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一声雷鸣

作品:《戏鬼神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戏鬼神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轰隆!”

    夜色晦暗,前一刻还亮着星光,这会儿却是变得灰蒙一片,风起雷响,多半是要下一场骤雨。

    果不其然,雷声不过数响,庙外已见雨滴坠落,落在山林中,激起一片骤急稠密的雨落声,淅淅沥沥。

    冷风拂进,夜雨飘灯。

    火光旁,两道身影正对峙而立,外放的气机,惊的那火焰不住左摇右晃。

    满布尘灰的古旧泥像在嗤嗤飘摇的火光中仿似被罩了一层忽明忽灭的光影,随着焰苗的跳腾,泥像斑驳晦暗的脸面也仿佛跟着多了层光彩,却是一尊持笔端书,怒目圆睁,凶神恶煞的判官像。

    时明时暗的火光里,那双泥目中,两点未脱尽的朱红,也跟着闪动不停,像是正在无声的瞧着眼前即将开始的恶斗。

    “唰!”

    猝然,一声呼响。

    老道率先出手,他脚下未动,手中却是一挥拂尘,那柔丝铁线瞬间如麻花一般,拧为一股,对着苏鸿信便抽卷了过来,之前吃了亏,苏鸿信却没硬接,而是闪身一撤,退开数步。

    但见那拂尘看似轻飘,可一触到火堆,霎时间,漫天火星四溅,一根根燃着焰苗,焦黑的碳木无不飞散开来,整个火堆竟是瞬间炸开。

    这一幕只把苏鸿信看的眼神暗凝,他后退的同时,顾不得火星溅在身上的刺痛,而是抬脚将地上那两个昏迷的女子以柔劲勾抛出去,落到了老庙的角落。

    可他刚一做完,脚刚落,眼前就见一蓬灰影袭来,还没到跟前,苏鸿信后颈已是汗毛一竖,一张脸顷刻间似没了血色,白的吓人。

    他腰跨一动,脊柱一弓,上身后倾的同时已是不管不顾,倒地往左一翻,只在那满是火星的地上打了个滚。

    再见那灰影,却是拂尘上的柔丝,如万千牛毛细针般,噗噗噗全打在了一旁的木柱上,似穿针引线,竟是钉在了上面,又像长在了上面。

    老道抖手一收,那些看似刚硬如针的柔丝,倏地又软了下来。

    “嘿!”

    再听一声低喝。

    老道步步紧逼,右腿贴地扫过,尘飞土扬,火星四起,一股土腥味登时在空气中蔓延了开来,别看那他年岁已高,可这身手却是老辣利索,哪有半点老态。且那一手拂尘功竟使得出神入了化,刚柔随心使,一挥一扫,那千百根柔丝铁线简直变化无穷,利如刀剑,造成的伤口俱是狭长细密,宛似被细如发丝的刃口割过。

    眼见对方一记扫腿踢来,苏鸿信又忙向后纵去。

    短短几招,他还没来得及反击招架便吃了不小的亏,身上见红,多了几处伤口,鲜血顺着刀柄,沿着刀身,不住淌下。

    苏鸿信看着那拂尘,眼神沉静,这种兵器,他还是头一回见,只似那三尺绕指柔,韧利无双,简直变化莫测,防不胜防。

    看来,他到底是小觑了这天下人,先有他那老丈人在前,如今又有这老道,这天底下究竟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高手未曾显露出来。

    “嘿嘿,你那“断魂刀”虽说可破世上术法,可惜不走运,偏偏遇上了我,我这铁拂尘专克世上百般兵刃!”

    老道一扬手,看着苏鸿信眯眼发笑,像是只老狐狸,拂尘一抖,只往身旁的木柱上扫过,已是无数带出一条条细密豁口。

    苏鸿信抿了抿唇,眼神阴厉,隐露凶光,抬手一擦脸颊,却是先前被一根柔丝扫中,脸颊右侧多了条发丝般的血口。

    他并没有急着反击,这老鬼活了这般岁数,手底下八成还藏着东西呢,再加上那一身浓郁的血煞之气,绝非寻常,想来还有什么没舒展出来的绝活,留有后手。

    面对活了几近百岁的对手,常言道,人老成精,可不是空话,他怎敢大意,还是得谨慎一些。

    何况苏鸿信真正怕的可不是什么拳脚功夫,而

    是那些超乎世俗理解的不同寻常的手段,目光闪烁,像是在想着什么,苏鸿信蓦然冷笑一声。

    “老鬼,你难不成忘了这是哪里?”

    他说着话,脚下踱步。

    也是这一句话,那老道笑容陡然僵住,再见苏鸿信的动作,他脸色已是转眼阴沉下来,说变就变。

    苏鸿信继续说道:“等陈家人过来,我倒要看看,你这老东西能敌的过几位太极宗师的联手,何况,你还使出这等丧尽天良的造畜之法,你猜官府会如何收拾你,是腰斩之刑?还是凌迟剐刑?”

    他越说,那老道的脸色便越来越阴沉,最后像是能滴出水来,只待苏鸿信那“剐刑”二字说完,老道眼神晦涩急变,却是想也不想,朝老庙门口急奔窜去。

    “小杂种,本座改天再收拾你!”

    竟是要跑。

    这可有些让人大跌眼镜,苏鸿信也本来是想诓他一下,看看能不能使其分心,逼出对方的后手,但这结果却大大出人意料。

    这老道竟是如此怕死?

    那就好办了。

    却说老道正要奔出庙去,不想眼前乍然一花,去路赫然已被人所阻,苏鸿信面露冷笑,眼泛厉芒,已是横刀斩过,刀光断空,变作数十条匹练,突如其来的出手,令那老道也一时手忙脚乱,又给逼了回去。

    他笑道:“老鬼,还没打完呢,就想跑?你这一身的功夫真是练到狗身上去了,竟然这么怕死!”

    遂听那道人不以为然的冷哼道:“怕死?这世上众生谁不怕死贪生?所做一切,还不都是为了生!”

    他说着,脚下却在连连变势,可见当真是贪生怕死到极点,只想早点脱身,生怕那陈家沟的高手前来。

    可老道连着变了几次,苏鸿信却都能跟上,也不与他厮杀,只是缠斗,看着真就像是在拖延时间,等待援兵一样,一点点消磨着他的耐心。

    几番纠缠交手下来,眼见自己始终摆脱不掉苏鸿信,老道心急如焚,只像是快被逼上绝路一般,终于是再起杀心,满是狰狞的寒声道:“小杂种,敢和本座玩阴的,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

    当下一声厉啸就扑了上去,可这回,反倒是苏鸿信在退,并不与之正面交锋,那道人连连扑空,只气的几要七窍生烟。

    见苏鸿信不与他厮杀,一撤劲力便想脱身而去,但他这一收劲,一直后退的苏鸿信忽又攻了上来,继续缠斗,老道气的面皮涨红,差点吐出口血来,一双眼睛都红了,死死盯着苏鸿信。

    他脚下步伐忽的一住,右手一扬一卷,只将那柔丝悉数缠在手臂上,双掌掌心相合。

    与此同时,苏鸿信只觉心里生出一股莫大危机,他脸色一凝,看来这老东西终于是被他惹毛了,要出杀手锏了。

    苏鸿信一紧断魂刀,径直扑杀迎上。

    可就见那道人一张脸乍变青紫,扣合的双手一分,摊着右掌,对着苏鸿信隔空推出,庙里遂听“噼啪”一声雷鸣,一道雷光乍现,明暗之间,一条人影已是提着刀翻滚出去。

    老道一击得手,看着飞出庙外,趴在地上的苏鸿信狞笑不止,右手掌心之中,似还有雷光未散。

    只这一招,他整个人就似没了精气神,一张细腻白净的脸,转眼灰黯大半,肉眼可见的竟是冒出一些斑块,只像是老了不少。

    看着自己的变化,老道骂道:“小杂种,死在这掌心雷下,算是便宜你了!”

    他说完就想跑,生怕迟恐生变。

    但刚走了不过两步,道人气息莫名一紧,他扭头一瞧,却是看见不远处趴地上的苏青突然动了一下,而后整个身子直挺挺的升起一截,身子绷的笔直,可双脚仍然触地,斜身悬在半空,欲倒未倒,浑身散发着丝丝缕缕的黑气。

    老道脸色精彩至极。

    “请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