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民风彪悍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要说什么地方的人,那都离不开凑热闹的毛病,就苏鸿信他们回来没一会儿的功夫,挨家挨户,那真就是和赶集一样,拖家带口,牵着小的,背着老的,鸡飞狗跳,一窝蜂的就往陈氏祠堂里去。

    “我嘞乖乖来,回来了!”

    “那人是谁?好像是外姓人!”

    “瞧着信球八叉滴!”

    “看这副身子,倒是种地的一把好手!”

    ……

    他们都看着祠堂门口蹲着的那人,但见此人身上穿着件灰色的布褂,那脏的都变色儿了,一双布鞋磨了两破洞,露着两个不安分的大脚趾,嘴里则是骂骂咧咧的像是在嘀咕着什么。

    再一抬头,嘿,那张脸风尘仆仆,除了眼仁是白的,牙是白的,其他地方就像是刷了层墙灰,搓一下估计都能起腻子。

    远远瞧去,活像个要饭的。

    这人非是旁人,正是苏鸿信。

    眼见村民都好奇的瞧着他,苏鸿信一瞪眼,故作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可奇的是,往日他屡试不爽的手段,今天首见挫败,这些村民竟然没一个怕的,非但大人不怕,小孩还睁着大眼,好奇打量,像是瞧见了什么稀罕物。

    特别是听到他们交头接耳的话,苏鸿信脸都黑了。

    要不是那姓陈的老头缺心眼儿,非要靠着两条腿走回来,他哪能落到这般田地,狗日的,足足一千多里地啊,一路上气都不给喘一口,披星戴月,真就和要饭回来没什么两样。

    低头瞧瞧自己脚上底子都快磨平的两双鞋,他算是明白那老头之前见面的时候为什么会是那模样。

    苏鸿信蹲门槛旁,双手揣袖里,也顺便搭眼瞧了瞧,可眼中所见,和他心里期待的实在落差太大,他本以为这成就了一代大宗师杨露禅的地方会如那些里写的那般,像什么武林世家,隐世宗门,各个都是不世出的高人,再不济也是个世外桃源,山清水秀的去处。

    可现在一瞧,根本就是他想多了。

    一眼扫过去,全是庄稼汉呐,挽着裤腿,捋着袖子,一脚的泥,像是刚从田地里回来,一个比一个黑,呲着两排牙对他嘿嘿傻笑个不停,这个扛着锄头,那个搬着凳子,不远处还有人给小孩把着尿,闹哄哄的一片,就像是小时候他爷爷带他去赶那露天电影一样。

    祠堂里,那姓陈的老头正坐一张黄花梨的太师椅上,蜷着双腿,一手搓着脚缝里的老泥,一手端着烟管,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半眯着双眼,一脸的老神在在。

    苏鸿信瞧的膈应,心里却是还记着这老头先前带着他那六个儿子趁机收拾自己的事儿。

    “要不要偷摸溜了?”

    看着越来越多的村民,他心里起了心思。

    正想着呢,身旁就见陈小辫换了身干净的月白色袄裙,边角绣着朵朵天蓝色的牡丹花卉,背后则是编着一条乌黑长长的辫子,她瞧着正和村民互瞪的苏鸿信展颜一笑,招呼道:“吃饭了!”

    嘿呀,果然是鲜花还得绿叶配啊,瞧着那一个个嘿嘿傻笑的村民,苏鸿信再看看陈小辫,他对眼前一亮这词儿的理解,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那老头能生出来这么个闺女,祖上得是积了大德啊。

    起身跟着陈小辫绕过祠堂,顺着一条

    碎石小路,二人一前一后,到了一个小院前,没等进去,只在院里,苏鸿信就瞧见她那六个哥哥人手捧着一个大碗,那碗口大的都快比得上木盆了,里面是满满的一碗宽面,不远处的一张桌上还摞着一堆面食,多是大饼、馍馍,外带着几盘荤菜熟肉,摆满了一桌。

    这六人模样比他也好不到哪去,蓬头垢面,还赤着脚,比乞丐还像乞丐,一人捧着个大碗,蹲院里狼吞虎咽的吃着。

    苏鸿信瞧的心里称奇,乱世里,老百姓能有这伙食,那就算得上是富足的,温饱无忧,只怕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就是这六人瞧着膈应。

    “娘!”

    陈小辫朝灶房里嚷了一声。

    一个妇人又端出来一盆热腾腾的黄面馍馍,笑着招呼道:“快领人进来,饿了这么多天,好好吃点!”

    苏鸿信被陈小辫拽着坐到桌边。

    “来,吃,都是庄稼人,也没什么好招待的,鸿……”

    那妇人穿着深蓝色的布裙,随手就给他塞了两张大饼,只是说到名字的时候,像是突然忘了。

    陈小辫在边上接道:“鸿信!”

    “哦,鸿信,多吃点!”

    妇人笑道,语气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眼见对方热情的招呼自己,苏鸿信心里莫名一慌,忙不住的点头。

    妇人却是呵呵笑着,上下不住打量着苏鸿信,那眼神直看的人发毛。

    “鸿信你先吃着!”

    妇人说完拽着陈小辫就离桌进了屋。

    暗暗松了一口气,苏鸿信这才把心思放在面前的东西上,这小半月他就没一顿吃饱过,早已是腹中空空,此刻自然也跟着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一时间,院里全是吞咽咀嚼,还有吸溜面条的动静。

    只是吃了没几口,身边就凑过来一个人,把脸从碗里抬了出来,说道:“鸿信,待会儿你可得小心了!”

    苏鸿信一斜眸子,嘴里咽着馍,鼓着腮帮子问道:“小心啥?”

    这人是陈小辫的三哥,面色黝红,浓眉大眼,脸颊生棱,他嘿嘿笑道:“还能有啥,你想娶我妹可不容易,村里人肯定有人反对,到时候你得动手!”

    苏鸿信一撇嘴,他就知道要来这一套,然后一呲牙。“看我不打死他!”

    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呢。

    “鸿信你会种地不?”

    三哥突然又问了句。

    “不会,我可不种地,完事儿了我就得走!”

    苏鸿信说道。

    可哪想他一说,院里其他六人全都哗的一抬头,然后眼神直勾勾的瞧着他。

    苏鸿信瞧他们这反应有些意识到不妙。

    “咋了?你们难道还不准我走了?”

    “那倒不是!”

    不远处年纪最大满脸络腮胡的大哥张嘴了。

    但没等苏鸿信放下心来,他就又说道:“但外姓人想出去,你得打出去,不然,就得待在村里种地喂猪!”

    “沃日!”

    苏鸿信脸色难看,趁着那六人埋头吃饭,他眼神左右一瞟,却是慢慢放下了手里的馍。

    然后一拎包袱,扭头就往外跑。

    “去你姥姥的,老子才不种地喂猪呢!”

    可没跑出五六步,立马就听呼喝四起。

    “把他锁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