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上山探墓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酒过三巡,时辰已是到了晌午。

    雪晴日出,苏鸿信与那陈小辫一合计,说干就干。

    先前二人一番细聊苏鸿信才知道,原来这群响马绺子,乃是这陈小辫暗中招揽的人马,算得上是一支抵抗俄国洋人的义军,可惜清庭不作为,这事儿又不能大张旗鼓,搁明面上来,故而,便装成一群响马,聚势在此,劫掠官府,抢杀洋人,至于那刀疤老奎,则是用来遮掩的。

    苏鸿信听完,对这个女人已是心生佩服,何为巾帼不让须眉?眼前这便是啊,眼下这个时代,一介女流竟能想到杀敌报国,那可真就是不容易。

    双方一定计,李云龙这边已是吩咐交代了一番,那群响马也都纷纷动作,不到一个时辰后,合共五百余人,浩浩荡荡,人皆背着土雷,携着糯米,又带着锹铲铁器,赶着车马,朝那白山而去。

    不得不说这陈小辫真就是心思灵透,早在得知山中有墓的时候,已是挑了几个手脚灵活,擅长身法的外家拳好手上山探了一探,沿途留下印记,遇到那险峻恶地又挂绳缀索,如此一来,倒是省了很多功夫。

    只是如今正值隆冬,山上积雪深浅难测,且地势险恶,所以到了山脚,又从五百人里挑了百来位好手,先行上山探墓,等到一探究竟后,再让人发出信号,由山下的人接应。

    跟着陈小辫挑出来的引路人,众人这便踏入了长白山的原始森林,沿途所见,端是风恶路险,偏僻荒凉,白茫茫的一片,凛冽风声穿过雪林带出呜呜呼啸,似鬼哭神嚎。

    险峰陡峭,一行人只似长蛇排开,跟着那引路的汉子顶风冒雪,攀岩钻洞,走了不到半个小时,一个个已是满身霜雪,须发皆白,口中吭哧吭哧呼着白气。到了这般大雪封天的时节,连山上的老狼都得躲窝里猫冬,虽说路长风寒,但一路上倒也没什么变故发生,各自过程暂且不表。

    众人晌午出发,临到傍晚方才赶到一座无名山岭。

    陈小辫浑身裹着一张熊皮缝制的大袄,一张白净姣好的瓜子脸早已是冻得发红,她揉了揉鼻头,指着山岭西坡。“呼,就是这儿,早先我就派人来看过,把方圆几处山峰都看了看,但只有这一条裂缝!”

    远远看去,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只见有一座无名山岭突兀的落在那,之所以突兀,是因为此山竟然是通体乌黑,寸草不生,山岭上尽是些裸露的嶙峋怪石,焦黑一片,像是被雷击过。

    还没靠近呢,那山上便有声声“呜呜”怪嚎冲出,他停脚一看,只见无名山峰的山脚下,一条巨大的幽黑裂缝,正像是一只恶兽的大口,半张半阖,遥遥对着众人,寒风卷雪一过,那裂缝中便带出先前呜呜古怪风啸,恍惚间让人只以为前面是那幽冥地府的入口,藏有万千冤魂一般,听的人肌肤起栗,背脊生寒。

    别人瞧不见,可苏鸿信肉眼一眯,眸中精光一亮,却是瞧见那裂缝中赫有滚滚怨煞黑气溢出,与此同时,手上沉寂久矣的戒指此刻亦是生出一股沁寒冷意,刺激着他浑身的血肉。

    更诡异的是,别的山头哪怕冬雪覆盖,但好歹也能瞧见一些枯木藤蔓,但这座山,寸草不生,俱是嶙峋怪状的山石,好不诡谲妖邪;这里既然是龙脉的范围,势必风水极佳,可眼前竟然成了绝地,底下必然有非同寻常之物。

    “动手!”

    陈小辫一声令下。

    一众人马哪怕心有怯意,被这恶风怪穴所摄,但眼见人多势众,加上身手利索,一个个纷纷抛绳引索,不多时裂缝上已是垂下十七条长绳,每隔两米,皆打一结,以此用于借力攀爬。

    苏鸿信则是跟着行到山前,抬脚一刮雪地,只见露出来的泥地都是黑的,透着乌红,颇为粘稠,像是被污血浸染过一样。

    “好重的煞气!”

    他不懂风水,但眼前一切,但凡不是傻子都知道此处大小不详。

    苏鸿信一咬牙。

    不管了,龙潭也好,虎穴也罢,今天不下去探个清楚,只怕他永难心安。

    眼见这些人一个个迫不及待的攀绳而下,苏鸿信还是忍不住提醒道:“诸位可都得留点神,咱们是为求财,真要遇到不对劲儿的地方,保命要紧,别逞能!”

    “哼,你小子要是怂了,那就在上面侯着,到时候得了东西,咱们也还分你一份!”

    说话的是先前那两个化劲高手里的瘦子,冷笑讥讽,话中带刺。

    苏鸿信一听,得,既然这样,他也懒得废话了,该说的他之前也都说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此行结果如何,且看天意。

    “老爷子,守诚你们跟紧我!”

    说完,他已是挑着一条腕口粗细的麻绳,双手一握,一节节滑了下去。

    山壁湿滑,断面如刀削斧凿一般,直直裂下,漆黑难见深浅,像是无底洞一样,让人心头发慌,众人像是绳上的蚂蚱般,来回在空中晃悠,稍有不慎,怕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妈了巴子,哪个孙子尿老子头上了,黑子,是不是你?”

    黑暗中,也不知谁突然咒骂了一句。

    本是压抑紧张的气氛莫名一松,继而是一阵哄笑,嬉闹。

    裂缝看着深不见底,实则,也就七八十米的深度,只是周围山石漆黑,所以才有了错觉,等到人手下来大半,剩下的则是留在上面接应。

    缝隙底部,是一个斜斜的坡面,像是个巨大的漏斗,从中间裂了开来,如一个门户,众人鱼贯而入,等将火把燃起,眼前视野豁然开阔,竟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地窟,里面四壁刻着石雕,中心处有一座石台。

    “那具棺材原本就是在这儿!”

    陈小辫说道。

    她又指了指石窟西北角,却是个石门。

    只不过已经被炸开了,焦黑一片。

    “我们之前有弟兄进去探查过,但是进去了四个,一个没出来!”

    陈小辫脸色有些不好看。

    说完,她已是身先士卒,领着那一胖一瘦两位化劲高手踏入石门,苏鸿信等人举着火把跟着进去,一行人走过一截隧道,等到尽头后,全都不禁咋舌,这后面居然另有洞天,是一处偌大的天然石窟。

    四面八方的石壁上,更是嵌着一颗颗发光的奇石,放眼一扫,一条雕工精致的长廊自他们脚下紧贴右侧石壁延伸至石窟深处,而在长廊左侧,竟然是一片幽深湖面,被那奇石一映,水面立时五光十色,氤氲升腾,如在仙境。

    这哪是什么墓穴,倒像是一处地宫。

    众人看的面面相觑。

    “这底下该不会住着人吧?”

    不知谁咽了口唾沫喃喃道。

    “管他的,就算住的是人也是死人!”

    说话间,就有人眼神一转,贴着石壁往上一窜,去摘那些发光的石头,怕是当成了宝贝。

    苏鸿信心中大为震动,看这规模,难不成底下还埋着满清的某位皇帝不成?

    众人沿着长廊一直往里走,可渐渐地,不知为何,他这背后总有种发凉的怪异感,再一看双臂上,全是竖起的汗毛,还有冒出来的鸡皮疙瘩,当下心头一凛。

    那两位化劲高手,连同陈小辫和李云龙等人,一个个也都脸色大变。

    苏鸿信一双眼突然直勾勾的盯着那五光十色的湖面,脚下飞快往前赶,而后瞳孔骤缩,厉声道:“小心,水里有东西!”

    话音刚落。

    他就见水底下,突然弥漫出团团鬼气,一张张扭曲的面孔接连浮起,水面上,更是多出无数只惨白手臂,撕扯乱抓……

    “扑通!扑通!”

    接着,长廊上不少人眼神忽然木讷,想也不想,眼瞅着就跳进了湖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