着吞气法门驱散着寒意,忽见王五身子一震,小声道:“有人来了!”

    二人当下气息一屏,朝不远处的游廊望去,就听先是脚步声传来,接着,才见几个身影朝这边走了过来,一个太监,四个宫女。

    那太监手里拎着个灯笼,冻得瑟瑟发抖,两腿都在打哆嗦,几个宫女也是冻得不行,缩着身子,恨不得把脑袋缩衣领子里去,冻得是面白如鬼,流着鼻涕。

    “赶紧收拾吧,估摸着天亮的时候,老佛爷就要从宁寿宫过来了,可不能出一点差错,不然,咱家可就要罚你们!”

    屋顶上一直苦等的二人,听到这话,各自眼神一亮。

    宁寿宫?

    “行了,你们都留在这吧,我还要回去给总管回话呢!”等进了屋,老太监交代了几句,忙又拎着灯笼急匆匆的出来了。

    只是他却没瞧见,自己的身后,多了两条鬼魅似的身影。

    ……

    雪越来越大了。

    吹在脸上,就和剜人皮肉的刀子一样,针扎似的疼。

    苏鸿信与王五二人蓄势而行,紧跟着前面的老太监,借着李云龙给的飞爪在这宫苑之中穿行蹦跳,一直到了九龙壁,等看着老太监进去后,他二人心头久抑的杀机已是愈演愈烈,待借着飞爪翻上皇极门,眼见老太监进了宁寿宫,两人已是握刀在手。

    他们蹲伏在皇极门高高的门墙上,迎着风雪,眼神一定。

    杀机陡起。

    皇极门前,有四个侍卫把守着,如今天寒地冻的,一个个也都是冻得不行,眼见老太监过去了,四人这才朝手心里哈着热气,在原地来来回回的跺着脚,冻得嘴里嘶嘶吸着凉风。

    “他娘的,这儿天也太冷了嘿,嘶,等完事儿了,我请哥几个去那翠云楼坐坐,嘿嘿,听说最近新来了的几个姑娘,忒水灵!”

    “哈哈,行啊!”

    几人嘻笑着应和,正嘿嘿说着呢。

    不想耳畔就听一道急风从天而降,下意识瞧去,眼前只来得急看见一柄雪亮寒刀,自冷风里一晃,冷芒横空一转。

    “噗嗤!”

    两颗瞪大双眼的人头这便离了脖颈高高抛了起来。

    断颈处血喷三尺来高,如泼墨般溅在了雪地上,冒着热腾腾的白气。

    而他们对面的二人,此刻双眼瞪大,满面骇然,看着眼前的一幕,望着两具软倒下去的无头身子,一张嘴更是张的老大,看样子分明是想惊呼出声,可嘴里吐出来的,却是一声声“咯咯”异响,一口口乌红血水正不要命的自他们喉咙里逆涌出来,像是溺水了一样。

    “嗬……咕嘟……”

    只见他们的咽喉上,两把剔骨刀不知何时,已横插而过,将他们的话语堵了回去,夜色里,一人悬绳倒挂,横刀在手,取了他们的命。

    苏鸿信曲腿一直,松绳而落,手中剔骨刀一退,那二人脖颈上的血洞里立时冲出一股血箭。

    抬手一抖,只把飞爪抖落,苏鸿信已和王五收拾着地上的尸体,然后将皇极门给栓上。

    一甩刀上血水,两人一左一右,已是快步赶入风雪中。

    夜深人静,风吼雪怒。

    直到乐寿堂前。

    远远的,就见廊庑间侍卫林立,把守严密,不下二十人。

    苏鸿信不惊不慌,五指一紧,沉声道:

    “五哥,待会你先进去!”

    事急从权,王五也不废话,眼神沉着,认真道:

    “万事小心!”

    他说完一撤身子退入了暗处。

    苏鸿信握刀在手,眸中似有血光乍现,煞气勃发,事已至此,已无退路,唯有酣畅淋漓,杀他个痛快。

    他脚下缓缓踱步。

    只朝着那群侍卫不遮不掩的嚷了声:“嘿,孙贼,瞧这儿!”

    而后,一抬手里的剔骨刀,甩了甩,示意他们过来。

    事实上只在他开口的一瞬间,那群侍卫已是个个神情一凝,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什么人?”

    不待苏鸿信搭话,便已围了上来。

    苏鸿信慢悠悠的往后撤着步子,那群人追的更快。

    “抓住他!”

    呼喝四起,数条人影已然逼来。

    “噌噌噌……”

    腰刀纷纷出鞘,寒芒亮起,迫人眉睫。

    只见这些人脚下步伐灵巧转换,变化快急,用的竟全是八卦门的趟泥步。

    这便是大内高手么?

    苏鸿信眸光闪烁,步伐一停,长长呼了口白气,而后豁然暴起发难,不退反进。

    他双刀贴臂倒握,身子一伏,整个人如龙游虎扑,曲腿一转,两把剔骨刀往外一横,奔走之下,雪花如浪,已是掀起白茫茫的一片。

    雪浪之中。

    人影交错,刀光旋飞,叮咣碰撞声响,你来我往,腾挪变化之下,忽听一声惨叫,终于是惊破了这一夜的寂静,一声惨叫刚落,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惨叫。

    等雪浪随风而散。

    人影一分,却见一人单膝跪地,双手横刀外向,低垂的脸上,翻起一双冷厉森寒眸子,带着一股狞色。

    “呸!”

    一口殷红的唾沫,吐在了雪地上。

    苏鸿信徐徐起身,面前,已是躺着七个捂着腿脚惨叫哀嚎的侍卫,指缝里,外渗着热血,腿筋全都断了。

    “有刺客!”

    乐寿堂里,猝然惊起一声尖利慌张的急呼。

    苏鸿信眯了眯眼,左脚轻轻一抬,已是扫了在地上一人的咽喉。

    “嘎巴”声响,那人喉骨立碎,头一歪,已是魂归天外。

    一步跨出,他连着再赶数步,步步取人性命,或踢或扫,只将地上一干惨叫之人,悉数踢毙。

    看着那些面色阴沉大变的侍卫,苏鸿信呲牙露了个笑,笑的人毛骨悚然。

    “嘿嘿,你们想往哪去啊?我也是刺客!”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