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群妖入京,百鬼夜行(十一)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风急,雪骤。

    先前快急的震声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尘埃落定。

    巷道内,已见惊心动魄一幕。

    洋洋洒洒的雪花下,赫见宫宝田是横在空中的,被人托在空中。

    “哇!”

    一口滚烫逆血,从他的喉头涌出。

    他右手垂着在空中,离苏鸿信的胸膛不过分寸之差。

    苏鸿信仰倒在地,亦是嘴角溢血,那一拳虽未落实,但劲力却是伤了他,可他笑的猖狂,笑的歇斯底里,放声大笑,因为伤和败是两码事。 : :

    “哈哈哈……”

    就差那么一点,差一点。

    武夫相争,分寸之差,就是胜败。

    苏鸿信胸口发烫,喉中腥甜翻滚,但见他强自咽下逆血,双手一手落在宫宝田的心口,一手则是扣着他腰肋。

    身子一翻,苏鸿信松手撤开,已长身而起。

    燕子李三见状忙赶上来。“没事吧?”

    苏鸿信摇摇头,他又看着沉默不语的程廷华,拱了拱手。

    “见过程老!”

    程廷华看了看摔在地上正不住喘息,挣扎着仰头瞧来的宫宝田,也没说话,只是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而后走到宫宝田身前,看了看伤势,就见宫宝田心口,棉袄上已是多了五个指洞,但等把衣裳分开,再瞧胸膛,却只有一个乌青的印子。

    “还好,力道算是收的不错,修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宝田啊,你这辈子太过顺风顺水,成名极早,心气儿太高,是该收收了。”

    他说着话,已抬起一只不见掌纹的右手,落在那胸口上轻轻推拿起来。

    宫宝田眼神一黯,口中喷出一口淤血,也不知是气还是怒,干脆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

    另一头。

    “哎呦,吓死我了,我可真怕你一时失手把那宫宝田杀了,你当时没瞧见程廷华那双眼神,只怕宫宝田一死,这位也得出手,我都在心里准备拦他了!”

    李云龙抱着灰七姑咋舌不已,心有余悸。

    苏鸿信搓揉着胸口,失笑一声。“这也是情理之中的,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八卦门的人,何况宫宝田还是掌门,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瞧着被人打死,而且,姓宫的也算光明磊落,留他一命也不是什么事,权当还了程老的人情了!”

    “哈哈,你小子,功夫只能说是不俗,但胜在心狠,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李云龙啧啧称奇,一张老脸挂满笑容。

    今天苏鸿信这一场可是打的漂亮,虽说他学了八极拳和心意拳,但那姓李的两位却都没有开口收他的意思,只能说是沾亲带故,而且“刽子手”怎么说也都是下九流,经此一役,往后名头一出来,也能让人高看一眼。

    但李云龙话锋忽的右转,叮嘱道:“赢归赢,你心气儿可别飞上天了,还得踏踏实实,稳扎稳打的走,天底下能人无数,真正的厉害,人家都不屑去争名夺利,藏的深着呢!”

    苏鸿信点点头。

    “道理我明白!”

    二人沿着街面走出一截,不知不觉,已是入夜了。

    沿途走,就见街旁两边的岔口摆着不少的火盆,里面的纸灰亮着鲜红的赤焰,在风雪里打着旋儿,嗤嗤作响,似是有人在发笑,场面好不诡异。

    苏鸿信拎着个酒袋子,一口烧刀子入喉,肺腑间,立似火烧,他润了润干裂的嘴皮子。“今天晚上把事办了,咱们就动身离开京城!”

    老燕子巴不得呢,笑呵道:“行!”

    他接过苏鸿信递来的酒袋子,也小饮了两口,暖了暖身子。

    正走着。

    “大爷、行行好,让咱喝口酒暖暖身子吧!”

    路边,忽见个汉子蹲在地上,埋着头,冻得哆哆嗦嗦的,牙关打颤,嘴里的话都不利索了,像是牙缝里露着风。

    李云龙脚下一停,扭头瞧瞧,眼见这人冻得不行,也没什么讲究,顺手就把手里的酒袋子递了过去,那人也不抬头,一接过就大口嘬了起来,喉咙里咕嘟咕嘟的全是吞咽声。

    “哎呦,你他娘的,抬头喝不行,非得嘬!”

    李云龙瞧的一脸嫌弃。

    “行了行了,都给你吧!”

    干脆是不要了。

    一旁的苏鸿信没说什么,自顾前行。

    可身后却听。

    “大爷,行行好,能把衣裳给咱一件么?”

    苏鸿信脚步一停,嘴里蓦的一笑,反手抽出断魂刀只在李云龙瞠目结舌的注视中,对着那人就劈了下去。

    “你这是干啥呀,一口酒的事儿,不至于!”

    等人头落地,惨叫声起,老燕子这才急声道。

    可他马上就傻眼了。

    但见那人滚下来的一刻脑袋,满覆冰霜,乌青阴惨,一双眼睛更是漆黑如墨,阴惨惨的一副死相,浑身鬼气森森,赫然非人,尸首两分的同时,已化作一缕鬼气,飘散不见。

    他愣了愣,再看看在袖子刮噌着刀刃的苏鸿信,嘴唇猛的一哆嗦,又看看怀里灰七姑,艰涩道:

    “这是鬼?”

    苏鸿信收了刀,轻声道:“你和我们待的久了,身上多多少少就沾染了一些阴气妖气,阳气一弱,能看见鬼也算正常。”

    李云龙听完,站原地呆了呆,原本诧异,惊疑的模样倏然一变,竟然哈哈笑了起来。“这么说,我能看见鬼了?这可比做贼来的刺激多了!”

    见老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苏鸿信神情古怪。

    “您老不会是缺心眼吧?正常人不是该害怕么?”

    他说着说着,脚下突然不走了。

    风里送来一阵血腥气。

    扭头一瞧。

    原来是回到了菜市口。

    就见那法场凝结的血泊里,几截身子,正一点点的在地上爬动,拖拽着肚肠,口中发着哀嚎惨叫。“疼……疼啊……疼死我了……”

    李云龙笑声戛然而止,浑身一个激灵,哪还有先前的模样,吓得脸颊抖个不停,只把怀里的大耗子紧紧搂住,他哑着声,磕磕巴巴道:“这也是鬼?这他娘也忒吓人了!”

    苏鸿信留神的却不是这几个横死的鬼魂,而是视线一扫,直直落在了木架搭成的法场上。

    这里常年行刑,杀人无数,血水经年浸渗,以至于土里久积血气,不同于别处,今天白天他就觉得底下有些异样,八成是那妖物盘踞在此,借着土壤里的血气疗伤藏匿。

    可惜遇到了宫宝田。

    眸光一扫。

    果见法场下,有邪异妖气盘踞不去,却只有一团。

    是那只黄鼠狼,黄天九。

    苏鸿信一皱眉。

    “七姑,你确定这次来的还有柳家的?”

    遂听钻在李云龙棉袄里,就露了头的大灰耗子口吐人声道:“嗯,不然之前怎么会有蛇。”

    “那就奇了怪了,这里怎么只有黄天九呢?难不成他们没在一起?”

    苏鸿信一翻断魂刀,也不废话,当然是先把这黄天九给收拾了。

    “叮铃铃!”

    只是一阵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他的脚步。

    苏鸿信扭头一瞧。

    就见菜市口右边的街面上,昏暗风雪里,站着个一个头戴棉帽,身穿棉袄的女人,远远瞧着他们,手腕上系着一串铃铛,一震一响。

    但让苏鸿信真正凝神的,是这女人的身旁,一条漆黑大蛇正盘旋不去,并非本体,而是在一团妖氛中若隐若现,吐着信子,昂着蛇头,盯着他们。

    苏鸿信深吸了一口气。

    “出马仙?”

    更不得了的,是那铃铛声一起。

    四面八方的雪幕里,陆陆续续冒出来一声声呜呜咽咽的哭嚎,一道道阴森身影,正朝这边汇聚,一时间,鬼气弥天,这菜市口像是化作了森罗殿,放眼四顾,全是一张张阴惨惨的面容。

    人间乱世,百鬼夜行。

    “疼啊,疼死我了……”

    苏鸿信一低头,只见脚下,是半截血肉模糊的身子,拖着白花花的肠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