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 殿中石棺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硝烟弥漫。

    一响马里的弟兄,被那炸药碎片波及,身上瞬间破开几个窟窿,口中吐血,转眼已是出气多进气少,被那僵尸一把抓住,咬颈吞血,惨叫连连。

    “唰!”

    鞭声震响。

    乍见陈小辫腰身一扭,手里的软鞭如狂蛇乱舞般,带出骇人风声,尽数抽在了僵尸的面门,更是连那生不如死的响马弟兄也被她抽死当场。

    鞭声一落,那僵尸两颗眼珠子,已是被悉数抽瞎。

    陈小辫眼露煞气。

    “狗东西,姑奶奶要你的命!”

    看了眼地上眼神已是灰黯的弟兄,她眼中不由闪过一抹悲色,脚下一赶,桃木钉已是狠狠扎在了僵尸的心口,而后鞭声再震,将地上被僵尸咬死的响马弟兄自脖颈生生抽断,尸首两分。

    只是这一分神,背后忽然掀起一道劲风,又有一只僵尸蹦跳逼来,双臂一抡,刚要落下,忽见一道刀光从天劈落,再看去,僵尸双臂已是齐肘而断。

    落下刀光再一横斩扫出。

    一颗脑袋,瞬间离了脖颈飞了出去。

    “没事吧!”

    苏鸿信一脸沉凝。

    陈小辫摇摇头,而后咬着银牙,厉啸一声,已是杀向另一头。

    看了眼地上被抽断的尸体,苏鸿信眼皮一颤,手中紧握断魂刀,朝周围的人招呼了一声。

    “用糯米!”

    旋即也加入了厮杀的混乱中。

    这山窟中适才一番惊动,剩下的僵尸也多是陆续醒来,只是睁眼起身一瞬,便被苏鸿信手起刀落,分尸当场。

    不过,这局势也不是一边倒。

    他们这边几位内家拳拳师,却也是连番毙杀僵尸,剩下的外家拳好手,也多有建功者,总而言之,便是你来我往的厮杀,互有死伤。

    苏鸿信听着耳畔不绝于耳的惨叫,双眼莫名一红,心头杀性大起,刀势不停,只在山窟中窜行挥刀,像是不知疲惫,往复来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

    嘶吼声渐渐没了。

    侥幸存活下来的人,一个个大难不死,瘫坐在地,累的气喘吁吁,惊魂未定。

    回顾一扫,四十多人,现在喘气的竟然只剩十来个,而且还不少人被僵尸抓伤,口中呻吟不停,旋即抓起一把糯米就往抓伤的地方摁了下去,一股黑气伴随着滋滋怪响,立马从指缝间溢出,众人就像是被滚油浇上了一样。

    “啊呀……”

    疼的惨叫哀嚎,等松手,那糯米已是变得漆黑无比,腥臭难闻。

    望着地上碎散的尸体,这些人一个个脸色都是苍白难看,但哪怕这样,几人也还得要为了防止他们尸变,补上几刀。

    苏鸿信望着一张张苍白的面孔,想了想,说道:“你们在这儿缓缓,我一个人去前面看看,有不对劲儿的地方就往回跑,不要看水面,贴墙走!”

    老燕子作势就要跟上,却被苏鸿信示意停下,只得无奈叮嘱道:“那你小心!”

    石殿无名,门首上只有一面巨大且已龟裂的石镜,殿身高约十七八米,背倚山壁,仿佛长在上面的一样,通体无隙,赫然是用一整块山石雕琢出来的,如今细一打量,苏鸿信只觉此殿气势雄浑,尤为壮观,石殿门墙上更是雕龙画凤,精巧细致,一眼便能看出必然是出自一等一的工匠之手。

    殿门紧闭,一条宽广石阶层层落下。

    下面,苏鸿信步步拾阶而上,望着面前紧封的石门,他目光闪烁,先是回头看了看远处正休息调息的秦守诚、陈小辫他们,然后才似有忐忑般缓了缓,接着伸手推向那个石门,殿门。

    此门看似厚重,然当他伸手一推,面前石门还真就被推开了。

    像是尘封久矣,掀起一片尘粉。

    “吱呀”一声。

    苏鸿信皱眉扇了扇扑面而来的灰尘,一双眼却是直直停在石殿偌大的中心处,那里空空荡荡,只有一物,一具石棺,像是和地面连为一体,表面上刻满了许多古怪印记,似符似箓;而在地上,就见刻着一条条歪歪扭扭的纹理脉络,玄奥晦涩,包围着这座石棺,与那些符箓相贯连。

    眸子一凝,苏鸿信肉眼已见这些纹理脉络中,似有一股令人心悸的古怪气机正从四面八方而来,汇向棺材里,化作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摄人心魄,令人悚然。

    “龙脉地气?”

    苏鸿信眼神乍变阴厉,一紧断魂刀,正要迈步上前,一探棺中古怪,但似想到什么,迈出去的左脚又收了回来,他眼神一瞟,小心翼翼的四下找了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直到他看着石壁上的一尊画像。

    其上所化之人身穿龙袍,端坐龙椅之上,

    而在画像下则是有一行小字。

    “应天兴国弘德彰武宽温仁圣睿孝敬敏昭定隆道显功文皇帝!”

    苏鸿信虎目陡张,眼露惊疑,震讶,看着那画像僵立了片刻,这才怪声道:“皇太极?奇了怪了,皇太极的墓不是在沈阳么?怎么会在这里?”

    但他双眼随即一眯,冷然笑道:“管你是谁,就是努尔哈赤在这儿,爷爷照样得办你!”

    他并没动手,而是慢慢退出了石殿,等到众人身旁,这才把殿里所见给说了。

    “乖乖,你是说,那里面是皇太极?”

    老爷子倒吸着凉气,差点把舌头咬了。

    “你想怎么办?”

    陈小辫看着苏鸿信。

    其他人也都看着苏鸿信。

    但听苏鸿信沉声道:“不如,咱们炸了它!”

    言语铿锵有力,似嚼着金铁。

    众人相顾一瞧,眼神交汇,而后都点头。

    “好,那就这么办,替弟兄们报仇!”

    杨老憨脸色苍白,胳膊上被僵尸抓了一下,连着敷了好几次糯米,才见那伤口上的污血变得鲜红。

    苏鸿信说做就做,一合计,已是拿着剩下的土雷重新返回石殿,可就在他准备摆放土雷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身子有些冷,不光手足冰凉,连心都凉了一截。

    石殿依旧。

    可让他如坠冰窟的却是那口石棺。

    只因这一去一回的短暂光景,此时再看,那石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过了。

    石棺开了。

    可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里面的尸首呢?不见了。

    苏鸿信头皮一炸,只像是头一回见到鬼魅的时候,一股凉风贴着他后颈一过,冒出来的全是冷汗,他旋即毫不迟疑的便往外退。

    边退,手里的土雷已被他点燃引线,全丢了进去,而后对着远处众人狂吼道:“那东西已经出来了,你们小心,快……轰……”

    一连串的震爆中,苏鸿信脸色狂变,却见整个山窟中,豁然弥漫出难以想象的尸气,浩荡无边。

    “你们先跑!”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