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 至陈家沟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暮风又起。

    时近傍晚。

    院落里,苏鸿信四仰八叉的躺地上,鼻青脸肿,双目无神的望着天边红霞,一言不发。

    而他身上,则是有六个魁梧大汉,两个锁他双腿,两个锁他双臂,另外两个,则是在他身上坐着,压着,死死按着。

    场面一言难尽。

    “哎呀,你们为啥打他啊?他没撞邪!”

    陈小辫今天换了身红裙,看着地上被牢牢锁住,动弹不得的苏鸿信,又急又气,却又无计可施,嘴里的话都着一丝哭腔。

    地上那六个原本凶神恶煞的汉子,忙像慌了神一样,扭头又看看一旁,瓮声瓮气的嚷着一口河南话。“爹,俺妹哭了,咋办?”

    “你们还不赶紧把他放了,不然俺以后再也不回家了!”陈小辫的语调也跟着变了。

    一听这话,六人纷纷松手起身。

    陈小辫这才把苏鸿信扶起来,她着急忙慌的上下瞧瞧。“有没有伤到哪?”

    “没事,都是些皮外伤!”

    苏鸿信抹了把鼻血,看着那个老人,就见对方魁梧的身形慢慢像是泄了气一样,又瘪了下去。此人一身武功只怕已是当世罕见,虽说功夫乃是运控自身的手段,可这人竟然连气血精气都能逆转,易经换骨,重现全盛之姿态,简直惊世骇俗。

    他又瞧瞧另外六个大汉,这六人各个体型健硕结实,浓眉大眼,肤色黝黑,俱是穿着草鞋,穿着短褂,一条又粗又长的发辫盘在脖子上,满面风尘,像是六个苦力汉,脸上也多有中招的痕迹,挤眉弄眼的,好不古怪。

    “这是我爹,和我六个哥哥,我不知道他们会过来!”陈小辫在边上有些心虚的小声说着,苏鸿信听的嘴角一抽,表情是说不出的精彩,这才消停了没几天,怎么老的又来了,还拖家带口的,而且各个都是高手,这算个什么事啊。

    他缓了缓,揉着伤势,龇牙咧嘴的说道:“没事,那让你爹和你哥进屋坐吧!”

    待到众人进屋。

    “小妹,听到你在东北出了事儿,咱爹可是马不停蹄,连赶了五天五夜,本来是奔着白山去的,可到京城的时候,又听到你在天津,这才折回来,好在你没事!”

    一个满脸胡茬,貌似中年的汉子有些担忧的说道,另外五个立马都跟着连连点头,在旁附和。

    “陈青、陈鹏呢?”

    老人绷着老脸,穿着薄袄,坐门槛上问道。

    陈小辫眼眶登时就红,凤眸含煞,低声道:“他们都没了!”

    老人缄默不言,斜靠着门沿,从后腰抽出根铜烟管,塞着烟草,点着火,等吧嗒吧嗒抽了一口,才淡淡说道:“你娘想你了,收拾收拾东西,明天跟咱回去,这天下就要没了,乱世当头,谈什么武夫救国,简直就是笑话!”

    “我还不想回去!”

    陈小辫轻声道。

    老人一压眉头,沉声道:“不回去干什么?在这儿传拳演武?你一个姑娘家像什么话,就为了你,村里人可都是东奔西走,你知道我欠了人家多大的情分么?陈青、陈鹏还折在了东北,这事儿你得回去给个交代,而且你娘都病了,你还在这儿耍性子!”

    陈小辫脸色一白,只是攥着衣角,紧抿嘴唇不说话。

    “听说是他救的你?”

    老人忽的抬着烟杆指了指一旁几快被人遗忘的苏鸿信。

    陈小辫忙点头。

    “嗯,是他救的我!”

    老人抽着旱烟,不紧不慢的接道:“他不光救了你,还割了的你的衣裳,瞧了你的身子?”

    见自家女儿红着脸埋头不语,老人当即看向了苏鸿信,也不废话,干脆直接。“既然如此,我也不拐弯抹角,你什么时候娶我闺女?”

    苏鸿信苦笑,笑的比哭还难看,正要回答,却见老人在门槛上敲了敲烟灰,截然道:“别跟我说什么驱除外敌,那都是屁话,骗得了我闺女可骗不了我,你想做什么那是你的事儿,但名分先得给了,不然她以后就得低着头做人。这世道,一个女儿家的清白,你应该明白意味着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苏鸿信当真有些无言反驳,他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我明白!”

    “既然明白那就好办了,明天和我们一起回村,准备亲事!”老人说道。

    果然是女随爹啊,这雷厉风行的性子都一模一样。

    苏鸿信看了看一旁的陈小辫,望着对方那双慌乱无措的眸子,不禁幽幽一叹。这几日来,自打从“吕祖堂”回来后,这个横行东三省的“响马”头子,突然像是转了性,一改利落的打扮,整日里穿着身红裙在他跟前晃悠,连性子都似变了。

    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老人快要不耐烦的时候,苏鸿信说道:“好,我和你们回去!”

    见他应下,老人也没在咄咄逼人。

    “爹,我先带你们去客栈吧,你们赶了这么久的路,先休息一下,其他的事明天再说!”

    陈小辫见机岔开话题。

    等见她领着几人出去,苏鸿信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坐那楞楞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门外。

    “苏大哥,你、”

    一人边朝着另一头张望,边往进走,可等看见苏鸿信那副鼻青脸肿的模样,不由一愣。

    “你又挨打了?”

    只见秦守诚穿着身长袍锦褂,戴了顶瓜皮帽,手里也不知道从哪整来个紫砂壶,端手里,歪着壶嘴嘬着,要是再配个外八字步,鼻孔朝天,保管都能以假乱真当那八旗子弟了。

    这小子回来第二天酒一醒就挨着这间小院落户了,不远,出门右拐不到四十步就是他家。至于李云龙,如今正在“吕祖堂”里教拳呢,能和各路好手齐聚一堂,传拳演武,对他来说可是天大的事儿。

    苏鸿信眼神一斜。

    “她爹来了!”

    “她爹?刚出去的那个老头是嫂子她爹啊?我说呢,哈哈,看来这是喜事将近啊!”

    秦守诚笑完,见苏鸿信心事重重的模样,又劝道:“你就知足吧,再说了,那可是陈家人,非同一般,你要是进去陈家沟待个几年,说不定这天底下又要再多个杨露禅那样的人物,打遍天下无敌手!再说了,人姑娘都不在乎,你一大老爷们磨磨唧唧的,矫情,赶紧把事儿办了,明年再抱个孩子,刚好和我家凑个娃娃亲……”

    “你知道个屁,我根本就不是这个……”

    苏鸿信话说一半,突然哑声。

    “不是什么?”

    秦守诚听的不明所以。

    “算了,没什么!”

    苏鸿信眼神阴晴一变,很是复杂,而后起身从屋里抱出来一个箱子。

    一打开,就见里面全是火枪,上面还有血迹呢,这是他之前在东北白山,从杀的那群火枪队身上得来的,总共十九杆,外带子弹若干,也没细数过。

    “这不是那火枪么?”

    秦守诚奇道。

    “我自己带两杆,剩下的全给你们留着,就藏我屋里的床底下!”苏鸿信摸着枪身,似是早就做好了决定。

    秦守诚不以为然的笑道:“我可不要洋毛子的东西,我有我的“阴阳刃”就够了!”

    苏鸿信一扭头,突然盯着他怒声道:“让你接着就给我接着,往后没事就练练准头,就你那点武功,有个屁用,现在不比以前,多替你老婆孩子想想!”

    见他动了怒,秦守诚敛了笑,认真道:“那行,听你的,我没事多练练!”

    苏鸿信又叮嘱道:“这事儿不要让拳团的人知道了,就你和李老爷子知道就行,说出去了反倒招惹事端,五哥也不行!”

    秦守诚听的失笑。“你这是咋了,又不是一去不回!”

    苏鸿信他揉了揉额头,最近确实烦心事太多。

    “那你就见机行事吧!”

    天色渐晚,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

    城门口。

    “这是我给五哥留的一封信,等他回来,老爷子帮我转给他,剩下的我也不多说了,你们多保重。”

    苏鸿信背着断魂刀,提着行李,把手里的信给了李云龙,不凑巧,昨天傍晚王五回了河北,去接李存义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苏鸿信心中无奈,只是把一些话,还有一些事写了下来。

    李云龙呵呵笑道:“你小子,日子订了可得让人过来请我们,这喜酒我可是一定要喝的!”

    “好!”

    苏鸿信也是笑道。

    “忘不了!”

    ……

    陈家沟,位于河南焦作,也不知道那老头怎么想的,有马车不坐,非得让走路,硬是靠着两条腿往回走,将近一千四百里的路啊,美名其曰试试他的下盘功夫。

    不过当他得知这老人五天五夜靠着双脚从“陈家沟”赶到京城,然后又到天津,心里也是大为震动。

    但换作他的时候,明显大大不如,而且这其中还遇到不少事耽搁了,最诡异的,是几人有一次半夜误入了鬼市,费了一番功夫,路上再有的就是强盗绺子横行,世道太乱,走了小半个月,众人才过了黄河,进了河南地界,沿途多见鬼狐出没,白骨散落,然后就是义和团。

    直到四月初三,苏鸿信他们才终于到温县,又东去十里,到了一个清风岭的坡岭,众人在山壑间曲折转行,走了一段,这才停下。

    放眼看去,只见坡岭中,炊烟袅袅,隐间屋顶错落,田地里还有农户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开垦土地,几个穿着肚兜,光屁股的娃娃赶着羊群,在山上嘻嘻发笑。

    “三叔公,您回来了?”

    一个精瘦如猴的村民扛着锄头招呼着。

    陈家沟,到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